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75)  

2009-09-17 13:33:00|  分类: Commentari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过方舟子的《不要用“防甲流”中药集体毒害北京中小学生》之后,我和一位编辑说起这事,对方提醒我对照阅读以下两则新闻:
1. 《北京青年报》:学校免费发防甲流中药
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55738339
2. 中国新闻网:首批甲型流感疫苗考核过关 本周向阅兵团队接种
http://news.sina.com.cn/c/2009-09-09/181818615616.shtml
多余的话不必说了,要注意河蟹。

●我的第65篇笔记是罗伯特·温伯格《细胞叛逆者:癌症的起源》读后感,在文章中我批评了该书再版序的作者魏兴海医生相信中医中药对癌症治疗有效的观点。这篇文章因为在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发表而广为流传,魏医生也看到了,并且在我的网志上评论道:

博主:你好!
  意外看到你对我的评论,我感觉有欠公正。我的《序言》,印刷版如何,我自己也没有细看。因为现在的编辑的水平,即使是科学编辑,和你一样没有谦虚的精神。
  第一,你对医生要保持必要的尊敬,这是社会文明的标志之一。
  第二,我的文章,全文可在科学网上搜索到。看了以后,我想你应该明白,我对科学记者的期待。
  第三,我的文章至少有3个主题,你所提及的是:文化和认知方面的一类,事实上是对医生缺少基本的信任,你也如此。
  第四,看上去,你正在接受科学训练,你同样需要基本的人文修养。你对人类,尤其是国人,要有理解之同情!

  你有才,望你成才。

  魏医生对我的批评,我全部接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过魏医生并没有正面回答我对他的质疑。我的确在科学网博客上找到了他的再版序全文,比印刷版长了很多。但是印刷版只是对原文的简单删节,关键的一段并没有变化,现在迻录于此:

  ……《中国健康月刊》2007年5期,作者肖毅报道了《关于恶性肿瘤的七种误传》,文章说,因为恶性肿瘤至今未找到普遍有效的治疗方法,因此,在民间流传着一些关于肿瘤的“传说”,包括:①“肿瘤不治”说;②“一切了之”说;③“赶尽杀绝”说;④“无法预防”说;⑤“中药无效”说;⑥“中药神效”说;⑦“饿死肿瘤”说。分析这些传说,看似有理,然而既不科学也不全面,一旦实施,祸害无穷。……一些人,也包括一些医生认为中药防治肿瘤无效。其实,中医在消除癌前病变、对放化疗增效减毒、防复发防转移、减缓病情进展等多个环节有着重要作用;……

这里的最后一句,完全是从肖毅的原文里抄来的,而我在那篇读后感里质疑的正是这个结论从何而来,是国际公认的,还是对中国那些所谓医学杂志上的不入流文章进行的简单总结。而且细抠起来,这句话把“中药”偷换成“中医”,纯属诡辩。我相信中医医师有时候可以给予病人一定的安慰之类的心理作用,但是这和中药有效无效完全是两回事。魏医生看来是没有觉察到原文作者肖毅在这里运用的偷换概念的诡辩之术。

●这个月的读书计划看来完不成了,完不成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没有时间看书,而是因为有别的书要优先看。比如说,等了几个月,我终于搞到了TodF. Stuessy的Plant Taxonomy: The Systematic Evaluation ofcomparative Data (2nded.), 接下来我会马上展开对这本书的高强度攻势。

●再比如说,最近开始看英国科普作家马特·里德利(Matt Ridley)的《红色皇后——性与人性的演化》(The RedQueen: Sex and the Evolution of HumanNature,范昱峰译,四川人民出版社,2002年)。这本书的封面是一对厮磨在一起的西方男女的脸,其中女性的脸占了大部分位置。封面和扉页上本书的英文标题中都漏排了of一词。另外,本书属于“全球畅销图书文库·生活系列”丛书,与之同类的还有《身心愉悦208招》《表现自己——女士形象指导》《表现自己——男士形象指导》之类,真是贬低了这本书。

  本书译者是台湾人,所以书里有“酶素”“粒线体”之类台式生物学术语。书中介绍有性生殖起源的那几章译得十分生涩,有几处颇难理解,我反复看了几遍之后,意识到没必要和一本科普书较这么大的劲,也就只好放弃了。对这本书的总体评价,我会在看完全书后写成笔记,这里先摘抄第一章中的一些段落:

  这种论调(指达尔文的人性论)必然激怒两种人:第一种是深信人类是一个留着长胡子的神在七天之内创造的,因此人性绝不是天择过程的设计,而是智慧的产物;我的看法和这种人没有交集,惟一能做的就是跟他们说声珍重再见。”(4页)

我没想到马特·里德利会把他的无神论信念这么干脆利落地表达出来,真不愧是理查德·道金斯的学生。

  “……研究人性对于研究历史、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和政治学,必有深刻、密切的关系。这些学科都在尝试了解人类行为,如果人类行为共同性质的基础是演化的产物,那么了解演化的压力所在就十分重要。但我渐渐认识到,一切社会科学的进展都好像1859年——《物种起源》的出版年代——尚未来临一样。这些学科坚持人类文化是自由意志和发明的产物,所以这种现象并非无意造成的。它们坚持社会不是人类心理的产物,而认为相反的说法才正确。

  “这种说法听来合情合理,而且如果正确的话,可使相信社会工程的人士倍感安慰。遗憾的是,这种说法并不正确。”(5页)

  “在过去,世界各地的人性应该相同,就像今日世界各地的人性也都相同。……不论时空如何变换,基本的人性古今皆同。”(9页)

  “发现人性、描述人性,同时详究人性与其他动物本性的差异,是一件有趣的工作,不亚于研究原子、基因或宇宙的起源,遗憾的是,科学界一直规避这项工作。研究人性最为杰出的人物居然是释迦牟尼和莎士比亚,不是科学家,也不是哲学家。生物学者只专注于动物,例如哈佛大学的爱德华·威尔逊于1975年出版的《社会生物学》,企图跨越研究疆界,立刻遭到怀有政治动机的指控。而且人类学者又宣称动物与人类的研究无关,甚至否认共同人性的存在。结果是科学缔造了揭露大爆炸和基因秘密DNA的伟大成就,却在处理苏格兰哲学家戴维·休谟所谓最重大的问题——人性为何如此,成绩居然乏善可陈。”(19页)

这几段话我实在不能再赞同了。所以我现在对马丁·里德利的书很感兴趣,因为他和道金斯等科学家不一样,可能因为是记者的缘故,他更关注一些人文社科领域的问题,而这些也正是我最近常常思考的问题。

●最近还开始看阎步克的《士大夫政治演生史稿》(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也许你会奇怪我怎么突然又开始看这本书,其实也没什么:我早就想在适当的时候重新开始研究中国古代史,这回的重点是思想文化史,而阎老师这本经典之作的切入点很好,是从我先前还算熟悉的政治史出发,讨论中国古代一个很重要的政治文化问题——士大夫政治。看完阎老师这本书,对文化史、社会史也有了基础,再去看专门讨论文化、思想的论著,就容易一些。更何况阎老师这本书写得通俗易懂,有的章节更是读来引人入胜,这就让阅读本身也成了一种享受。

  当然了,通俗易懂也是相对而言。我在读硕士期间就买了这本书,但当时没能看下去,因为在第一章的第1页,就看到了四个诡异的术语:“事象”,“运思”,“论域”,“演生”。这些术语应该是阎老师从现代社会科学中借来的,他的本意并不是用社会科学完全重写古史,而是希望把现代理论和传统概念对接、整合起来,所以在书中用到这些术语的地方并不很多。可惜,当年我被这几个词吓了一跳,以为这本书十分高深,完全没想到如果坚持看上几页很可能就会有不同的看法。

  在第一章第9页,阎老师在解释为什么中国古代长期保持了一种由不够分化、按赖文逊(Joseph R.Levenson)的说法是在政务和艺术两方面都是业余者(amateur)的士大夫阶层统治的政治文化时,说:“士大夫不仅涉身于纯粹行政事务和纯粹文化活动,还承担了儒家正统意识形态。……儒家思想对天、地、人之间的众多事象加以系统的解释安排,以此来处理人生问题、家庭问题、教育问题、文化问题、治国平天下问题等等,直到宇宙问题;并力图以这种无所不包的体系支配帝国政治。”我觉得这又可以归结到儒家思想“不语怪力乱神”的问题上来。惟其不注重形而上学,才格外注重以人为本的社会秩序、宇宙秩序,才导致不光官僚的政务离不开人,学者的文化活动也离不开人,所以官僚和学者能轻松地合二为一,而不像西方,政权和神权可以相互分开。至于我这个猜测正确不正确、是否和阎老师的想法一致,那就要等看完书才能知道了。

 

2009.09.17-18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