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74)  

2009-09-15 13:02:00|  分类: Commentari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讲一段公交车见闻:周一去玉泉路研究生院上课,回来的时候坐389路到苹果园南路东口再倒318路。后一趟车行驶到红旗村站后,车上的乘客已不多,位于车尾的最后一排只有我和一个老太。从红旗村站到北京植物园站有很长一段路,司机是一位中年女性,看见道上人少,就开起了快车。偏偏这一段路坑洼不平,驶过一道坎的时候,整个车子都在上下摇晃,车尾更是剧烈,我被颠得屁股完全离开了座位,很快又重重落到座位上,吓了一大跳。我旁边那个老太貌似更惨,马上就用手捂住腰,露出痛苦的表情。然后她一边步履艰难地向司机走去,一边不断嘟囔自己受了伤,要求司乘人员给她留一个联系方式,万一真出了什么问题好找人算账。售票员看她走得困难,就让司机在半途把车停下了,于是车厢里仅有的几个乘客都不得不陪观老太和司机的理论。一个北京口音的小伙子就恼了,怀疑老太是装受伤。老太抄完公交公司的投诉电话,便和这小伙子你一言我一语对骂起来,骂了几句之后,售票员才慢吞吞地出面制止。后来司机又专门在从北京植物园站到香山站的半途停了一次车,让老太下车。她刚下车那小伙子就跳起来冲窗外大骂:“你也就还能活两年!”车里马上有几个人劝他:“别和她计较!”到了终点站香山车站,坐在前半截车厢的人边下车还边议论那老太倚老卖老。我忍不住走过去和司机说:“坐在最后一排确实有点颠。”然后才下车。
  我不能确定那老太是不是装受伤,但是如果我不坐在最后一排,我可能也会和那小伙子一样反感她。这个事情给我的感想就是,看似简单的一件事,往往也有复杂的原因,没有绝对无辜的人,也没有绝对的恶棍。于是我想起了大一暑假军训的时候,每个连都要出黑板报,我在写了一首赞美军训的七律之后,又随手写下一首五绝:
  树下为媚诗,羞惭汗湿衣。
  世人皆两极,秦桧即岳飞!
一个人尚且如此,像专家、学者、医生、教师、记者、公务员、城管、警察之类人群,更是有好有坏,不能用简单的标签来定位了。社会就是这么复杂。

●最近先后看完两本书。一本是弗朗西斯·克里克的《惊人的假说》,这是计划内的;另一本是唐作藩《音韵学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第二版),这是计划外的,而且这书我在大学本科的时候就看过,它实际上是我的音韵学入门教材,现在再看只不过是复习,是我读书的“榨汁学说”(好书要一遍遍地读,直到再也榨不出汁来)的又一次体现,呵呵。
  先说《惊人的假说》吧。我在上上篇笔记中说,我先看了《系统解剖学(第7版)》之后才能把《惊人的假说》后半部分顺利读下去。下面就把克里克书中涉及到的一些脑解剖学术语简要介绍一下:
○脑分为延髓、脑桥、中脑、小脑、间脑和端脑六部分,其中延髓、脑桥和中脑合称脑干,间脑和端脑合称大脑。胚胎早期先发育出前脑、中脑和菱脑。前脑再发育为端脑和间脑,菱脑再发育为后脑和末脑。后脑再分化为脑桥和小脑,末脑形成延髓。
○脑内有四个脑室,其中有两个位于左右大脑半球内,叫做侧脑室,因为位置相当,就不再分第一第二。间脑上下两部分之间是第三脑室。小脑和脑干之间是第四脑室。
○脑桥和延髓的背侧面形成菱形窝。菱形窝正中有正中沟,两侧有与之平行的界沟。界沟上端有一呈蓝灰色的小区域,叫蓝斑。
○中脑背侧面有上下两对圆形的隆起,分别称上丘和下丘,合称四叠体。上丘和下丘各向外上方伸出上丘臂和下丘臂,分别与间脑的外侧膝状体和内侧膝状体(克里克书中译为“侧膝体”)相连。
○脑干和脊髓一样,除了灰质和白质,还有灰白质交织而成的网状结构,但是比脊髓的网状结构更复杂。
○间脑可以分成背侧丘脑、后丘脑、上丘脑、底丘脑和下丘脑五部分。背侧丘脑通常也简称丘脑,为一对卵圆形的灰质团块,中间以丘脑间黏合相连。
○丘脑内部有一在水平面上呈Y字形的内髓板,将其大致分为三大核群:前核群、内侧核群和外侧核群。丘脑内侧第三脑室侧壁上的薄层灰质和丘脑间黏合内的核团合称中线核群。外侧核群和内囊(属端脑)之间的薄层灰质叫丘脑网状核。
○端脑表面的灰质叫大脑皮质,深部的白质叫髓质,其中埋藏的灰质核团叫基底核。基底核包括纹状体、屏状核和杏仁体。纹状体又包括尾状核和豆状核。
○左右端脑由胼胝体相连。胼胝体背面的内侧大脑皮层上有胼胝体沟,与胼胝体沟平行的是扣带沟,二者之间是扣带回。
●《惊人的假说》这本书写的是意识的本质问题。克里克认为意识是由物质决定的,说具体点,是由神经元的活动决定的。因为这个观点在宗教和形而上学气氛浓厚的西方比较惊世骇俗,所以克里克管这个假说叫“惊人的假说”(theAstonishingHypothesis)。不过在实用主义传统深厚、又受了马克思主义几十年影响的中国,这个假说可能并不显得特别惊人。不过我们不妨想像一下这样的场面:别人只不过是看到你脑内的某些神经元的活动,就可以说出你现在正在具有什么样的意识。我觉得如果这是真的,那还是挺吓人的。
  这本书难读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解剖学术语太多,还因为意识问题本身就不好理解。首先,什么叫意识?克里克不但给出这个术语定义,而且认为这个术语不必“过早下定义”,“每个人都有一个粗略的想法”即可。这种做法对于西方读者来说也许是合适的,因为意识(consciousness)一词本来就是西方语言中的常用词汇,但是对中国读者来说就不太合适,因为汉语里面本来并没有和consciousness完全对应的概念,“意识”这个词和consciousness并不完全相等,比如“我意识到……”这句里的“意识”就是另一个意思。简单来说,意识是一种主动的感觉,是一个人对自我和环境的感知;意识的核心则是自我意识,包括自我认知、自我体验和自由意志三部分。如果一种生物不能区分自我和环境,那么就应该说这种生物没有意识。
  其次,由克里克和他的同事克里斯托弗·科赫(Christof Koch)共同提出的“惊人的假说”的要点是:
  意识活动发生在皮层的较低层次,如第5、6层,但不是所有神经元都能表达意识,最主要的种类是第5层的大的倾向于成簇发放(firing)的锥状细胞。但是如果没有某些形成的极短时记忆,也不可能有意识,这需要一个丘脑-皮层-丘脑的回响回路。缺乏这个回路的第4层太小的皮层区域不能表达意识。处理单元是处于视觉等级的同一层次、彼此向对方的第4层投射的皮层区域。一个处理单元仅和丘脑的一个小区域有强连接。丘脑与注意机制密切相关,特殊捆绑由40Hz左右的调谐发放实现。
这段充满了各种解剖学和和生理学术语的话的要点是:1.并非大脑的全部操作都与意识有关;2.意识涉及某种形式的记忆,可能是极短时的记忆;3.意识与注意有密切的关系。说实话,这三个要点我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弄明白的。第一个要点最好理解。第三个要点也比较好理解:在外界对我们感官的大量刺激中,我们只能选择其中比较重要的很少部分来着重感知,这个选择感知的过程就是注意。第二个要点我觉得最费琢磨,按我的理解,意识需要记忆的原因在于,自我和环境不仅需要在空间上把握,也需要在时间上把握,所以如果要产生对自我和环境的意识,就必须保留一段时间的记忆,否则就失去了时间上的把握。
  如果弄清楚了这些问题,这本书的脉络就十分清晰了。克里克和科赫建议以视觉觉知做为意识研究的突破口,因为对包括人类在内的高级灵长目动物来说,视觉觉知最丰富、最生动。于是这本书先简介了先前的一些有关视觉觉知的实验,从其结果中初步提炼出“惊人的假说”,又以“惊人的假说”作为指导思想,对今后应该采取的实验思路和设计方法做了论述。这样一来,这整本书就相当于一篇科普化的学科综述,有回顾,有展望,还有足够的评论。
  第十八章“克里克博士的星期日早晨布道”(Dr. Crick's Sunday MorningService,书中译为“克里克博士的礼拜天”)是全书中最具哲学意味的一章。克里克在这一章中集中阐述了自己的科学哲学观、道德观和对宗教的态度,明白无误地显示他是一位最彻底的科学无神论者,他的思想和理查德·道金斯等人是完全契合的。这样一位彻底的科学无神论者,竟然被译者说成是只不过具有“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实在是天大的笑话。下面就摘抄这一章中的几段话,做为这则笔记的结束:
○哲学家们试图去寻找解决这个问题(指意识问题)的更好的方法,并想指出我们目前思考中的谬误,这当然是正确的。但他们仅仅取得了极少的实质性进展,这是由于他们是从外部观察系统的。这使得他们使用了错误的术语。从神经元的角度考虑问题,考察它们的内部成分以及它们之间复杂的、出人意料的相互作用的方式,这才是问题的本质。(263页)
○(除惊人的假说之外的)其他关于人类本质的假设,特别是那些以宗教信仰为基础的观点,它们的证据更站不住脚,只不过这本身并未成为否定这些观点的决定性的论据。只有科学的确定性(及其所有的局限性)才能最终使我们从祖先的迷信中解脱出来。(264页)
○我不否认科学家对于科学解释有一种先入之见的倾向性。这种倾向是有道理的,不仅仅是因为这支撑着他们的(科学)信念,更主要是因为近几个世纪以来科学取得了如此惊人的成功。(265页)
○那种认为只有哲学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指意识问题)的观点是没有道理的。过去两千年来哲学家有着如此糟糕的记录,因而他们最好显得谦虚一些,而不要像他们常常表现的那样高高在上。……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哲学家学习有关脑的足够的知识,以便提出关于脑工作的观点,并在与科学证据相抵触时,能放弃自己所钟爱的理论。否则他们只会受到嘲弄。(“这个问题”后有脚注:不客气地说,哲学家通常是这样一种人,他们更喜爱想像中的实验而不是真实的实验,并认为解释这样一个现象用日常用语就足够了。)(265页)
○意识的许多方面,如可感知的特性,完全有可能是科学所不能解释的。过去我们已经学会了生活在这种局限当中(例如,量子力学的局限),它们仍将伴随着我们的生活。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被迫去信仰宗教。不仅仅大多数流行的宗教信仰是相互矛盾的,而且从科学来看,它们是建筑在如此脆弱的证据上,以致于只有那些盲目忠诚的人才会接受它们。如果教徒们真的相信死后会有生命的话,那么他们为什么不设计一些有力的实验去证实这件事呢?或许他们不能成功,但至少可以尝试一下。(265-266页)
○对于我来说,现代的宇宙观——它比我们的祖先所想像的要古老得多,也大得多,并且充满了神奇的、难以预料的物体,如快速转动的中子星——使早期以地球为中心的世界显得过于自大和狭隘,这种新的知识并没有减少对其的敬畏感,反而大大地增加了这种效果。……DNA的复制机制,尽管其本质是那样简单和优美,令人难以置信,但在进化过程中却变得十分复杂和精细。如果一个人看到这些而并不感到很神奇的话,那一定是感觉迟钝。(267-268页)

●说完《惊人的假说》,再说《音韵学教程》。这本书做为入门教材还是很不错的,因为是由唐作藩先生的讲课录音改的,通俗易懂,又不失信息量。要说缺点,一个是没必要给《切韵》音系拟音(理由见上一篇笔记),另一个是对清人对上古音系的构拟的介绍不够。
  另外,结合王力的《汉语语音史》,我来说说对今人写诗填词押韵的看法。先说律诗。初唐和盛唐人写律诗基本可以完全按当时的通用语发音来押韵,但是中晚唐就不行了。宋以后,语音的变化更使诗人只能按韵书押韵,而南宋以后的韵书都是平水韵体系。平水韵体系和隋-中唐音系的区别,我在第62篇笔记中已经阐明,总的来说,差别不算很大。所以按平水韵写的律诗在唐人读来多半都是合律的。
  词就不然了。两宋三百余年间,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方言之间又有很大差异,所以不同词人的押韵很不一样。清人戈载著《词林正韵》(1821),对宋词用韵做了归纳整理,得出十九部的结论,后来的词人就都按《词林正韵》来押韵,殊不知这样填出来的词,在宋人读来未必合律。实际上,至少对北宋词人来说,戈载的归纳有过宽之嫌,有些北宋词人很少混用的韵部(如庚生、蒸登与京青),戈载都按某些南宋词人的押韵把它们合并了(但是还有些南宋词人并不混用,比如吴文英)。另一方面,南宋后期一些词人的押韵比戈载的归纳还宽(比如-n尾和-ng尾的韵部可通押)。总之,因为词在有宋一代始终被视为“诗余”,科举不会考,所以始终没有一部能为大家公认的韵书面世,实际上是缺少足够的规范的。因此今人如果要填词,在押韵的自由度上倒是的确可以比写诗高一些,虽然用《词林正韵》作为一种后来指定的规范也未尝不可。当然,要真正填出宋人风味,还是得直接钻研宋词本身。至少从这一点来说,填词比写诗困难多了,所以我现在很少填词,因为自忖没那么高的水平。
  至于古体诗,问题比较复杂,等我看完王力《汉语诗律学》的古体诗部分之后再说。
●最后对看完的这两本书再总结两句。《惊人的假说》讲的是神经生物学中的一个具体的研究课题,《音韵学教程》讲的也只是汉语的历史语言学研究中的一个专题。无论是神经生物学还是汉语的历史语言学研究都是在不断进步的,在克里克、科赫或王力、唐作藩之后,新的成果仍然在不断涌现。看这两本书的意义,一是要了解这两个研究领域,二是应该懂得如何去跟踪其最新进展,最少也应该能看懂后来的研究文献并且把它们安排到自己知识体系中合适的位置上。这大概就是“博广”读书法的最大诀窍了吧。

 

2009.09.15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