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38)  

2009-05-06 11:36:47|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预告一下:5月10日-18日,我去法国巴黎开会。除了开会之外,我的一个计划是好好见识一下法国的植物,多多拍照片回来。另外,大家都想见识见识巴黎的哪些方面?可以告诉我,我会尽量去了解,然后写网志告诉大家,呵呵。

  另外,巴黎的上网条件应该不错,这回就不休博了。临行前夕,我不惜花了一个多小时,在天涯上关注5月7日杭州阔少撞死浙大学子的事件。我是带着满腔的愤懑度过出国前这最后一个夜晚的,通宵不寐。也许巴黎的景色可以一时令我身心愉悦,但是一旦回到旅店、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想我仍然会想到中国的黑暗种种。我不会让自己的愤懑“留中”一个多星期的。如果条件允许,我希望能尽快地把它释放出来。(5月10日凌晨补记)

●今年是五四运动九十周年,我的几个博友如个子、杏林孤蝉、河马医生等都写了有关五四精神——科学与民主的杂感。我自己也有不少感想,不过很多都在以前的网志文章中说过了。这里就只谈最近的一些所见所闻吧。

  去年汶川地震之后,我写了一篇《候风地动仪真能记录地震吗?》,在《新京报·新知周刊》上发表。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是说地动仪绝不是地震仪,绝不可能精确记录震中方向,因此史书上的记载明显不实。后来有人找到我,告诉我说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研究员冯锐已经在2005年复制出了真正可以应用的候风地动仪,并先后用Email寄给我几篇冯锐的文章,要我细读,末了还教训我说:“我想,对于自己写过的文章要负责,错的就改,不懂的就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看过了冯锐的文章,又在网上搜索了一些相关的新闻报道,虽然承认我那篇文章有错误之处(比如记载地动仪的史料并非只有《后汉书》一家),但仍然坚持我的主要观点,而且我注意到,中央电视台《发现之旅》节目曾经对冯锐的工作做过报道,节目中说,冯锐以前只知道《后汉书》及其作者范晔,却不知道在范晔之前,还有一个史学家司马彪也写过一部东汉一朝的断代史《续汉书》。其实只要学过中国历史,哪怕只是对二十四史本身做一些了解,都应该知道司马彪其人,因为范晔在《后汉书》还没有撰完时就被杀了,现在《后汉书》中的志就是从司马彪《续汉书》中取来的,以补足全书。在今天,凡严谨一点的史学论文,如要引用《后汉书》中的志,都会注明是出自《续汉书》而不是《后汉书》。

  冯锐是地震学工作者,不是史学研究者,不知道司马彪本来无可指责。但是一个不知道司马彪的人却要做科技史研究,其难度却是相当可观的,因为这说明研究者的史学知识近于空白。实际上,史学知识近于空白本身并不可怕,哪个历史研究者从一生下来就懂史学的呢?可怕的是,在史学知识近于空白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受过良好的科班训练,很容易误入歧途,在牛角尖里越钻越深。冯锐就是这样的误入歧途的科技史研究者。他的文章思路很简单:先一口咬定张衡的地动仪一定是一台灵敏的悬垂摆验震器,然后竭力去把《后汉书》等史料中有关地动仪的记载往符合这种验震器的方向解释,为此不惜曲解史料的本义。我在看冯锐文章的时候就已经隐约觉得他可能对史料作了穿凿附会,后来找到了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李强在《自然科技史研究》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于是完全肯定了自己的感觉。这篇论文指出,冯锐硬把“摇”字解释成左右摇动,并不符合这个字的词义,因为从古至今,“摇”字一直都没有被用来单纯指代水平振动。这让我想起了于丹歪解《论语》,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中的“与”字硬解为“给与”,结果把这句本来很好懂的话弄得语病横出,不伦不类。

  李强更指出,不顾古汉语训诂只是冯锐误入歧途的一个方面,更根本的问题在于,冯锐的研究思路是完全和历史研究方法论相悖的。李强所认可的历史哲学,我认为就是实证主义历史哲学,主张尽量还原历史事实,而不要把价值判断带入历史研究之中。而还原史实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先还原“时代背景”、“文化氛围”,而不能把研究对象孤立在这种时代背景和文化氛围之外。李强指出,张衡的著作中已经清楚无误地表明,他对地震的认识是和前人一脉相承的,都认为是“气”的变化,所以只能用“候风”(风就是气)的方法观测地震;冯锐执意认为张衡用悬垂摆原理制造地动仪,与张衡的这些思想相悖,如果“拿不出史证材料来作为佐证,便会陷入史家称为‘默证’的泥沼里”。

  我对冯锐先生的探索精神充满敬意,但是我仍然要说,他虽然身为科技工作者,科学精神却并不充足。科学精神包含四个方面:怀疑、探索、实证、理性,其中最重要的两个方面是实证和理性。实证主义历史学就是试图用实证和理性的方法复原史实,因而取得了重大的成功,早已成为严肃史学的主流;其他各种以价值判断干扰史实复原的各种史学流派,都只不过是菟丝附蓬麻罢了。一个科学工作者改而从事历史研究,理应对实证主义历史学有更深刻的认识、更自觉的实践,但是冯锐没有做到这一点,不免令人遗憾。

  我以为,五四两大口号之一的“科学”,在今天绝不能还简单认为是科学知识,更应该理解成科学精神。今天的中国人不光缺科学知识,更缺科学精神,科学工作者都如此,遑论普通人!我还以为,政府对此应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新语丝网友Amsel曾经总结中国有三大“官办伪科学”:中医,地震预测,人口控制论。其中除了人口控制论尚有一定的合理成分外,中医和地震预测均是在原理层面就错得一塌糊涂。政府对这三大“官办伪科学”和“哲学能指导科学”的错误思想的支持,显然严重阻碍了中国人科学精神的增长。

  我们再来看五四的另一大口号“民主”。5月5日,《中国青年报》报导了原湖南省邵东县牛马司镇镇长王峥嵘动用权力,指使其女儿王佳俊冒名顶替同校同学罗彩霞,致使罗彩霞名落孙山,不得不复读一年再考大学,后来又因为王佳俊的冒名顶替,而无法办理教师资格证书。事泄之后,王峥嵘被迫向罗彩霞道歉,但居然说出了“小罗,你会发现你认识我……我认识你,是你的荣幸”这种恬不知耻的话。罗彩霞很有胆识,虽然担心自己老家的父母可能会遭人暗算,仍坚决不同意更改身份证号码,不仅做好了打官司的准备,还在天涯论坛上将此事公之于众,从而使之成为全国皆知的重大社会新闻。

  这是一场几乎无可指摘的维权行为,除了《中国青年报》将王佳俊的照片公之于众,有侵犯对方隐私权之嫌。但是在新浪转载的这则新闻后面的留言中,却有不少人指责罗彩霞太“狠毒”,不应该把这件事闹这么大云云。曾经有人说,中国人的素质太低,不适合搞民主。这句话的后半句是个价值判断,是否正确,见仁见智(我个人当然不同意这个价值判断,但我尊重那些同意之人的言论自由),前半句却是个货真价实的事实判断。

  在我看来,民主社会的理想公民人格,应该持有“推己及人”的人道主义精神。他们应该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仅仅关乎自身,也关乎社会。对自己权利的伸张,不仅仅对自己有利,也因为对他人的示范作用,而有利于整个民主社会的建设。无论是儒家的蔑视个人利益的义务论伦理观,还是主要源于西方的但求自己利益、不求他人利益的个人主义思想,都不是理想的公民人格。那些信奉“克己复礼”“当饶人处且饶人”等信条的人,无疑深中了儒家蔑视个人利益的毒;而他们对“和为贵”“明哲保身”的追求,更是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遗传下来的糟粕,而这种糟粕归根结底也是从儒家的“三纲五常”思想衍生出来的。儒家的糟粕(注意我说的只是糟粕,而不是儒家思想的全部),在今天仍然没有完全荡尽,而这也与政府倡导不力、无所作为密切有关(比如南京的彭宇案判决,堪称是二十一世纪中国最愚蠢的判决)。

  另一方面,个人主义思想在当前的中国也为害甚巨。在形形色色的个人主义思潮中,我最痛恨流氓自由主义,也即挂着自由主义的羊头,卖的却是个人主义甚至专制的狗肉。我曾经在我的网志上举过一个例子:豆瓣网的一些用户,发起了一个给某政治异议人士不到两岁的女儿送奶粉的活动。我认为这根本不是什么正义行为,而是把一个婴儿往火坑里推的流氓行径,其目的不过在于满足这些流氓自由主义者在叛逆的青年时代反抗社会的个人恶趣味罢了。

  我发现豆瓣早就成了流氓的狗窝,上述例子只不过是其上众多流氓行为的一斑。最新的一个例子是,一位只有18岁的女孩,因为在自己的豆瓣个人网页上说了一些炫富的话(比如因为坐客机头晕,而说“唉……真该买个私人飞机”),不仅被豆瓣用户恶搞成“晕机女”,还惨遭“人肉”搜索。这个女孩的言行本身当然无可称道,但她并没有损害别人的权利,何况年龄尚小,涉世未深,一个心理健全的人,完全可以对此哈哈一笑,视若无物。但是豆瓣上的那些极度自卑、极度仇富的猥琐男,却执意认定这样的不痛不痒的言行伤害了他们的心灵,非用人肉搜索之类的极端手段,不能平息自己莫名其妙的敌忾。这种极度自私、唯我感受为尊的缺陷人格,是个人主义人格中最低级的一种,也是很多惨绝人寰的悲剧——大到希特勒上台,小到某些激情杀人——的根源。

  我坚信,如果一个社会中成员的平均人格离上述的理想公民人格太远,这个社会是不太可能自下而上地发展出什么民主的,除非是自上而下,以权力带动社会文化的嬗变。所以,民主和科学一样,因为一直缺乏权力的强有力支持,在九十年后的今天,仍然没有在中国社会中扎下根来。仁人志士,仍然任重道远。

  感慨既毕,赋诗一首:

      五四节

  德赛名声起,于今九十年。

  德诚流籍外,赛亦觉惶然。

  宗室萧宏富,文人房琯贤。

  吾曹其白首,幸下楚江边?

 

2009.05.06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