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90)  

2009-11-14 14:29:00|  分类: Commentarii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三去中关村图书大厦买书,看到几本今年新出的世纪人文系列丛书,其中一本是林恩·马古利斯(LynnMargulis)的《生物共生的行星——进化的新景观》(易凡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这本书很薄,只有一百多页,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把它买下来。但是转念一想,这么薄的书,去国图一天就可以看完,何必要买?于是最终没有买。事实证明我没买是对的。即便我有一百倍于现在的资产,有些书也是没必要买的。
  这本书的第二章相当于一篇简短的自传,看过之后,我们可以知道,马古利斯是个才女,19岁的时候就念完了芝加哥大学的本科。更神奇的是,她拿的是文学学士学位,却因为自己对自然科学的兴趣和前夫卡尔·萨根(著名天文学家、科普作家)的鼓励,先后到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和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念遗传学的研究生。有人把她当成文科生也能学好理科的例子,这用来激励对理科感兴趣的文科生自然没有问题。但是说实话,她的整体思路还是受文科的影响太深,从这本书可以看出,她一辈子都没能理解主流生物学的逻辑。
  马古利斯在这本书中介绍了她一生中的两大理论创新,即“连续内共生假说”(真核细胞是共生起源的,纤毛、线粒体和叶绿体最初都是独立生活的细菌)和“盖亚假说”。自传性的第二章的标题是“反正统的观念”,意思是说作者本人从上中学起就是个爱叛逆的人,就像她自作主张转中学是对父母的叛逆一样,连续内共生假说的提出也是对主流生物学界的叛逆,这种叛逆让她的第一篇有关此假说的论文投了17次稿才得以发表,前16次中有15次被退稿,1次稿件丢失。对于这件事,一般人总觉得是学界主流不对,不应该压制新思想。但是方舟子早就指出,科学界普遍遵循的规则是,不寻常的主张需要不寻常的证据,而马古利斯在1967年发表论文时显然并没有提出能够让人信服的不寻常的证据。其实,她的假说只沉寂了十多年就被部分接受了,因为分子生物学家对线粒体、叶绿体基因和细菌基因作了比对,发现二者有很高的同源性,这是对这两种细胞器的内共生起源假说的强有力的支持。
  科学知识体系应该是融贯的,生物学知识体系更应该是融贯的,都统一在达尔文主义之下。马古利斯从遗传学和微生物学的角度出发提出的连续内共生假说,能够得到分子生物学证据的支持,就说明了这种融贯性。同理,如果她的假说不能被分子生物学支持,没有融贯性,那就很可能是错误的,比如她认为纤毛也是内共生起源,而且这次共生直接导致了有细胞核、行有丝分裂的真核生物的出现,就得不到分子生物学的支持。在这个年代,分子生物学证据虽然不能说是检验生物学其他各分支的假说是否正确的黄金标准,但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其他生物学家应该认识到这个客观事实,这样可以在自己的假说暂时得不到分子生物学的支持或干脆被否定时,避免自己受非理性情绪的驱动说出种种奇谈怪论甚至歇斯底里的话。马古利斯很愿意告诉别人自己视野开阔,她之所以能提出在别人看来异想天开的连续内共生假说,就是因为她既懂遗传学,又懂微生物学,这似乎表明她很明白生物学知识体系间的融贯性,然而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她的“激进”的连续内共生假说没有被全盘接受之后,她又负隅顽抗,引用一项不能被其他人重复做出的实验结果为自己辩护,于是她非理性的一面又原形毕露了。
  实际上,马古利斯在总体上是敌视分子生物学的。她坚信魏泰克(Wittaker)的两总界五界的生物分类系统是正确的,而否认乌斯(CarlR. Woese)的三域系统,还用著名生物学家迈尔(ErnstMayr)的话来支持自己,这都说明她其实并不相信分子生物学的可靠性。在她于1998年写作这本书时,人们发现的真细菌和古菌的区别已经不仅仅是基因上的区别,还包括一系列其他层次上的重大区别,这确凿无疑地证明了三域系统的合理性,但是马古利斯对此视而不见,这就非常令人遗憾了。
  一个人如果对生物学知识体系的融贯性缺乏信心,那就很容易失去实证精神,而沉浸在先验演绎出来的种种幻想中,而这往往是文科思维的特征。马古利斯过分沉醉在她自以为的共生现象的美妙中,不惜把这种稀少的现象随意外推,结果在她看来,陆生植物也只能是藻类和真菌共生起源的,因为只有真菌才能有那么强的耐旱性。这种外推的极端表现就是“盖亚假说”,即认为地球整体是一个共生体,因而显现出生命的特征。
  其实,从马古利斯的介绍来看,盖亚假说的确从一开始就是作为一种反科学的幻想提出的,最早提出这个假说的拉夫洛克(JamesLovelock)后来不得不承认,这个假说刚提出时的确有一定的目的论色彩,而目的论在19世纪的达尔文时代就已经被生物学家抛弃了。那么除了臭名昭著的目的论,盖亚还有什么独特观点呢?马古利斯认为盖亚是进化而来的,这其实是对“进化”这个术语的歪曲。进化在生物学上有严格的定义,指的是因生存竞争发生的演化过程。全球生态系统仅此一个,不存在什么生存竞争,也就无所谓进化,充其量只能称之为“漂变”,而这种漂变其实在无生命的世界中大量存在,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她还用人类将来能建造“迷你盖亚”说明盖亚有繁殖能力,这就更是机械类比了。除掉这些对进化论的惊人误解,盖亚无非就是一个同时存在正反馈和负反馈的自组织系统,而这的确是几十年前科学家就已经认识到的。所以我同意一些批评者说的,“盖亚除了名称外没有任何新东西”。
  马古利斯的例子可以说明,科学精神的确是一种信念。如果没有从一开始就树立这种信念,学再多的具体知识也不顶用。就这一点来说,我觉得她这本书是个不错的反面教材。
  最后谈一下翻译。本书的译者也就是《我们为什么生病》的译者之一。书中有不少低级错误,比如“AA大学BB分校”都译成了“BBAA大学”(于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成了“伯克利加州大学”),Hewlett-Packard(惠普)竟译成“休利特-帕卡德”,等等。不过因为原书通俗易懂,所以这个译本总体来看还是不错的。但是如果译文的准确性主要要靠原著的通俗性保证的话,译者的工作就不能说是合格的。
●看了胡作玄的《数学是什么》,我才明白华裔澳籍青年数学家陶哲轩(Terence Tao)2006年获菲尔茨奖的工作是什么。
  陶哲轩的研究领域很广,不过他之所以获菲尔茨奖,是因为和英国数学家本·格林(BenGreen,比陶哲轩还小两岁)在2005年共同证明了数论中的格林-陶定理。其实这个定理很简单,和哥德巴赫猜想一样通俗易懂。它是说:“在素数序列中含有任意长的等差数列。”比如,素数序列中的第2-4个(3,5, 7)就构成一个长度为3、公差为2的等差数列;13, 43, 73, 103则构成一个长度为4、公差为30的等差数列,7, 37,67, 97, 127,157则构成一个长度为6、公差也为30的等差数列。这个定理的意思就是说,在素数序列中可以找到任意指定长度的等差数列,不管这长度只是一两位数,还是几千几万几亿,直至天文数字。
  乍一看,这个定理是违反直觉的,因为越大的素数越稀疏,要凑成一串长长的等差数列岂不越来越困难?但是它居然被证出来了,就冲这种对直觉的颠覆,我就很佩服陶哲轩。
  为了对科学有更好的理解,这个冬天我准备继续去年冬天未竟的计划,好好补一下数学,重点是概率论和数理统计。我对概率论的公理化基础很感兴趣,所以买了一本北大出的《测度论和概率论基础》。这本书对我来说当然很难,不仅是因为内容抽象,还因为其中介绍的知识又是建立在集合论基础之上的,而我对集合论也不熟悉。不过我会一点一点把它啃完的。啃完这些书,我的数学知识就跟上了20世纪的研究成果,否则如果只懂一些17-18世纪的老掉牙的数学知识,那真是出去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本则笔记的副标题是《对〈在中科院听周孝正演讲有感〉的一点更正》。)

  文中的“研究生院的杨姓女老师”应为“人文学院的张姓女老师”。特此向真正的杨老师致歉。
 
刘夙
2009年11月18日
●中西星名对照表(6)——氐宿
序号 星名       西  名   GC星表编号  星等
--------------------------------------------------------------
 928 氐宿一        9 α2 Lib 19975     2.90
 929 氐宿二       24 ι  Lib 20433     4.66
 930 氐宿三       38 γ  Lib 20949     4.02
 931 氐宿四       27 β  Lib 20539     2.74
 932 氐宿增一      19 δ  Lib 20195     变
 933 氐宿增二     18    Lib  20157     6.02
 934 氐宿增三      15 ξ2 Lib  20096     5.63
 935 氐宿增四      13 ξ1 Lib  20052     5.84
 936 氐宿增五       7μ  Lib  19938     5.38
 937 氐宿增六      5    Lib  19870     6.60
 938 氐宿增七       8 α1 Lib 19970     5.33
 939 氐宿增八     10    Lib  19990     6.82
 940 氐宿增九     22    Lib  20320     6.63
 941 氐宿增十      21 ν  Lib 20311     5.28
 942 氐宿增十一    25    Lib  20456     6.05
 943 氐宿增十二    26    Lib  20484     6.31
 944 氐宿增十三    28    Lib  20618     6.20
 945 氐宿增十四     35 ζ  Lib 20887     5.59
 946 氐宿增十五    34    Lib  20861     6.10
 947 氐宿增十六    32    Lib  20782     5.92
 948 氐宿增十七     29 ο  Lib 20628     6.11
 949 氐宿增十八    30    Lib  20683     6.74
 950 氐宿增十九    37    Lib  20914     4.83
 951 氐宿增二十     31 ε  Lib 20699     5.08
 952 氐宿增廿一     11 A1 Ser  20896     5.76
 953 氐宿增廿二    14    Ser  20980     6.51
 954 氐宿增廿三    10    Ser  20805     5.12
 955 氐宿增廿四     5    Ser  20591     5.18
 956 氐宿增廿五     6    Ser  20637     5.48
 957 氐宿增廿六     4    Ser  20515     5.63
 958 氐宿增廿七    110    Vir  20237     4.62
 959 氐宿增廿八           Vir  20212     5.91
                      ( 2    Ser)
 960 氐宿增廿九    16    Lib  20115     4.59
 961 氐宿增三十    17    Lib  20136     6.42
 962 亢池一      20    Boo  19334     4.97
 963 亢池二             Boo  19131     7.03
 964 亢池三      14    Boo  19205     5.54
 965 亢池四      18    Boo  19319     5.31
 966 帝席一       12 d  Boo 19127     4.82
 967 帝席二      11    Boo  18943     6.12
 968 帝席三       9    Boo  18850     5.18
 969 帝席增一      3    Boo  18623     5.91
 970 梗河一       36 ε  Boo 19856     2.70
 971 梗河二       28 σ  Boo 19659     4.48
 972 梗河三       25 ρ  Boo 19597     3.78
 973 梗河增一      43 ψ  Boo 20285     4.67
 974 梗河增二      46 b  Boo 20367     5.73
 975 梗河增三      45 c  Boo 20342     5.03
 976 梗河增四      41 ω  Boo 20224     4.93
 977 梗河增五      34 W  Boo 19831     变
 978 招摇        27 γ  Boo 19607     3.00
 979 天乳        32 μ  Ser 21269     3.63
 980 天乳增一      25 A2 Ser  21187     5.37
 981 天乳增二      36 b  Ser 21301     5.16
 982 天乳增三            Lib  21251     5.61
                      (30    Ser)
 983 天乳增四            Lib  21251     5.61
                      (30    Ser)
 984 天辐一       39 ν  Lib 20979     3.78
 985 天辐二       40 τ  Lib 21019     3.80
 986 天辐增一     36    Lib  20918     5.19
 987 阵车一       58 E  Hya 19954     4.63
 988 阵车二      60    Hya  20209     5.87
 989 阵车三        2f  Lup  20550     4.43
 990 阵车增一      58 E  Hya 19954     4.63
 991 阵车增二     59    Hya  20140     5.68
 992 骑官一         γ  Lup  20926     2.95
 993 骑官二         δ  Lup  20620     3.43
 994 骑官三         χ  Lup  20146     3.35
 995 骑官四         β  Lup  20128     2.81
 996 骑官五         λ  Lup  20356     4.39
 997 骑官六         ε  Lup  20659     3.74
 998 骑官七         μ  Lup  20556     4.36
 999 骑官八         π  Lup  20271     4.02
1000 骑官九         ο  Lup  19977     4.49
1001 骑官十         α  Lup  19774     2.89
1002 车骑一         ζ  Lup  20418     3.50
1003 车骑二         ρ  Lup  19698     4.14
1004 车骑三         σ  Lup  19590     4.60
1005 骑阵将军        χ1 Lup  20409     4.14
               χ2 Lup  20411     6.04
 
2009.11.14,18
  评论这张
 
阅读(7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