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88)  

2009-11-08 19:22:00|  分类: Commentari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则笔记的副标题是“在中科院听周孝正演讲有感”。)

  话说1919年,北大校长蔡元培写了篇有名的文章叫《致〈公言报〉函并附答林琴南君函》,里面提出北大的办学宗旨是“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又说:“例如复辟主义,民国所排斥也,本校教员中,有拖长辫持复辟论者(指辜鸿铭),以其所授为英国文学,与政治无涉,则听之。”于是,蔡元培被今天的某些人捧成了神,“兼容并包”也被这些人捧成了办好大学的唯一准则。以他们的眼光来看,现在的中国是无一所大学、无一所研究机构够格的。
  不过他们也许错了,我觉得中科院研究生院在实践“兼容并包”方面就很出色。研究生院有一门课叫“现代科学技术革命与马克思主义”,是专门给博士生开的。我直到今年,才打算选这门课。在网上选课的时候,看到这门课的授课教师栏里写着“周孝正等”,当时只觉得这名字很眼熟,貌似近年来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等到11月3日亲聆謦欬,才不由得大惊失色,失色之余,首先就是佩服研究生院——真是“兼容并包”啊,什么烂人都敢请!
  这门课一共九讲,九名授课教师一人讲一回,周孝正是第三讲,题目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开讲之前,研究生院的杨姓女老师介绍说,周老师口才很好的。这倒是没说错,因为接下来整个大教室的博士生们着实欣赏了上下两场合计近三个小时的单口相声表演。我看周孝正演单口相声恐怕不比郭德纲逊色,各式各样的段子张口就来,毫不含糊。比如他调侃说,人民大学(他的单位)一进门本来有个“实事求是”的石刻,而人民大学又常常办一些面向各地党政领导的培训班,上课地点在石刻后面的主楼上,所以就有人编了个顺口溜:“迎着实事求是来,绕着实事求是走,背着实事求是学,离开实事求是干。”后来这石刻搬到了一边,又有人说:“实事求是放一边了!”后来这石刻彻底搬走了,又有人说:“实事求是退居二线了!”又比如他调侃说,现在人民受着三条蛇的压迫,这三条蛇是黑蛇、白蛇和眼镜蛇。黑蛇就是法官,因为法官服是黑色的;白蛇是医生,因为医生的大褂是白色的;眼镜蛇嘛,自然是教师了。第一讲的孙东东还说,周孝正很会讲荤段子,结果周孝正果然当仁不让,发挥了这一“看家本领”:在讲到计划生育的时候,他毫不避忌地说,一个农村老太太替儿媳妇上避孕环,上到第四个的时候卫生所的人便说:“老太太你不能再上了,再上就成奥迪了!”然后旁边另一老太太搭话:“奥迪算什么呀,我都奥运了!”不过可能因为这段子太老了,讲到这里时,下面的学生并没怎么笑。
  因为知道自己是在给中科院的博士生讲课,所以周孝正极力卖弄他的科学知识,一上来就背诵“太阳年”的长度是365天5小时48分46秒,接着又大谈特谈碘化银致雨的机理,又啰嗦了一大堆氢同位素的知识。估计着这些卖弄已经足以把一般的博士生说晕摆平了,他便开始贩卖私货、大放厥词了。比如他说社会学不是科学,是人文学科;说科学只求真不求善(一句话就把伦理学、法学、经济学等价值科学的科学性都抹煞了);说已经有了换头术,等等。不过比起他后面吹捧中医来,这些就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
  周孝正在吹捧中医的长篇大论的一开头就点了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之名,还痛骂司马南是“坏人”“恶狗”,“在社会上放毒”,而他不得不尽力“消毒”(顺带着他还大骂何祚庥居然敢批判“敬畏自然”)。然后,他夸赞中医虽然不是科学,但是是“人学”,五四时期反中医的人如鲁迅之类都“犯了大错”。又说何大一曾亲口和他说,治疗艾滋病的鸡尾酒疗法本质是中医中药疗法。又说人应该发挥免疫系统的作用,所以不应该消毒,不应该洗手,要创造人与病原体的和谐。又反对以输液的方法给药,因为口服给药时小肠可以过滤毒素。又大赞中医的“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气补”,说睡觉、做美梦、出汗都有益健康,“最好的护肤品是自己出汗时出的人油”。又大骂西医用“三素一刀一汤”(抗生素、激素、维生素、手术刀、输液)害人,给中小学生打甲流疫苗“荒唐之极”。又用农户该买驴时买驴、该买马时买马、该买骡子时买骡子的机械类比认为该看中医时就要看中医,该看西医时就要看西医,该中西结合时就要中西结合。他还说他研究的社会学很像中医,因为社会学是要治疗生病的社会,这算是给了中医一个至高无上的总评价。
  那么在周大师看来,现在的中国社会有什么病呢?原来是缺乏三种诚信: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周孝正对于当前的中国经济状况极为不满,说中国股市其实就是“大规模、有组织的金融诈骗集团”;又说他的一位同行(即丁学良)说中国有水平有良心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而其中之一是吴敬琏,因为吴敬琏骂过股市;又说好的商品就不应该做广告,“酒香不怕巷子深”……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周大师的全部经济观点,但是我觉得从这些言论可以看出来,周孝正并不懂经济学,他完全是凭着对民粹式“人权”的狂热信仰来评判中国的经济现象的,虽然这种观点似乎颇能迎合在座的、大部分还未跻身中产阶级的博士新生。
  的确,“人权”是周孝正在他这场超时近二十分钟的胡侃瞎侃的最后祭出的闪光神器。他大声赞美《南方周末》,说《南方周末》是“好人集团”。他说中国人有宗教信仰自由权,所以“文革”时砸毁清真寺的穆罕默德像就是对回民的不尊重(不知道回民听了这种胡言乱语愿意原谅他还是想打他)。他批《中国不高兴》这本书是“邪教”,又批《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也是“邪教”。他慷慨激昂地说死刑是“人类发明的最野蛮的报复手段”。他又激烈反对当前一胎化的计划生育,鼓动在座的博士生将来都要生两个可爱的宝宝。以上,基本就是周孝正这场单口相声的全部内容。
  说实话,周孝正的这些歪理邪说,我已经司空见惯了。这几年来我在网上网下已经见多了各种只会干嚎的流氓“右派”,周孝正和他们的区别不过有二:他是这种种流氓观点的集大成者;他是一个被至少某些人吹捧甚至崇拜的“精英”。我比较好奇的是,他为什么对何祚庥、司马南和《中国不高兴》的作者如此痛恨,以至于要利用这个“有些话在电视上不敢讲,只敢对你们讲”的机会大肆发泄呢?
  第二天,带着这个疑问,我打电话给《中国不高兴》的五个作者之一王小东,王小东说出了原因:因为另一位作者宋强在书中批评他在以色列打哈马斯时极力赞美以色列,还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化学周”(模仿“化学阿里”)。周孝正不知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这个消息,于是就在没看过这本书的情况下到处批这本书。后来电视主持人洪晃的《亮话》有一期谈《中国不高兴》,让做为在场嘉宾的周孝正和王小东电话连线,周孝正一上来就气势汹汹地骂这本书“荒唐、荒谬、荒诞、荒芜”(王小东评论说,一般人只能说前三个“荒”,他周孝正就有本事说四个,问题是“荒芜”和前三个“荒”并不是同义词),可惜光有气势是不行的,后来被王小东驳得无话可说,便只好歇斯底里起来,连本来较倾向于他的洪晃都忍不住莞尔了。
  这样我就明白了:原来周孝正气量狭小,睚眦必报,所以才利用给中科院讲课的机会“公报私仇”。问题是你要报复的话,起码先了解对方的观点吧?别人的书一眼都不看,还振振有词地说:“你非要吃了臭鸡蛋才知道它是臭的吗?”这像一个学者的作风吗?更搞笑的是,周孝正居然还说什么“他们五个人在《中国不高兴》之后又出了本《中国可以说不》”,而只要稍微关注一下这两本书,都知道《中国可以说不》在1996年就出版了,作者虽然也是五个,却和《中国不高兴》的作者几乎都不一样——到现在,我还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以此推之,周孝正之所以大骂何祚庥、司马南,估计也是因为曾经当着众人的面被这两位打痛了吧!
  自然科学不怎么懂,社会科学其实也不怎么懂,心眼又窄,唯一的长处不过是话痨,这种人都能混成常在媒体上发表意见的“精英”,这使我觉得在中国要想发达,的确常常是不需要有真本事的。所以我实在不理解中科院研究生院干吗要对这种人“兼容并包”?他有辜鸿铭那样的不可多得的学术造诣吗?请这种人来偶尔讲一场也许无妨,但是居然排在博士新生人人都要选的“现代科学技术革命与马克思主义”课里,这玩笑就开大了吧?更何况,周孝正和宋祖德一样,扯淡时总是八分假、两分真,他先用了两分真骗取别人的信任,接着就狂灌八分假,这对于没有分辨能力的人来说,比直接给他们灌输假的东西危害更大。我想问问研究生院,你们莫非相信博士新生都是成年人,所以都有识别真假的能力,所以如果受骗,概属咎由自取,你们不用负任何责任?
  可惜,我现在尚人微言轻,虽然在课间向那位杨姓女老师提出了强烈质疑,但是恐怕不足以撼动周大师的形象,明年他怕是还要继续贻害下一拨博士新生了。不过我倒是始终有个信心:我们这一辈的新学人,总有一天会把这些时代造就的残次品扫进垃圾堆的,勿谓言之不预。

●最近看完了R. M. Nesse和G. C. Williams合著的《我们为什么生病》(Why We GetSick,易凡、禹宽平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年)。这是本经典名著,理查德·道金斯对它的评价言简意赅又幽默风趣:“买它两本,把一本送给你的医生。”
  Nesse是密歇根大学精神病科医生,因为一直对衰老的进化解释感兴趣,从而与Williams相识,后者在1957年就提出了衰老的多基因假说。Williams本来是一位很有名气的进化生物学家,1980年看了PaulEwald关于鸟类疾病体征和症状的生态学分类的文章之后开始关注医学。所以这两位科学家的合作看似偶然,实则必然。1991年3月,他们在《生物学季刊》上发表了题为“达尔文医学的曙光”的论文,本书就是该文的进一步扩充。虽然在章节布置上,本书还能给人一种科学论文式的古板感觉,但是因为文笔生动、内容趣味盎然,读者并不觉得枯燥,反而会屡屡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本书在出版之后就屡屡为各种专著、科普著作引用(比如D.Buss的《进化心理学(第二版)》就几次引用),所以我先前已经熟悉书中的不少事例。尽管如此,这本书还是十分吸引我。毕竟,书中对达尔文医学本质的介绍是其他题材的书不太可能引用的。作者认为,达尔文医学和传统医学的不同,就在于从达尔文主义的角度看待人的生老病死,这对于医学至少有以下启发:1.人们认识到绝大多数的传染病病原体是不可能被完全消灭的,过猛的治疗有可能造就抵抗力更强的病原体,从而使先前应用的药物迅速失效。2.要区别哪些体征和症状是疾病造成的负面影响,哪些是机体为了抵抗疾病而做的正面回应,这样可以避免把机体的正面回应不分青红皂白地当成负面影响来治疗。作者比较有把握认为的机体正面回应包括发烧,细菌感染时缺铁,食用毒素后恶心、呕吐,妊娠反应,等等。3.衰老是进化不起作用的结果,所以在可预计的将来,人类不可能有长生的希望,对长生的幻想也就没有意义。类似地,癌基因的保留也是进化不起作用的结果,而且和衰老基因一样,往往是多效的。4.人体并不是最佳“设计”的,只不过是进化妥协的产物,理解这一点可以明白一些疾病(如阑尾炎、视网膜脱落、坏血症)的进化因。5.近一万年来环境的急剧改变造就了许多“文明病”。6. 一些精神病可能有不为人知的进化益处。
  不过,尽管上述启发不可避免要导致一些的医学伦理观,而且两位作者也不否认这一点,但是他们在书中还是至少三次强调应该先把事实和价值分开。在前言中作者说:“我们反对把达尔文医学用作现代迷信去反对某些正统观念。我们的目的也不是提出政策建议,虽然我们相信我们的某些思想对那些制订保健政策和环境政策的人会有重要意义。”在第一章中,作者说:“达尔文主义与医学结合之后,对于人类应当怎样生活,医师应当如何执业,不能做出任何道德伦理上的说教或指导。”在最后一章中,作者又说:“我们已经说过,现在再重复一次,道德伦理的原则是不能从生物学的事实来推导的。例如,关于衰老和死亡不可能避免的知识对于我们应当把多少医疗资金花在年龄很大的老人的身上是没有指导意义的。然而,这些事实对于我们制订什么样的奋斗目标是有所帮助的。”这一再的声明,表明在今天这个保守主义盛行的年代,两位作者的态度是严肃的、负责任的。任何以科学的名义对人类社会发表新观察的著作,都必须有这样的声明,否则就会重蹈桑希尔和帕尔默因《强奸的自然史》而遭到舆论痛骂的覆辙。
  幸运的是,这本书甫一问世,就加入了促进西方医学方法论革新的队伍,它的主要观点很快为西方医学界所接受。在本书出版的两年前,即1992年,循证医学也正式出世,可以认为,结合了达尔文主义的循证医学就是21世纪新医学思想的核心。尽管作者在写书时对这一前景就已充满信心,但是他们还是认真地总结了达尔文医学发展缓慢的四点原因:1.研究困难,确定规律不易;2. 不够实用;3. 进化思想本身发展不够迅速,一些关键的思想是到20世纪后半叶才发展出来的;4.医学有排斥不确定性的传统,因此重视实验,敌视类似目的论的各种假说。其中的第三点,我想补充说明一下。达尔文主义的进化论在刚提出时是一个定性、经验性的理论,它必须在定量和找到确凿的遗传机制之后才能成为成熟的理论,这就要求生物统计学和遗传学有相应的发展。历史告诉我们,正是在这两个学科得到发展之后,达尔文主义才最终成熟,而这时已经是《物种起源》发表七八十年以后的事情了。而要把达尔文主义准确应用于人类社会,又需要群体生态学和心理学有相应的发展,这就又花费了三四十年。有了这些前提成就,达尔文医学才能瓜熟蒂落。明白了这些历史,我们不由得感慨,达尔文真是天纵奇才。在现在这样一个科技飞速发展的年代,他最先提出的达尔文主义竟然仍然需要150年的时间才能在所有和生物有关的自然科学中站稳脚跟,而要在社会科学中牢牢占据一席之地,恐怕至少也还要50年了。
  本文翻译得还不错,因为译者是医学专业人士,可以不必担心在专业术语上有什么大错。但是有两点我想指出:
  一,译者之一禹宽平的“译后记”写得很糟。进化论是达尔文通过大量的经验观察归纳出来的理论,而且是可证伪的,所以绝不是思辩的。哲学上所谓思辩,总是指从先验的、不能实证的信念出发进行的演绎。禹宽平不明白这个本质区别,误说进化论是思辩的产物,进而说达尔文医学有“后现代科学”的某些特征,还先知似地说双方都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点,这种思想和本书作者的思想完全背道而驰,使这篇译后记顿生狗尾续貂之嫌。
  二,本书翻译的另一个败笔是把参考资料也都译了出来(连出版社名都译了),而且不附原文,结果出现了许多低级错误,试举两例:刘易斯·卡罗斯的童话名著Throughthe Looking-Glass,通译《爱丽丝镜中奇遇》,本书译为《通过透镜的观察》;贾雷德·戴蒙德的TheThirdChimpanzee,应译为《第三种黑猩猩》(台湾王道还译为《第三种猩猩》),本书译为《第三个黑猩猩》。这些错误和语法无关,是必须在熟知参考资料之后才能译对的,而这对译者的要求无疑高得不切实际。更何况,参考资料的主要目的在于供读者进一步阅读和查证之用,翻译出来又不附原文,便把这个主要功能破坏得一干二净。
  不过瑕不掩瑜,我还是推荐对进化论或医学感兴趣的读者看看这本书,相信它对您也会有许多启发。
●中西星名对照表(4)——角宿

序号 星名       西  名   GC星表编号  星等
--------------------------------------------------------------
 783 角宿一       67 α  Vir 18144     1.21
 784 角宿二       79 ζ  Vir 18351     3.44
 785 角宿增一     65    Vir  18109     5.94
 786 角宿增二      72 l1 Vir  18251     6.07
 787 角宿增三      74 l2 Vir  18288     4.83
 788 角宿增四     80    Vir  18366     5.75
 789 角宿增五     81    Vir  18413     7.11
 790 角宿增六     88    Vir  18645     6.59
 791 角宿增七     86    Vir  18604     5.82
 792 角宿增八      76 h  Vir 18309     5.43
 793 角宿增九      68 i  Vir 18168     5.59
 794 角宿增十     62    Vir  18037     6.81
 795 角宿增十一    58    Vir  17990     7.22
 796 角宿增十二    56    Vir  17935     7.21
 797 角宿增十三    56    Vir  17935     7.21
 798 角宿增十四    50    Vir  17822     6.20
 799 角宿增十五    49    Vir  17794     5.26
 800 角宿增十六    66    Vir  18135     5.76
 801 平道一       51 θ  Vir 17828     4.44
 802 平道二       82 m  Vir 18509     5.16
 803 天田一      78    Vir  18335     4.93
 804 天田二       93 τ  Vir 18945     4.34
 805 天田增一      60 σ  Vir 17995     5.01
 806 天田增二     64    Vir  18091     5.87
 807 天田增三     84    Vir  18540     5.62
 808 天田增四     92    Vir  18841     5.94
 809 天田增五     92    Vir  18841     5.94
 810 天田增六      90 p  Vir 18800     5.30
 811 天田增七      93 τ  Vir 18945     4.34
 812 周鼎一       43 β  Com 17874     4.32
 813 周鼎二      37    Com  17647     5.08
 814 周鼎三      41    Com  17787     4.90
 815 进贤        44 k  Vir 17631     5.87
 816 进贤增一     38    Vir  17487     6.15
 817 进贤增二      44 k  Vir 17631     5.87
 818 进贤增三     46    Vir  17649     6.12
 819 进贤增四     48    Vir  17715     6.51
 820 进贤增五      40 ψ  Vir 17516     4.91
 821 进贤增六            Vir  17495     7.83
 822 进贤增七     28    Vir  17277     7.21
 823 进贤增八      26 χ  Vir 17227     4.78
 824 进贤增九      52 f  Vir 17180     5.90
 825 天门一      53    Vir  17870     5.09
 826 天门二      69    Vir  18181     4.89
 827 天门增一     57    Vir  17951     5.32
 828 天门增二     55    Vir  17918     5.63
 829 天门增三     54    Vir  17902     6.8
 830 天门增四     61    Vir  18007     4.80
 831 天门增五     63    Vir  18104     5.45
 832 天门增六     75    Vir  18305     5.65
 833 天门增七     83    Vir  18568     5.71
 834 天门增八     85    Vir  18595     6.15
 835 天门增九     89    Vir  18676     5.11
 836 天门增十     87    Vir  18632     5.79
 837 天门增十一    73    Vir  18287     5.93
 838 平一        46 γ  Hya 18012     3.33
 839 平二        49 π  Hya 19029     3.48
 840 平增一       45 ψ  Hya 17813     5.11
 841 平增二      47    Hya  18887     5.17
 842 平增三      48    Hya  18918     5.80
 843 平增四      47    Hya  18887     5.17
 844 库楼一         ζ  Cen  18809     3.06
 845 库楼二         η  Cen  19656     2.65
 846 库楼三        5θ  Cen  19033     2.26
 847 库楼四        2g  Cen  18666     4.40
 848 库楼五         d  Cen  18254     3.96
 849 库楼六         f  Cen  17750     4.96
 850 库楼七         γ  Cen  17262     2.38
 851 库楼八         τ  Cen  17194     4.02
 852 库楼九             Cen  16908     6.74
 853 库楼十         σ  Cen  16990     4.16
 854 库楼增一        ω  Cen  星团      3.7
            ( NGC 5139  )
 855 柱一          υ2 Cen  18939     4.39
 856 柱二          υ1 Cen  18883     4.17
 857 柱三          ι  Lup  19304     4.10
 858 柱四          τ1 Lup  19453     4.65
 859 柱五          a  Cen  19377     4.55
 860 柱六          ψ  Cen  19337     4.17
 861 柱七         4h  Cen  18755     4.76
 862 柱八         3k  Cen  18724     4.72
                   Cen  18725     6.17
 863 柱九         1i  Cen  18593     4.36
 864 柱十              Cen  -        -
 865 柱十一         ι  Cen  18039     2.91
 866 衡一          ν  Cen  18665     3.53
 867 衡二          μ  Cen  18667     3.32
 868 衡三          φ  Cen  18874     4.05
 869 衡四          χ  Cen  19017     4.54
 870 南门一         ε  Cen  18458     2.56
 871 南门二         α  Cen  19728     0.06
 872 南门增一        R  Cen  19234     变
 873 南门增二        α  Cir  19772     3.41

 

2009.11.08

  评论这张
 
阅读(12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