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39)  

2009-05-22 03:01:59|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整半个月没更新网志了,先对朋友们说声对不起。去巴黎之前我以为在宾馆上网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结果去了之后才发现远非如此。我住在拉丁区(第5区)的居雅斯宾馆(HôtelCujas),二星级。这里离索邦大学极近,离先贤祠也不远,地理位置很好,网络服务也极先进:有线上网方式彻底被舍弃了,要上网就是无线上网。我的笔记本电脑上没有无线网卡,只好向邀请我赴法的ÉricTrombert先生借了一台可以无线上网的笔记本。用这台笔记本上中文网站可谓极度考验人的忍耐力:首先,MSN不能上,WebMSN也不能上;其次,新浪博客只能登录不能回复评论,也不能发新文章;第三,我连Email都发不出去。如果不是还有饭否和WebQQ,我就要在网上彻底和人失去联系了。更要命的是,也许是某些中文网页含有什么诡异字符或代码,这台笔记本常常在浏览过程中突然蓝屏死机,于是只好强行关机,重启。这时候,我便深深地发现,原来我上网的最大乐趣还是在和人交流。我从来就不是一只能真正甘心隔绝于世的动物。

  5月19日凌晨近六点,我乘坐的法航AF128航班抵达首都机场。七点钟,我坐上开往中关村的机场巴士,上车前记下了车牌号,以免自己猪流感发作之后卫生部门无法迅速找到需要隔离的人。在车上我已经很困了,原打算一回去就睡觉,直睡到第二天凌晨,既倒时差,又可自动隔离一天。但是芥末老辛短信告知,中午要请客,还叫上了绿音儿,我觉得是难得的机会,于是改变了主意,决定置他人生命安全于不顾,欣然赴宴,精神也为之一振。

  事实证明这是个十分错误的决定。吃饭吃到一半时,我的各种知觉均发生了不同程度的衰退,对冷热的感觉尤甚,结果在吃咖喱煲饭时,不幸烫着了食道,当即觉得胸部发堵,下咽有如吞炭。后来老辛决定开车送我回所,我毫不客气地同意了。在车上我说,我觉得我老了,现在到时候就得睡觉,已经熬不动了。老辛说:“你这都是一过性的。你现在就老了,我们算啥呀?”

  回去之后,大睡24小时。醒来之后,觉得头重脚轻,眼前的一切都有如梦寐。当日晚上一事无成,十点多回住处后却又不想睡觉,而是继续背诵《诗经》和老杜,背会王风十首、郑风二首和卫风四首,又背会《秋兴》八首。早晨六点再大睡10小时,下午到办公室之后,总算觉得有了点精神。这时候就看到了李广益在我新浪网志上的留言,问我是不是被隔离了,不由在心底大笑。

  这趟巴黎之行,虽然是我的第一次海外之行,说实话,我的感受却比较一般,既不太好,也不太坏。我自觉是个真诚的人,所以无法做到明明感受一般,却非要死要面子、装做自己有很多感受的样子;也无法做到明明不觉得有太多的收获,却非要为了向别人显摆自己到过所谓“浪漫之都”、装做自己有很多收获的样子。广益说:“我觉得越来越强的国家的国民有这种心态也很正常。”这话我挺受用,嘿嘿。

  不过照片倒真是拍了不少,有六七百张吧。今后在每篇笔记里我都会发几张出来,可能要连载几个月。不过,本篇笔记就免了,从下一篇开始。

●总有人说现在的中国缺乏主流思想、主流价值观,对这句话我半同意半不同意。所谓的“八荣八耻”,我以为不能算主流价值观,且不说它背后的那种意识形态已经少有人信,所谓主流价值观必然是已经扎根于社会、稳定下来的,因此无须提倡,自然深入人心。“八荣八耻”至今还需要一些人不厌其烦地鼓噪,恰恰说明它绝对不是主流价值观。还有人说现在的中国社会普遍急功近利,但是急功近利更多只是一种手段,而且很多人是明知这种手段很烂的,虽然他们会情不自禁、身不由己地大肆利用这种手段。一种大家虽然都做、但都认为这样不好的行事方式,也是不可能成为主流价值观的。

  主流价值观这一宝座的空虚,导致了各种思潮的迭为兴起。毋庸置疑,改革开放以来,自由主义思潮一度最接近主流价值观的地位,但是它本身的不切实际决定了它必然会衰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民主民族主义思潮大有升温的趋势,这一思潮的代表人物已不复当年《中国可以说不》时的吴下阿蒙,虽然还不能说到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程度,但是已经显示出比自由主义更深厚的民众根基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但是在现在这样一个貌似百家争鸣的时代,民主民族主义离主流价值观的位置,并不比自由主义更近一些。双方各自挟持的一部分民众,已经造成了现在这个社会的严重价值分化和人群对立。

  不过,两拨民众之间的共性还是有的,这种共性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一种潜在的主流价值观,是中国社会的“普世价值”。我曾经总结过这种共性的三个方面:一,不语怪力乱神,凡事常从功利着想;二,重视集体;三,耻感强烈。假如将来要发展一种新的主流价值观,这三个方面的共性是不能不考虑的。有趣的是,即便是拜倒在自由主义裙下的民众,一面大喊自由、大喊个人解放,真正成为流氓者仍几希矣。大部分人其实对学理不求甚解,从而嚣嚣,不过觉得对己有利;在嚣嚣者里面,匿名者又占多数,可见他们终究好面子,担心真名暴露会贻笑大方,东方文化中强烈的耻感于此暴露无遗。

  以前听过一个笑话:两个欧洲的鞋子推销员到非洲去,看到当地人根本不穿鞋。其中一个沮丧地想:“我只能打道回府了。”另一个高兴地想:“这是多么大的市场啊!”当今中国主流价值观空虚,有些人感到世道浇漓人心不古,而包括我等在内的另一些人却觉得这正是“己欲立而立人”的好时机,若能在此关键时刻协助主流价值观的树立,虽中寿死而无憾矣。

  一位叫黄章晋的媒体人有言:“中国的落后,首先在于精英的落后。”对这句话可以做出多种解读,我的解读是:精英应该明白时代赋予自己的责任。山河罹乱、中原不绝如缕之时,张口苦吟,闭口性灵,便是不合时宜。社会安定、百废待兴之时,天天“以阶级斗争为纲”,诚为刻舟求剑。要之,精英不能应时,要么超前,要么落伍,然而过犹不及,所以只要不能应时,就是落后。

  今天时代赋予精英的责任就是建立主流价值观,可是有的精英却千方百计拿后现代的那一套去“解构”。我觉得好笑的是,主流价值观都还没有,你的解构又从何而来呢?而且,精英固然要和民众保持一定距离,可是当你为全社会思考时,又不能忘记你与民众同处一个屋檐之下。如果你试图构建的主流价值观和民众脱节太甚,那么你的那套乌托邦,最终不过只能是空中楼阁罢了。可悲的是,有人闭门造车,已臻魔道,反而还沾沾自喜,自以为高明;所谓自恋妄想狂,大概也不过如此。

  对于我心目中的主流价值观,这篇笔记先不多谈了,下面只谈谈怎样获得正确的——或者谦虚一些,严格地说,是我认为正确的主流价值观。

  我早就觉得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不同。后者的研究对象在很多时候层次分明、结构井然,即使不见森林,单挑出几棵树木来研究,照样可以得到正确结果。前者的研究对象却如一团乱麻,各个组分相互掣肘,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全局观,只能是越钻越入歧途。更要命的是,在可重复实验的保证下,自然科学研究可容纳的逻辑体系极为有限,一步不通,全盘均误,如果不能改良,便不得不挥泪弃之,如果非要敝帚自珍,结果不是沦为民科,就是沦为学霸。社会科学研究却难以进行可重复实验,所以可容纳的逻辑体系往往极夥,即便误入歧途,也不会让人感到他的体系已经全盘崩溃,最后发展出的学说,不过一只完美的苍蝇罢了。

  怎样保证社会科学研究不误入歧途?上面已经说了要有正确的全局观,为此就需要博闻强识,伦理学、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法学、宗教学无一不通,还需要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社会的各个角落,纤毫尽入眼中,唯此方能全面认知社会。生物分类学上有所谓“阿当森(Adanson)原则”,也即考虑的性状越多,分类的结果越好,我看社会科学研究也庶近于此。

  另一方面,社会科学既然是科学,就一定要做到科学精神的四个方面:怀疑、探索、实证、理性,尤其是实证和理性。只有这样,才能对中国的走向做出合理预计,对当下的任务做出合理安排。我现在之所以对自由主义完全失望,就是因为发现那一套根本不切中国的实际,甚至也越来越不切世界的实际。一句话:鼓吹自由主义是和实证格格不入的。但是我对王小东等人的民主民族主义也不抱太大的信心,因为从1996年《中国可以说不》出版以来,他们的理论水平固然有所提高,框架却仍然没有建立起来,给人的感觉还是在以讨好民众、自诩草根为乐,而我总觉得13年的时间足够一个人提出一套严格完整、阳春白雪的理论体系了。这两拨人的身上都有急功近利的烙印,真正要在研究中做到严肃认真、一丝不苟,还得看象牙塔里的学者。

  这些就是我这半个多月来的思考。今后在科研之余,我会继续关注社会科学的东西,明确我自己希望弘扬的主流价值观是什么。当初因为不满足于甘做“沉默的大多数”,主动出来说话,似乎就已经注定了我的“公共知识分子”之路。今天,在好友李广益“好好看书思考二十年,就可以成思想家”的鼓励之下,我更不揣谫陋,愿意冲着“思想家”这个在今天看来似乎不是什么上好头衔的目标继续奋然前行。

 

2009.05.22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