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24)  

2009-03-19 07:59:27|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观察报》最近对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作了一个人物采访,题目叫《袁@伟@时:为什么我总是那么乐观?》。这篇文章在国内各主要网络新闻媒体上已经被封杀了,我是在多@维上看到的。

  随着我的阅历的增长、思想观念的成熟,有很多我很欣赏(有时甚至有点崇拜)的人物,后来在我眼里都一个个地失色,甚至倒掉。郑渊洁算是第一个,我在初中时很迷他,到高中时就觉得这人浅陋了(虽然如果你问我,谁是你一生中对你的思想影响最早的人?除了我父亲之外,我肯定会承认是郑渊洁,连鲁迅都要靠后)。袁@伟@时当年抗击狭隘民族主义,令人击节称赞,但是现在看到这篇人物专访,我才意识到此人也不过尔尔,一个标准的“学院右派”罢了。

  《南方周末》vs司马南的“普世价值”之争,在去年一度闹得轰轰烈烈。今天冷眼观之,很多争吵其实是缘于概念不明确,也即各人对“普世价值”的定义不一样。很多并不是那么右的人,一看到司马南反“普世价值”,也觉得如鲠在喉,他们不知道,司马南反的只是《南方周末》主张的西方式“普世价值”,像诚实、勇敢、智慧这样的更“普世”的“普世价值”,司马南明言他是决不反对的。像这种因为概念认定的分歧导致的“空空洞洞的争”,鲁迅先生早就看得十分明白了,他有一篇杂文叫《扁》就是揭露这种现象的。

  作为一个知识丰富的教授,袁@伟@时当然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在文中对他认同的“普世价值”下了明确的定义:是以“六大文件”为代表的西方价值观。这六大文件是《权利请愿书》《独立宣言》《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权利文化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其中,联合国于1948年公布的《世界人权宣言》无疑又占据核心地位。其他不少鼓吹“普世价值”的高级民间右翼,在被质问他们的“普世价值”具体是何内容时,往往也会拿《世界人权宣言》出来说事。

  我以前还没有认真看过《世界人权宣言》,现在借这个机会把它仔细研读了一遍,发现这个被右派视为圣经、“世界宪法”的文献其实存在不少问题。下面我就详列一下我提出质疑的地方(中文译文来自新华网):

1.第一条:“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如果用今天的遗传学研究来衡量,这句话实在是简陋得可怕。人人的基因组不同,而基因组对于人格有至少一半的影响力,对于体格的影响力更多,所以人人生而不平等才是客观事实。如何在这种不平等的基础上实现平等,历来有两种做法,一是机会平等(也称起点平等),二是结果平等。这两种做法虽然都叫做“平等”,但在具体案例中却完全可能导致截然相对的做法。

  举个例子来说,一个出身少数民族聚居区、小时候不懂汉语的人,应该不应该受到高考加分的待遇?如果是机会平等思路,那就不应该加分,自身的劣势完全应该由自己的努力弥补;如果是结果平等思路,那就应该加分。显然大部分人是支持结果平等思路的。

  但是有的时候,结果平等思路也会让人觉得无法接受。比如,有的人携带着易于让他患肿瘤的基因,因肿瘤而死的机率比一般人大得多。那么,这些人的医疗保险金和人寿保险金应该和一般人一样还是不一样?如果是机会平等思路,那就应该一模一样,如果是结果平等思路,那就应该不一样,要比一般人少得多!

  遇到这种情况,无论你主张哪一种平等,都会被对方斥责为“不平等”,反之亦然。这时候,宣言的规定便失去了指导价值。

2.第十二条:“人人……的荣誉和名誉不得加以攻击。”什么叫荣誉?什么叫名誉?荣誉和名誉都是体现价值观的东西,但因为价值观千差万别,宣言又要保证思想自由,所以一拨人认定的“荣誉”和“名誉”,另一拨人完全可以否认,这时候,为什么不能攻击?比如本·拉登在伊斯兰世界中也被某些人视为圣人,这算不算“名誉”?西方社会的多数人士会按宣言的要求,“不得加以攻击”吗?

3.宣言是一个意识形态的东西,意识形态的本质是理想主义,理想主义的本质则是“顶极”思维,这个我在上上篇笔记评论陈志武的观点时已经提到了。由此就带来一个问题:一,宣言只是勾勒了一个理想(国际)社会的美景,却丝毫没有提及这个美景的实现过程。然而,任何美景都不是空中楼阁,总得有个实现的过程。在这个实现过程中,违反宣言的情况是肯定会发生的,对这种情况,应该怎么评价?

  如果是理想主义观点,那这种情况无论如何都是纯粹的恶,坚决不能容忍。如果是现实主义观点,如果这种情况只是一种必要的牺牲,总体上反而促进了美景的实现,那就是小恶加大善,净余量为善。我们可以看到,理想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为此已经发生了无数的争吵,对此,宣言鞭长莫及,它根本没法(也没必要)具体支持哪一派的观点。

  宣言的这种无力,使第二十八条完全失去了意义。第二十八条规定:“人人有权要求一种社会的和国际的秩序,在这种秩序中,本宣言所载的权利和自由能获得充分实现。”由此很容易推出“人权高于主权”的教条,而这已经在现实中被证明是行不通的。今天的联合国在多数情况下都是默认“主权高于人权”的,这样一来,这第二十八条还有什么用?

4.宣言罗列的所有人权都有一个前提条件:人人都没有违反“社会契约”(自由主义观点)或危害社会的存在(社会民主主义观点)。如果某人违反了这一点,他的某些人权就理所当然应受剥夺,这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宣言当然不能不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在第二十九条第二款中说到:“人人在行使他的权利和自由时,只受法律所确定的限制,确定此种限制的唯一目的在于保证对旁人的权利和自由给予应有的承认和尊重,并在一个民主的社会中适应道德、公共秩序和普遍福利的正当需要。”至于法律具体怎么制定,那当然只能看各国家自己的具体情况和解释了。

  可是,不同的国家情况千差万别,几乎没有一条标准是所有国家(即使你排除了朝鲜、苏丹之类公认人权状况最恶劣的国家)都同意的。联合国的好些人权公约试图具体规定各国法律也应遵循的原则,结果没有一个公约是所有联合国成员国都签署了的。这样一来,宣言的价值就只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普世的”,在具体的操作层面上压根就不可能“普世”。

  综上所述,作为袁@伟@时推崇的“普世价值”核心表述的《世界人权宣言》,本身是一个模棱两可、自相矛盾的东西,它不起作用、不具可操作性的场合,要比它起作用、具有可操作性的场合多得多。所以很多人像我现在这样,质疑以《世界人权宣言》为核心的“普世价值”,是非常自然、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在袁@伟@时看来就是“愚蠢”,“知识不足的愚蠢”。仅凭这一点,就足可以把袁@伟@时打入“干嚎党”的行列了。

  我曾经多次说过,中国的右翼往往拾欧美学者的牙惠,在国内名头很响,在国际上往往是三流或不入流的货色。袁@伟@时在国际上属于几流,因我没有调查,不便遽下断言,但是现在看他对中国近代史的论述,实在觉不出什么新意,顶多是比国外自由主义学者看了更多史料,对某些具体的事件和人物分析得更详细罢了。所以我猜测,他在西方历史学界和思想界应该不过就是“注释栏专家”的档次,而且在注释栏里,恐怕连名字的英文全写都不会出现。有熟悉西方历史学论述的朋友,可以帮我检验一下我的猜测准确不准确。8-)

  有一个学者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中国的新思想、新思想家九成将来自民间左派,一成将来自学院左派,零成来自学院右派。”中国左派和右派的划分,历来没有统一认识,但是比较流行(当然也非常简单粗暴)的观点是把右派等同于自由主义,凡非自由主义一律视为左派。要这么说的话,我完全支持那个学者的最后一句“零成来自学院右派”。袁@伟@时,就是这样一个只能给中国的思想界带来断喝和监督、却带不来任何新思想的“学院右派”。

●虽然我上面对《世界人权宣言》作了这么多的批评,可是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认同其中的观点的。其实流氓自由主义者们常常违反《世界人权宣言》中的条款,却洋洋得意而不自知。我举个例子:宣言第一条规定:“人人……赋有理性和良心。”可是很多流氓自由主义者都没有理性。比如,最近有个家伙在我网志上竭力鼓吹印度民主多么多么好,我提醒他,印度社会的歧视是极为严重的,在10亿人中,几乎占五分之一的贱民仍然受到难以令人容忍的歧视,而且在民主制度的放任下,这种现象的改变十分缓慢。印度社会之所以能在有如此严重歧视的情况下仍大体保持稳定,主要原因是贱民具有逆来顺受、甘从天命的屈辱人格,虽然也不断发生反抗、暴乱,但是这些起来反抗的人只占全体贱民的很小比例。但是这家伙看来根本不愿意去了解这一点,于是我也没有兴趣再陪他玩了,一句“loser”打发掉了事。

  别和我说《世界人权宣言》是只针对政府不针对个人的,如果你要这么说,请默念宣言序言里的这句话:“以期每一个人和社会机构经常铭念本宣言,努力通过教诲和教育促进对权利和自由的尊重”。

●3月18日新语丝新到资料有一篇《我真是服了中国的药监系统,查假药都不敢向社会公布跟贼一样》,作者oztiger揭露的事实的确令人气愤。不过竭力往好里想,政府上网工程起码还是提高了政府内部文件向社会的公布率的,起码通过oztiger的整理,我们还是知道了一些情况(虽然是冰山一角)。

  于是我研究了山西省晋城市食药监察局公布的61种非法添加现代药物的中成药名单,发现所添加的现代药物也就那么几种。下面我就把这几种“神药”的名单列出来:

1. 西地那非(Sildenafil),35种中成药非法添加:

  西地那非,其商品名就是大名鼎鼎的“伟哥”(Viagra)。开发这种药的辉瑞公司本来是把它作为治疗心绞痛的新药来开发的,但是在I期临床中发现它对心绞痛的治疗效果并不好,反而总是引发男性病人的勃起,结果歪打正着,干脆就当成专门的治疗ED(erectiledysfunction,勃起功能障碍)的药来用了。后来又发现西地那非可以舒张肺部血管,所以有些肺血管有问题的患者也用西地那非治疗,因此我们不时能在新闻网站上看到什么“女孩靠伟哥维持生命”之类哗众取宠的标题。

  方舟子在评论草药里的蛇药时表达了一个很妙的观点:如果有一种蛇药真正管用,它早就该在世界上流行起来了。现在全世界各地都有自己的蛇药,而且多达数百种,恰恰说明没有一种是真正管用的。现在,在61种非法添加西药的“壮阳”中成药里,有超过一半(35种)都偷加西地那非,这就充分说明了西地那非的管用,和各种“壮阳”中药的不管用。
2. 格列本脲(glibenclamide),9种中成药非法添加:

  格列本脲是宣称可以降糖的中成药最爱添加的成分。它有一个商品名叫Euglycon,中文为“优降糖”。格列本脲有导致低血糖的副作用,如不控制用量,有可能造成死亡,所以是绝对不能允许中药厂家胡来的。可是,因为它太有效了(它是世界卫生组织开列的“基本药物示范目录”中仅有的两种口服降糖药之一),所以总是有人宁愿铤而走险。
3. 双氯芬酸(diclofenac),7种中成药非法添加:

  双氯芬酸常用钠盐入药,是一种非甾体的消炎药,所谓的“风湿”类中药最喜欢添加。和一般人的印象完全相反,现代医学从未证实“风湿病”和风、湿有什么关系。所谓风湿病人一到阴雨天气病情就加重,其根本原因其实是病人的自我暗示,是心理活动导致生理反应的又一个例子。
4. 苯乙双胍(phenformin),5种中成药非法添加:

  苯乙双胍也是降糖药,但是机理和格列本脲不一样,后者主要是刺激胰岛细胞分泌胰岛素,前者则是阻止小肠吸收葡萄糖。苯乙双胍容易导致乳酸性酸中毒,在欧美国家已经被淘汰,在我国也已经很少使用了。中药厂家非法添加这种药物,比非法添加格列本脲更草菅人命。
5.格列美脲(glimepiride)、格列吡嗪(glipizide)、吡格列酮(pioglizatone)、瑞格列奈(repaglinide),各有2种中成药非法添加:

  一看这些药名里有“格列”二字,就知道肯定都是降糖药(gli-来自希腊文glucus,意为“糖”)。需要说明的是,糖尿病分I型和II型两大类。I型糖尿病的胰岛beta细胞损坏,无法分泌胰岛素,所以最有效的降糖药就是胰岛素本身,其他任何药物通常均属多余。像格列本脲对于I型糖尿病患者就完全没有用处,因为胰岛细胞都损坏了,你再刺激又有什么用?我估计这些宣称能治疗糖尿病的中成药应该都会注明只适用于II型糖尿病,糖尿病患者应该也都知道自己得的病是I型还是II型,否则,让I型糖尿病病人去吃这些几乎只有副作用的药,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6. 格列齐特(gliclazide)、二甲双胍(metformin),各有1种中成药非法添加:

  也都是降糖药。其中二甲双胍是世界卫生组织基本药物示范目录中两种口服降糖药的另一种。

7. 他达拉菲(tadalafil),1种中成药非法添加:
  也是“壮阳药”,和西地那非的原理相同,但不如西地那非药效好。加这种药的那种中成药叫“七鞭回春乐胶囊”,这名字太猥琐了,而且,不知道七鞭是指七条鞭,还是七种鞭,如果是后者,那不知道要有多少动物遭殃了……

结论:在壮阳、降糖、消炎方面,中药完全不敌现代药物。我觉得现阶段“废医验药”的重点之一,应该是让中药完全退出“快速见效药物”的市场,先让它在“慢性病药物”的收容所里面暂时待着。考虑到人们对快速见效药物的药效还比较容易形成一致意见,我觉得只要在药物知识普及方面多下点功夫,再配合政府严管,这一重点的实现还是可以预计的。

 

2009.03.19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