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25)  

2009-03-21 07:28:32|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最近又成了众矢之的,这源于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句话:“我主张廉租房,廉租房应该是没有厕所的,只有公共厕所,这样的房子有钱人才不喜欢。”

  看了这句话,我不由得在心里大笑。这实用主义老家伙,又说漏嘴了!

  茅于轼是我总体来说比较欣赏的一位经济学家。虽然他的“市场万能”思路(一切资源分配问题都可以用市场经济解决)我并不赞同,但是他提的一些具体建议的确都是经过长期调查研究、深思熟虑的结果,非脚踏实地、戒骄戒躁的人想不出来。

  就拿这次“廉租房不带厕所”的建议来说吧,网上很多人大骂茅于轼污辱穷人的尊严。问题在于,这些骂茅于轼的人有多少是穷人呀?真正的穷人又有几个在乎这点尊严的?我坚决相信,如果这种不带厕所的廉租房出租,穷人都会争相来抢。我自己就在香山附近租过房子,这里的绝大多数房子不要说厕所了,连厨房都不一定有,可是来租房的人照样络绎不绝,有的是小贩,有的是保安,有的是捡破烂的……没有别的原因,便宜啊!在网上破口大骂的,有几个真正了解这些?

  我还可以再举一个例子说明穷人不一定在乎某些尊严。我多次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新闻:某地政府公开销毁收缴的假冒伪劣商品,在销毁现场,附近居民不顾阻挠,竭力要从大火中“抢救”未毁的假货拿回去使用。当然这些居民不一定都是穷人,有的人虽然已经富裕起来、却还没有树立出相配套的尊严,但是不可否认,在穷人里面,甘愿放弃自己尊严的人比富人多得多。所以这又是一个先后顺序的问题:没有足够的物质财富,哪来足够的精神财富?

  当然,穷人往往是敏感的,他们在现实中愿意放弃尊严,但在表面上却宁可死要面子。这也是中外皆然的人性,改变不得。所以我觉得茅于轼唯一的错就是不要什么想法都轻易说出嘴。有的在现实中非常可行的想法,一说出来就定要遭到攻击;本来不说还有实现的可能,一说反而事与愿违了。

  茅老在博文中还引用了奥斯卡·王尔德的一句话:“和不列颠四分之三的民众意见相左,是保持理智的首要条件。”原文是Todisagree with three quarters of the British public is one of thefirst requisites of sanity.如果把British换成Chinese呢?我看不止四分之三,十分之九怕是都打不住。

●弗朗西斯·克里克的《惊人的假说:意识的科学探索》是一本高级科普,它并非只面向公众,其实更多是面向神经科学的研究者,所以克里克根本不屑于像马特·里德利写《基因组:人种自传23章》那样多少有点讨好公众,里面很多话都说得很不客气,甚至可以说,体现了一个科学家的孤傲。下面就是我从该书的前言、第一章和第二章中摘出的有意思的句子:

    当然,某些哲学家误认为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指意识问题。——金注),但对我而言,他们的解释并不属于科学真理的范畴。(前言)

    我要对那些指出本书不足之处的读者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但我对于一般性讨论缺乏热情。许多人对意识问题有其自己的想法,其中不少人觉得很有必要见诸于笔端。请原谅,我不能通读许多读者有关这一主题的所有来信。我的常规做法是,只考虑那些在有参考价值的期刊上和有信誉的出版商出版的书籍中发表的思想。否则的话,别人的叽叽喳喳的建议会使我无法有效地思考。(前言)

    除非遇到强有力的实验证据,需要我们改变态度,否则,继续运用还原论就是唯一合理的方法。反对还原论的泛泛的哲学争论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第一章)

    ……世界是真实的吗?这是一个由来已久的哲学问题。在这里,我们不想被卷入由此引发的喋喋不休的争论之中。我只想陈述一下我自己的研究假设:确实存在一个外部世界,它大体上不依赖于我们对它的观察。(第一章)

    为什么不打开黑箱去观察其中各单元的行为呢?处理一个复杂问题时,把一只手捆在背后是不明智的。(第二章)

    克里斯托弗和我认为,某些问题可以暂且放在一边或者只是无保留地陈述一遍,根本无需进一步讨论。因为,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很多宝贵的时间就会耗费在无休止的争论上。(第二章)

    如果你偏要说:“我的脊髓当然有意识,只不过是它没有告诉我而已。”那么,在现阶段,我不会花时间与你争论这一问题。(第二章)

大家可以看到,有好几句都强调了时间是宝贵的,不能浪费在无谓的争论中。这是一位年近八旬(克里克写此书时78岁)的老科学家毕生的经验之谈,真是说到我心里面去了。

  克里克堪称“生物学界的爱因斯坦”。爱因斯坦在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之后,可谓功成名就,他把晚年全用于进行统一四大基本力的尝试了,但是到他1955年逝世的时候也没能成功。克里克则在一手开辟了分子生物学这片天地之后,“但开风气不为师”,一转身扎进了神经生物学领域。克里克相信意识是由物质决定的,强人工智能一定可以实现,但是到他2004年逝世时,像人一样有意识的机器还是八字没有一撇。

  可是,1967年温伯格终于建立了弱-电统一模型,向四大基本力的统一迈出了第一步,这时离爱因斯坦的逝世才12年。同样,到克里克逝世12年的2016年,谁能说强人工智能一定不会出现呢?

●克里克的孤傲是有资本的。人牛到了那一步,就算写的话很多人看不懂,或不爱听,照样有人追捧。比如斯蒂芬·霍金的《时间简史》,当年在国内出版的时候洛阳纸贵,很多小资都争相购买,虽然完全看不懂。(这话可没有讽刺的意味,因为我也买了,我也看不懂,虽然不是“完全”。)所以说,你想牛B吗?先让自己有点资本吧!牛B是和资本成正比的,资本有多大,就可以有多牛。如果资本不够,却还要装做很牛的样子,最终也就是沦为别人的笑柄而已。

  想看一个笑柄的例子吗?这是科学网某著名博客的一段话(我就不点名了):

  不过我也不好欺负啊,山东人打架,骂什么骂,没出息,动手吧,抄家伙,先下手的为强,后下手的遭殃。我是喜欢两人用武力的解决问题的,动物世界这个规则最合理,别玩阴的,更别骂。我的嘴笨,骂不过人家,动手还有把子力气。

  在该文章的后面,有人赞美此人是“真汉子”“性情中人”,可是在我看来,这段话不过暴露了一个资本不够却装做很牛的人的山炮本性罢了(山炮可不是只有东北才有,凡是有山的地方就都有,山东也不例外嘛)。山炮自有其可怜之处,所以不能像赵本山那样恶意地去“忽悠”,但如果是出于其本性而自作孽,那拿来逗一逗也未尝不可。

  我将来在工作学习之余最大的乐趣之一,大概就是逗逗那些自作孽的山炮了。当然这需要两个前提条件,一是我有足够牛B的资格,就算达不到克里克的水平,起码在本领域能当个“山寨克里克”;二是到我有了这个资格之后,山炮式的人物还存在。第一个条件我自己会努力争取,第二个条件嘛,就需要山炮们配合了。

 

2009.03.21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