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80)  

2009-10-12 19:07:00|  分类: Commentari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星名总纪(4)——西方白虎七宿

序号 简化字名 繁体字名 拼音             正星数 增星数
                        成 续 成 续
--------------------------------------------------------------
奎宿(9座)                   42  42 53  63
  1 奎宿   奎宿   kui2 xiu4            16  16  22 23
  2 王良   王良   wang2liang2          5  5   5  14
 3 策    策    ce4                   1  1  0   0
  4 附路   附路   fu4lu4               1  1  0   0
  5 军南门  軍南門  jun1 nan2men2        1  1  0   0
  6 阁道   閣道   ge2dao4              6  6  5   5
  7 外屏   外屏   wai4ping2            7   7 15  15
  8 天溷   天溷   tian1hun4            4  4  6   6
  9 土司空  土司空  tu3 si1kong1         1  1  0   0

娄宿(6座)                   33 33  64  69
  1 娄宿   婁宿   lou2 xiu4             3   3 15  15
  2 天大将军 天大將軍 tian1 da4 jiang1 jun1 11 11  16  17
  3 右更   右更   you4 geng1            5  5  5   5
  4 左更   左更   zuo3 geng1            5  5  7   8
  5 天仓   天倉   tian1cang1           6   6 18  21
  6 天庾   天庾   tian1yu3             3  3  3   3

胃宿(7座)                   39 39  57  61
  1 胃宿   胃宿   wei4 xiu4             3  3  5   5
  2 大陵   大陵   da4ling2             8   8 20  21
  3 积尸   積屍   ji1shi1              1  1  0   0
  4 天船   天船   tian1chuan2          9  9   9  10
  5 积水   積水   ji1shui3             1  1  1   1
  6 天廪   天廩   tian1lin3            4  4  2   3
  7 天囷   天囷   tian1qun1           13  13  20 21

昴宿(9座)                   47 47  37  50
  1 昴宿   昴宿   mao4 xiu4             7  7   5  13
  2 天阿   天阿   tian1e1              1  1  0   0
 3 月    月    yue4                  1  1  1   1
  4 卷舌   捲舌   juan3she2            6  6  6   7
  5 天谗   天讒   tian1chan2           1  1  0   0
  6 砺石   礪石   li4shi2              4  4  0   0
  7 天阴   天陰   tian1yin1            5  5  4   6
  8 刍藁   蒭藁   chu2gao3             6  6  5   5
  9 天苑   天苑   tian1yuan4          16  16  16 18

毕宿(14座1附座)                89 89  84  97
  1 毕宿   畢宿   bi4 xiu4              8   8 13  18
  1a 附耳   附耳   fu4er3               1  1  1   4
  2 天街   天街   tian1jie1            2  2  4   4
  3 天高   天高   tian1gao1            4  4  4   4
  4 诸王   諸王   zhu1wang2            6  6  4   4
  5 五车   五車   wu3che1              5   5 18  19
 6 柱    柱    zhu4                  9  9  0   0
  7 咸池   咸池   xian2chi2            3  3  0   0
  8 天潢   天潢   tian1huang2          5  5  2   2
  9 天关   天關   tian1guan1           1  1  6   6
 10 天节   天節   tian1jie2            8  8  0   0
 11 九州殊口 九州殊口 jiu3 zhou1 shu1kou3  6   6 10  11
 12 参旗   參旗   shen1qi2             9   9 11  12
 13 九斿   九斿   jiu3you2             9  9  5   7
 14 天园   天園   tian1yuan2          13  13  6   6

觜宿(3座)                   16 16  17  17
  1 觜宿   觜宿   zi1xiu4              3  3  0   0
  2 司怪   司怪   si1guai4             4  4  6   6
  3 座旗   座旗   zuo4qi2              9   9 11  11

参宿(6座1附座)                25 25  49  54
  1 参宿   參宿   shen1 xiu4            7   7 37  39
  1a伐    伐    fa2                   3  3  2   2
  2 玉井   玉井   yu4jing3             4  4  2   3
  3 军井   軍井   jun1jing3            4  4  1   2
 4 屏    屏    ping2                 2  2  0   0
 5 厕    廁    ce4                   4  4  7   8
 6 屎    屎    shi3                  1  1  0   0

注:
1. 拼音一栏中标为红色的读音容易念错。
2. 正星数和增星数下的“成”表示《仪象考成》,“续”表示《仪象考成续编》。
●最近在网上看到三篇不错的文章,推荐给大家。
○方舟子《未来十年的中国科技图景》(发表于《经济观察报》2009年10月12日)。
  这篇文章里面有一个观点我觉得非常重要:基础科学研究和技术应用是不同的,成熟的技术可以按事先制定好的计划来实现,但基础科学研究创新却不可能按事先制定好的计划实现。很多人以两弹一星、载人航天之类事例反驳科学研究不能事先规划,概因混淆了基础科学研究和技术应用、混淆了成熟的技术和不成熟的技术。中国政府官员对从制定计划、批准经费到验收项目的整个过程都要过问,这毋庸置疑是官僚主义的体现。方舟子文中只提到了“官本位”,没提到“官僚主义”,但是这种曾经被中@共用来痛批1949年以前的国民党的作风是每一个看了这篇文章的人都能体会到的。
○金煜《绿色革命拯救100万生命受“环保主义”攻击》(发表于《新京报》2009年10月4日)。
  本文纪念了一位刚刚逝世的诺贝尔和平奖(1970年)得主、美国农学家诺曼·布劳格(NormanBorlaug)。他发明的高产杂交小麦技术改变了20世纪前半叶的全球饥荒局面,拯救了约百万人的生命。这个事迹让人不免想到中国的袁隆平。事实上,在袁隆平培育出杂交稻之后,布劳格便开始了和袁隆平的合作;1986年他创立世界粮食奖,而袁隆平在2004年获得了获奖。不过,这些都不是本文的亮点,亮点在于文中痛批了那些反对布劳格的“环保人士”,而他们的反对理由不过是可笑的“高产农业不是有机农业”。熟悉《新京报》的读者都知道本文作者是《新京报·新知周刊》的记者,在责编钱烈宪同志的带领下,《新知周刊》已经成了国内严肃科普的重要阵地了,嘿嘿。
○孙玉祥《鲁迅为何在小说书信中对顾颉刚大搞人身攻击》(发表于《百年潮》2004年第4期)。
  鲁迅与顾颉刚交恶,而且不是一般的敌对,是大大地敌对,这是文史学人都知道的常识,但是对于交恶的原因,很长时间内都是众说纷纭。不过其实这个问题并不是什么“疑案”,这篇文章的解释我觉得就非常可信,几乎可以说是定谳了。原来顾颉刚怀疑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是抄袭了日本人盐谷温的《支那文学概论讲话》,并把这个怀疑告诉了陈源。陈源把这怀疑公布了出来,鲁迅自然大怒,著文痛骂陈源,而心中对顾颉刚的忿恚自然更盛。孙玉祥指出,顾颉刚是谣言始作俑者的直接证据出自顾颉刚的两个女儿顾潮、顾洪合著的回忆录《历劫终叫志不灰——我的父亲顾颉刚》一书,其真实性当然很高。
  看过这篇文章,我有三个感想:第一,当时学人对抄袭的深恶痛绝,在今天的学界实是不易看到了。第二,鲁迅和顾颉刚交恶是在近九十年前,但是今天仍然在重复着类似的事情,一些大嘴巴的人仍然喜欢张口就来,吃了大亏之后才知道说话不能不负责任,只不过今天的闲话更常先在网络上发表罢了。第三,顾潮、顾洪的那本书,我在硕士期间看过,现在竟然快没有印象了,对于书中的这段文字自然也觉得百分百地陌生。当时我还借了周一良自传《毕竟是书生》来看,也快没有印象了。这样近乎徒劳的读书,现在想来是很令人痛心的,主要原因就是不熟悉背景知识,不能把书中的内容填到脑中已有的知识框架的合适位置上去。所以读书一定要注意循序渐进。
●爱德华·威尔逊在《社会生物学》2000年再版的代序“世纪之交的社会生物学”中说:“我想,公允地说,这部书中的动物学知识,即除了第1章和第27章后面以外的所有内容,受到了广泛的好评。”这也就说明,这本书的争议完全来自于第1章和第27章(最后一章)。最近我把这两章看完了,现在发表一下感想。
  在第1章中,威尔逊评论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社会学及其他社会科学以及人文学科,是等待融入现代综合论的最后的生物学分支。因此,社会生物学的一个功能就是通过将社会科学的问题纳入现代综合论而重塑社会科学的基础。”在第27章的最后一节“未来”中,他又评论道:“现在考虑的是社会学的前景了。这门科学目前处于其发展的自然史阶段。在体系建立上,就像心理学一样,有很多的尝试,它们还不成熟,且成效甚微。现在大多数社会学理论所经历的仅仅是以一种所期望的自然史方式罗列出一些现象和概念,这一过程因其基本单元的晦涩难懂或者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是难以分析的。具有较强想象力的思想家们建立了一系列不同的定义和隐喻,令人厌烦的交叉引用就共同构成了综合。这也是自然史阶段的典型特征。”他认为这两段取消社会学独立性地位的话直接惹怒了社会学家和其他人文学者。这当然是不错的,然而实际上,真正让人反感他的并不仅仅是这几句话,而是他那种没有证据就敢大言不惭的态度。
  第27章“人类:从社会生物学到社会学”整章都充满了这样的过于自信的猜测和对他人的贬低,我以我现在对进化心理学的了解尽量点评一下。
  在“联盟、性和劳动分工”一节中,作者引用了戴斯蒙德·莫里斯《裸猿》中的观点。我看过《裸猿》,那不是一本科普,而是一本科普形式的随笔,作者把现代社会的很多人类行为都解释成是遗传心理的直接表现,这种“较强想象力”和威尔逊看不上的从事“自然史”式研究的社会学家并没有两样,只不过因为莫里斯是“我们的混蛋”,威尔逊对待他的态度就和对待社会学家迥异。其实威尔逊自己也是个“具有较强想象力”的人,难怪会和莫里斯惺惺相惜。
  在“角色扮演和行为多型”中,作者举了一个例子(BlurtonJones在1969年报告的英国幼儿园中的幼儿具有不同的行为特性)试图支持他的智力差异会导致社会分化的假说,显然这个证据非常弱。在后来的《论人性》一书中,作者又举了美国的一个类似研究。其实,我也同意这样一个猜测是合理的,即既然人类不同族群在体力上有差异,那么在智力上可能也有差异;我支持心理学家对这个问题展开客观研究。但是,出于种种原因,这方面的研究一直很少,至今也形不成足够的正面证据。在这种情况下,还念念不忘这个猜测,并把它做为其他论证的基础,我觉得是很不合适的。就拿国族主义意识形态来说吧,即便我不寻求“中国人比别的族群聪明”的证据,对我的理论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并不是说没了这个假设我就不能推导出我赞同的结论了。
  其实方舟子有一个观点非常正确:在统计学上,如果对一个相关性是否存在的问题能争论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这本身就说明,即使这个相关性成立,那它也一定是十分微弱的。种族的智力差异明显不如体力差异那么易于察觉,受到的后天影响又更大,所以就算今后发现了确凿的相关性,对于现实也很难有太大的影响。威尔逊的失误之处正在于此。
  在“通讯”一节中,作者给出了语言学习的三种假说,其中为极端行为主义者所支持的“从左到右的概率模型”已经被证伪,但是作者不能区分另两种假说(“学习深化的结构模型”和“先天的深度结构模型”)的优劣。现在我们知道,学习深化的结构模型也被证伪了,斯蒂文·平克(StevenPinker)对克里奥耳语的研究表明人类果然像乔姆斯基设想的那样,在大脑中有一个先天的“普遍语法”。因此,巴斯在《进化心理学(第二版)》中指出乔姆斯基的理论对于打破行为主义心理学教条、促成心理学的革命有重要意义。然而,威尔逊对乔姆斯基居然也不放过,竟然如此攻击:“事实上,对于大多数心理语言学文献的冗长和含混不清的本质,自然科学家深感头痛,因为这些文献往往不顾前体和证据的一般准则。理由是,许多作者,其中包括乔姆斯基,都是持有利维-斯特劳斯和皮亚杰的传统的结构主义者。他们以盲从的世界观来研究这一学科。这种世界观认为,人类思想的过程确是结构的,也是非连续的、可数的且在进化上是独有的,没有必要引用其他学科的成就。这个分析由于不能从可以进行检查和扩展经验的基本原理进行讨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非理论的。”很可惜,现在大家都承认,乔姆斯基对进化心理学的贡献要比这个不可一世、睥睨众生的威尔逊大多了。
  威尔逊又把宗教和伦理分在两节讨论,我觉得属于人为割裂。宗教的基础无非也是伦理。作者还猜测伦理也是遗传进化的,但是对这个问题的探讨太浅薄。对于遗传进化而来的伦理的深入探讨不得不等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才由愿意脚踏实地做调查研究的进化心理学家们做出。
  在“晚期的社会进化”一节中,威尔逊又说:“没有理由认为,在这一最后的飞速发展期间对心智能力和期望朝向特定社会行为的进化就停止了。群体遗传学理论和其他生物的实验都表明,实质性的变化能够在100代以内发生,对于人类而言这仅仅是要追溯到罗马帝国时代。2000代,大概就是从典型的智人入侵欧洲开始,这有足够的时间产生新的物种类,并以主要的方式塑造他们。尽管我们不了解心智进化实际上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但是认为现代文明完全建立于漫长的更新世的资本积累之上的这种认识可能是错误的。”问题在于,现在根本找不到支持这种假说的明确证据,相反,大量证据都支持相反的结论。威尔逊这段纯猜测性的话平白无故让他多蒙受了一重攻击。
  在最后、也是最有争议的“未来”一节的最后,作者提出了一个悲观的预测:人类最终的一体化会导致利他主义基因的消失,而且由于基因的多效性,用于党同伐异的基因往往也体现为一些能增加生活情趣的基因(如暴力倾向可以体现为热爱体育运动),所以在21世纪结束的时候,人类社会虽然更加和平,却也更加无味,“社会控制会剥夺人的人性”。然而,这个预测很有可能是错的,因为作者低估了人类党同伐异的能力。一体化的人类社会中基因流动率提高虽然是事实,但是这绝不足以使所有族群融合为一体,因为导致族群分化的力量也很强大。不过这个预测最大的问题是,何以将来的生活就一定是“无味”的?用现在的眼光评价远得没边的未来有什么意义?所以作者的悲观情绪完全没有科学价值,不过是被自己的意识形态绑架之后的情感发泄,这又让他和他所瞧不上的某些人文学者没有区别了。
  这本书的中译本(毛盛贤、孙港波、刘晓君、刘耳译,毛盛贤校,盗火者译丛,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8年)质量不是很好。我已经在书中见到了好几个低级翻译错误,比如作者在第1章的开头和第27章的末尾都引用了法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AlbertCamus的文字,在第1章中这个引文作者被正确地译为加缪,在第27章中却译成了“卡穆斯”。还有书中某图的说明文字中的LakeSuperior竟被译为“湖的上游”,实际上是“苏必利尔湖”,即北美五大湖中最大的那个。我不知道我上面对威尔逊思想的评论有没有受到译文的误导,但是我想威尔逊的实际思想水平应该和我上面评论的差不多。大家都承认他勇做出头鸟的功绩,因为他以一种激进、楞头楞脑的方式把遗传半决定人性的惊人观念捅给了社会,等到后来比较温和的研究结果出来时,受到的阻力便小了很多,这正符合于鲁迅说的激进者主张掀掉屋顶、大家便都同意开窗的情况。但是他的作用也就仅限于此了,因为傲慢和偏见阻止了他像克里克那样真正严肃地深入一个先前不熟悉的领域。所以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在众多为进化心理学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的学者名单中,并没有威尔逊的名字。他这本《社会生物学》引发的争论的激烈程度也许可以和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相提并论,但是他本人连达尔文的一半都比不上,这是在他没死的时候就可以提前盖棺定论的。

 

2009.10.12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