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34)  

2009-04-16 12:21:28|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区别于禽兽的一大特征,就是有换位思考能力,心理学上叫“移情能力”(empathy)。当然,动物实验表明,黑猩猩也有一定的移情能力,但是毫无疑问,人的移情能力是最强的,这个能力也因此成了人类社会道德得以维系的必不可少的基础。

  我在上一篇笔记中之所以斥责那些在网上嚷嚷“给胡@谦@慈小朋友送奶粉”的流氓自由主义者是“贱货”,原因就在于他们缺乏高级的换位思考能力,不知道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对于小孩来说是多么重要。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不可能经历所有的事情。现在有不少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生孩子,甚至一辈子都不会结婚;即便是那些结婚生子的人,不到一定年龄也干不了这些事情。可是,通过换位思考,一个没有抚养孩子的经历的人(比如我),一样能体会到有儿女之人的心思。没有高级换位思考能力的人,即便不说他们是禽兽,起码也是人格不健全的。如果这样的人在30岁以下,庶几可以通过年龄、阅历的增长逐渐健全人格;如果这样的人在30岁以上,那么他的人品这辈子恐怕都没救了。

  不少流氓自由主义者仰慕的欧美国家,其实是非常重视儿童的成长环境的。如果认定监护人不具备抚养儿童的资格,国家有权把儿童从监护人身边带走。显然,这种做法是和中国传统道德格格不入的,按我们的习惯观点,父母当然有权对子女做一切他们认为合理的事情。有一部电影《刮痧》就是讲述这种东西方文化冲突的。我还可以再举一类例子——“素食婴儿”案。

  2001年11月,美国政府强行从纽约昆斯(Queens)区的一对名叫约瑟夫·斯文顿(JosephSwinton)和茜尔瓦·斯文顿(SilvaSwinton)的夫妇手中,夺走了他们16个月大的女儿爱斯(IIce),原因是这对笃信纯素食主义的夫妇从爱斯出生的那天起就用同样严格的素食哺育其成长,连母乳都不喂养,结果导致爱斯因严重营养不良而罹患多种疾病,被强行带走的时候体重竟然只有10磅(合4.5千克),“虚弱得连哭的力气都没有”。2003年5月,这对夫妇被法庭判为有罪,主要罪名听起来会让不谙美国罪名的我们吓一跳——竟然是“一级侵犯”!他们分别被判有期徒刑5年和6年。

  其实这对夫妇还算幸运的,因为在他们的愚蠢行为败露的时候,小孩虽然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起码还没有死。另一对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夫妇拉蒙·托马斯(LamontThomas)和杰德·桑德斯(Jade Sanders)就惨多了。2004年,他们同样用严格的素食哺育儿子克朗·夏古尔(CrownShakur),结果使之在6周大的时候就不幸夭折,死时体重只有3.5磅(合1.6千克)。2007年,这对夫妇被判处多项罪名,其中有两项都是谋杀罪。他们的刑期是——终身监禁!

  有一个网页罗列了十几个类似的案件,包括我上面举出的两个在内。你觉得这些父母都是好心办坏事,所以不应该判这么重的刑?那你这是东方式思维,不妨看看亚特兰大那个案件中的起诉人是怎么说的:“不管他们(指被判终身监禁的夫妇)想说多少次‘我们是素食主义者,我们是纯素食主义者!’都和案件无关。(唯一的事实是:)孩子因为没喂养死掉了。句号。”

  很多张口人权、闭口民主的流氓自由主义者,其实压根就不懂西方文明的精髓。他们对待人权、自由的态度完全是工具主义的,对己有利就用用,对己不利就一脚踢开。胡@佳和曾@金@燕生孩子是人权,胡@谦@慈的健康成长就不是人权?山寨政客大秀特秀是自由,别人看不顺眼批评两句就不是自由?一面高喊“全盘西化”,一面仍不时要用东方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这本身就是严重的自相矛盾,体现了流氓自由主义者们有意无意的混乱思维。王小波说得好:“我认为低智、偏执、思想贫乏是最大的邪恶。”

  最后还有两句玩笑话。我支持计划生育,一个原因是它可以让18-30岁之间的“热血青年”在人群中占有较小的比例,从而保证了社会稳定。连已故的塞缪尔·亨廷顿在他的名著《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中都说,“青年人是反抗、不稳定、改革和革命的主角”。伟哉,计划生育!

●去年我就知道,中国的流行平面媒体(“流行”指的是由主动购买、订阅造成的发行量大)几乎都被右翼控制。现在我更确信这一点了,因为在《中国不高兴》出版之后,“流氓自由王八”(不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的朋友请上百度搜索)刘原为了证明这本书营销的失败,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为“右媒独大论”提供了白纸黑字的证据。下面我就把刘原的原文大段摘抄在下,让大家看看小丑的得意嘴脸:

   前几天和朋友探讨这本书时,我提出了一个观点:虽然极左派在努力煽动大众的极端情绪,应和者也不少,但是在主流媒体上,他们没有容身之地。这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中国的媒体经过改革开放之后的发展,已经发生了巨大变革,理性、平和、建设性的方向已经影响了大部分媒体从业人员。虽然读者、观众、网民对媒体还有不少尖锐的批评,但说实话,这些问题的根子并不在媒体自身。媒体的传统风骨并未完全泯灭,许多媒体人依然在规定范围内做着许多艰巨的努力。未来的中国史里,会记载下他们的。

   北有中青,南有南方,这是中国的两面良心大旗。80年代的中青,90年代的南方周末,21世纪的南都,几乎是前仆后继地担当着媒体的责任。我用前仆后继这个词毫不夸张。行内人都明白我的意思。

   南方报业对中国的贡献,不单是在于它的几份报纸,而是培养了无数在那里呆过的人,而且影响了无数其他媒体的同行。当它和中青成了行业标杆,他们的价值观,也同时被无数媒体人所接受。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中国的极左报纸已经非常之稀少了,除了《环球时报》这样极品的报纸。做新闻的人都有随波逐流的时候,但是至少大家都知道,鼓吹极左是可耻的。所以《中国不高兴》出笼之后,我还没在传统媒体上看到任何吹捧它的文章。

   网络媒体是迄今言路最为开放的媒体,但是有趣的是,几大门户上,左派的声音也是寥寥,除了新浪稍多之外。即使是新浪,也没好意思太过鼓吹这本烂书,也有意识地注意平衡。

   我告诉朋友,在四大门户中,QQ的总编辑是前南方周末的陈菊红,搜狐主管博客的赵牧是前南方周末的、刘同学新征是新京报来的,新浪也有不少前南都和新京报的旧人,而网易就不用说了,从副总裁、总编辑、副总编辑、总监甚至到各个频道的主编,大部分都是南方报业出来的。

   无疑,这些人的观念对钳制极端民族主义起了很大作用。可怜的左左可以在自己博客里骂街,可以到别人博客里跟贴骂街,但收效甚微。了解网络的人都知道,在门户的首页推荐一条理性的帖子,影响力远大于左左的一万条骂街跟贴。

一切流氓都是自证的。对上面这段话,我觉得只需要补充以下事实就可以了:对不关注中国学术思想的人来说,《中国不高兴》的确不值一看,但这主要是因为这本书根本不是书,而是兴奋剂,运作这本书的书商完全是为了迎合一部分民众的精神需求才组织起这本书的写作班子的,所以里面当然要极尽煽情之能事。但是对于关注中国学术思想的人来说,这本书里面多少还是有一点干货的,而且其原创性比鹦鹉学舌的右翼大多了。在这里我顺便向大家推荐该书作者之一的王小东的网志。尽管我不赞成他的观点,但我觉得这个人还是有思想的,用他的观点来填补自己思维中的漏洞和空白,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嘛。

  王小波常常引用罗素的一句话:“参差多态是幸福的本原”。幸亏王小波死得早,否则如果他今天看见他当年支持的那流人居然和他痛恶的那流人是一丘之貉,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好心情。其实我一直怀疑,王小波虽然自诩“自由派”,但是现在的流氓自由主义者里面有几个人会真正喜欢他?

  回头再说“右媒独大论”。因为我也不是左派,所以虽然我对刘原之流的沾沾自喜极为厌恶,但也并不像王小东那样觉得“右媒独大”完全不可接受。右也是会分化的。刘原信心十足地说:“被人玩弄的滋味不好受,年轻的左左们,你们终有一天会明白的。”其实这话对“年轻的右右”也成立。只要社会稳定,经济持续发展,我估计几年之后,一部分原本极右的媒体人应该会转为较温和的中右,甚至更温和的中派。这是历史的规律,时代的要求,是不会以极右们的个人意愿为转移的。

●我上面两则笔记都引用了王小波的话,这在我的所有文章中是头一回。不错,我是从昨天才开始看王小波的文章的,不过我打算先只看看他的杂文,小说嘛,暂时没空。

  说实话,王小波的杂文并不好看,有时候给人前言不搭后语的感觉。他的思想也并非没有漏洞,方舟子就指出了王小波的四个问题:一,对中国传统文化过于鄙视;二,在观点论证时欠缺必要的逻辑性;三,口气太大,动辄教导别人;四,喜欢制造格言警句。还有一些恶毒的人谩骂王小波是loser,在美国受尽歧视,仍然还要想法子说西方好、中国不好。

  但是,王小波毕竟指出了愚蠢不是美德,善良有时也是邪恶。王小波也毕竟肯定了科学和理性的重要意义。在民间观点两极化、无论极左还是极右一概愚蠢无理性的今天,我从内心深处觉得,王小波的影响力还是太小了,真正能依着他的教导而行的人也实在是太少了。说得再明白点,在“沉默的大多数”现象比现在严重得多的上世纪九十年代,知识分子的主要任务还是让人说话、让人表达;但是在许多人终于不再沉默之后,他们发出的却不是轻声细语,而是鬼哭狼嚎,于是知识分子的主要任务就应该逐渐变成让开口吠叫的人学会温和地说话了。在前一个阶段,面对为数不多的开口说话者,知识分子内部还有点闲暇相互衡量品评;在后一个阶段,知识分子却被众口嚣嚣的草根们冲散,几乎要淹没了,这时候如果还不尽可能地团结起来,那下场简直就和清军大兵压境下的南明小朝廷是一样的。

 

2009.04.16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