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89)  

2009-11-09 21:40:00|  分类: Commentari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这段文字从即将出版的《基因的故事》中删掉了,因为“这种臧否大科学家的话在私下说说可以,在科普书中不太适合”。

克里克和沃森谁更厉害?

  如果你拿这个问题去问分子生物学界的研究者,多数人肯定会回答:“克里克更厉害!”正如上文所述,分子生物学的一些基本理论,最开始往往都是克里克提出的假说;在通过实验确证之后,这些假说便构成了分子生物学的根基。
  到20世纪60年代末,克里克认为分子生物学理论的基本框架已经构建完毕,以后的研究不过是对这些基本框架的充填和修补,从事这样的研究已经无法让他再获得那种“开天辟地”的震撼感觉,所以决心投身于生物学的另一个还没有构建起太多理论框架的分支——神经生物学。在1994年出版的科学名著《惊人的假说》中,克里克表达了对破解人脑工作机制、实现强人工智能的乐观态度。不过,这个工作的难度要比分子生物学研究大得多,到2004年克里克以88岁高龄去世时,还没有太多的实质性进展。
  沃森则一直留在分子生物学界,但是很少从事一线研究,而是把更多精力放在行政事务和社会活动上来。晚年的沃森有时候会口无遮拦,引人诟病。比如因为他和别人的嘲笑,一位年轻有为的分子生物学家克莱格•文特尔愤而脱离美国公共科研机构,“落草为寇”。2007年,79岁的沃森在英国公开表达“黑人不如白人聪明”的种族主义观点,引发舆论大哗,最后被迫道歉。

●11月5日中科院“现代科学技术革命与马克思主义”课请的是台湾中研院史语所人类学组的王道还。我对这一讲最期待,但是听完之后也最失望,即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是也。
  可能因为王道还不是大陆学者,所以就要享受外宾的待遇,所以除了有研究生院的老师照例出场,还要另一个某所的男性某老师(貌似是姓李)陪同。这个某老师很牛,一顶棒球帽在整个讲座过程中完全没有脱下,我猜测可能因为是秃顶的缘故吧。不过全场最牛的还是王道还,他带给中科院博士生的这场“达尔文与达尔文主义”讲座实在是——我不敢说是精彩,只好说是——诡异。
  虽然讲座的题目如此,实际上王道还主要只讲了达尔文的生平。他所讲的内容大部分可以在达尔文之子弗朗西斯·达尔文编的《达尔文生平》一书中找到(中译本由叶笃庄、叶晓翻译,一个版本是1998年辽宁教育出版社的新世纪万有文库版),当然,关于达尔文祖辈的一些轶事是我头一回知道。比如我以前只知道达尔文的外祖父约西亚·韦奇伍德(JosiahWedgwood)是著名瓷器商,但是听了王道还的讲座才了解了此人的更多事迹:他在1759年创立了著名的Wedgwood瓷器品牌(台译“玮致活”),到今年恰好是250周年庆,然而不幸的是,这个公司也恰在今年破产了。Wedgwood的瓷器以精美的浮雕式骨瓷(bonechina)闻名,深受英国王室的喜爱,所以王室特别许可Wedgwood家的瓷器可以烧出RoyalPotter(御用瓷器匠)的字样。
  还比如达尔文的祖父伊拉斯谟·达尔文是一代名医,曾经被英国诗人雪莱写进广告语,用于宣传他妻子玛丽·雪莱写的《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被公认为是世界上第一部科幻小说)。雪莱认为,小说中写的用尸体拼凑成一个新的活人这种事情,在达尔文医生看来,“不是不可能的”。当时伊拉斯谟已经去世,由此可见其在英国的名气。
  王道还还详细介绍了达尔文作环球旅行时乘坐的贝格尔号(一译小猎犬号)船长费茨罗伊的前半辈子生平:出身王室后裔,年轻时功课极好,而且有胆有谋。1828年贝格尔号在第一次远洋考察途中,船长因精神错乱而自杀,于是费茨罗伊代理了船长,平安地把船开回了英国,当时他只有23岁。三年后贝格尔号载着达尔文作环球考察时,费茨罗伊也只有26岁。王道还特别强调,当时费茨罗伊希望招来的随船医生兼博物学者一定要和他年纪差不多大,这样可以随时陪他聊天,减轻他的精神负担。他通过剑桥大学的关系网最终找到了达尔文,可见人情啊、关系啊在西方上流社会也是存在的。不过,王道还没有提到,费茨罗伊晚年也是以自杀结束了他的生命,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位虔诚的新教徒因为当年那位他一手打造出来的博物学者后来居然发表了《物种起源》这种大逆不道的著作而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和自责。
  你可能已经感到这讲座的不对劲之处了。王道还在讲座的一开始就强调,达尔文是绅士科学家(gentlemanscientist),而不是19世纪后期才出现的职业科学家。在英国,总得是有钱、有地的上流社会人士才能叫绅士,这些绅士因为有钱,才能有闲,才能把科学研究当成一种“明其道不计其功”的“志业”(vocation),所以学术其实是有阶级基础的。王道还因此大声质问在座的博士生,要他们想想自己是不是有钱有闲,是不是把科学当成志业。我觉得王道还的这种截然二分法很奇怪:难道职业科学家就不能把科学研究既当成职业又当成志业吗?
  王道还还介绍了达尔文精于算账,靠稿酬和投资挣了不少钱,留下的遗产是他当年从父亲那里获得的遗产的20倍。但是他又反复强调“富不过三代”,说现在腐败的那些官员(不知道是说台湾还是大陆,应该是台湾)总有一天会家道中衰,还说这句老话是符合进化论的,因为一代和一代的基因组不同,所以后代未必有祖先那样的能表达出善于敛财的高智慧的基因。我觉得这种可以活跃气氛的冷笑话说一次即可,但是王道还居然至少说了三次。到最后,我忍不住问他:“你说这些是认真的吗?”他回答:“我在发泄嘛!”于是我无语了。
  其实我对达尔文主义更感兴趣,而且我也知道,王道还和周孝正不同,他是有真才实学的。本来我希望王道还讲讲现代综合以后达尔文主义的新进展,特别是在心理学、医学等领域的新进展,但是这方面的内容王道还一字未提。实际上,本来每节课应该是3个小时,王道还只讲了2个小时就匆匆收束了,连让人提问的机会几乎都没有给。据那位不脱帽的某老师介绍,王道还是凌晨才坐飞机到北京的。某老师的意图看来是希望大家能体会到王道还对中科院这门课的重视和奔波之不易,我却觉得,这旅费必然是中科院出的,可请来的高人讲课却如此无厘头,而且中英文夹杂,动不动就“allright”,看上去并不把这门课当回事。既然如此,何必年年都要请呢?大陆就没有懂达尔文生平和现代达尔文主义的学者了?

●北京大学出版社前些年出了一套“社会科学是什么”系列丛书,总的来说还不错,比如我看过的《历史学是什么》和正在看的《经济学是什么》就都写得挺好。去年,北大出版社又出了一套“自然科学是什么”,一共7本,分别是:胡作玄《数学是什么》,孟杰《物理学是什么》,周公度《化学是什么》,江晓原《天文学是什么》,吴家睿《生物学是什么》,王恩涌、许学工《地理学是什么》,王一方《医学是什么》。在这些作者中我知道周公度、江晓原、吴家睿、许学工、王一方,他们除了江晓原之外都是老一辈学者,而江晓原也是著名学者,所以从这个作者阵容来看,这套书应该也不差。于是我就买了一本《数学是什么》,因为在这7个学科中,数学是我最不了解的。
  不过这本号称是普及读物的书还是非常难,我看了两章半就看不下去了。尽管如此,这两章半(以及后文的某些段落)还是挺给人启发的。
  比如,按布尔巴基(Bourbaki)派的观点,数学研究也是有实用和不实用之分的。比如那些没有希望解决的问题、没有后代的问题(所考虑的问题有可能得到解决,但是其解决对于处理其他问题没有什么帮助)、日渐衰落的理论问题和平淡无聊的问题(主要指的是“为公理而公理”的许多近似游戏的数学“理论”)就都是研究起来没有太大实用价值的问题。与之对应的是能在研究中产生新方法和一般性理论的问题,因为这些新方法和一般性理论同时也有助于数学其他分支的研究,所以能显现出蓬勃的生命力。这有力地支持了我几个月前的一个观点:学术都是实用性的,只不过这种实用性不是针对生产生活而言,而是针对学术自身的发展而言;换句话说,这种实用性不是外在的,而是内在的。
  我之所以产生这个观点,最早还是受遥感所某研究员的研究的“启迪”。在今天的地理学已经发展成一种以探讨人地关系为核心的学科的时候,简单重复地理大发现时代那些原始的博物学研究,无疑是非常不实用的,不仅对生产生活不实用,对地理学本身的发展也不实用。同样,动植物分类学如果还停留在简单的标本采集、鉴定和经典分类的层次,在今天看来也是不实用的。经典分类学如果不能和分子生物学结合,那就必须和生态学(特别是物种多样性研究)结合,单纯的经典分类是必然要没落的,这不是几个人哀嚎就可以挽回的。
  起先我想把这个观点写成文章投给《中国青年报》,不过后来觉得自己的科学哲学水平有限,没必要惹这种是非,就一直没写。现在姑且借初评《数学是什么》的机会把这篇文章的大意陈述如上,呵呵。
  我对这本书的其他读后感,以后会随读随发。
序号 星名       西  名   GC星表编号  星等
--------------------------------------------------------------
 874 亢宿一       98 χ  Vir 19168     4.31
 875 亢宿二       99 ι  Vir 19244     4.16
 876 亢宿三      105 φ  Vir 19504     4.97
 877 亢宿四      100 λ  Vir 19311     4.60
 878 亢宿增一     94    Vir  19032     6.56
 879 亢宿增二     95    Vir  19041     5.53
 880 亢宿增三     96    Vir  19092     6.48
 881 亢宿增四     97    Vir  19161     7.29
 882 亢宿增五     106    Vir  19516     5.74
 883 亢宿增六     104    Vir  19491     6.16
 884 亢宿增七     107 μ  Vir 19816     3.95
 885 亢宿增八     11    Lib  19978     5.05
 886 亢宿增九     108    Vir  19860     5.54
 887 亢宿增十     109    Vir  19884     3.76
 888 亢宿增十一    103    Vir  19368     6.75
 889 亢宿增十二    102 υ  Vir 19323     5.24
 890 大角        16 α  Boo 19242     0.24
 891 大角增一      22 f  Boo 19480     5.36
 892 大角增二            Boo  19251     5.84
 893 右摄提一       8η  Boo  18805     2.80
 894 右摄提二       4τ  Boo  18637     4.51
 895 右摄提三       5υ  Boo  18674     4.28
 896 右摄提增一      6e  Boo  18683     5.06
 897 右摄提增二     2    Boo  18499     5.80
 898 右摄提增三     1    Boo  18485     5.65
 899 右摄提增四           Boo  18564     6.41
 900 右摄提增五      4τ  Boo  18637     4.51
 901 右摄提增六     7    Boo  18764     5.71
 902 左摄提一      35 ο  Boo 19858     4.69
 903 左摄提二      29 π1 Boo  19769     4.94
             29 π2 Boo  19770     5.81
 904 左摄提三      30 ζ  Boo 19777     3.86
 905 左摄提增一     37 ξ  Boo 19991     4.64
 906 左摄提增二    32    Boo  19793     5.63
 907 左摄提增三    31    Boo  19789     5.03
 908 左摄提增四           Boo  20037     5.98
 909 折威一      50    Hya  19163     5.25
 910 折威二             Hya  -        -
 911 折威三       3    Lib  19738     8.09
 912 折威四       4    Lib  19812     5.75
 913 折威五       4    Lib  19812     5.75
 914 折威六      12    Lib  20047     5.44
 915 折威七       20 σ  Lib 20253     3.41
 916 折威增一     50    Hya  19163     5.25
 917 折威增二      51 k  Hya 19389     4.93
 918 折威增三      54 m  Hya 19864     5.21
 919 折威增四     55    Hya  19897     5.67
 920 折威增五     56    Hya  19904     5.39
 921 折威增六            Hya  20116     7.16
 922 折威增七     57    Hya  19908     5.80
 923 顿顽一         φ1 Lup  20643     3.59
 924 顿顽二        1i  Lup  20480     4.95
 925 顿顽增一        φ2 Lup  20676     4.69
 926 阳门一         b  Cen  19779     4.09
 927 阳门二         c1 Cen  19820     4.13

 

2009.11.09,13

  评论这张
 
阅读(6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