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吃太阳的家伙》读后  

2008-11-16 22:51:19|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一位科普杂志的编辑向我推荐《吃太阳的家伙》([德]苏姗娜·保尔森著,陈瑛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一书。前天,我去国家图书馆还书,再借书时,发现有几本我想借的书都被借走了,于是就挑中了这本。我用了两天时间把这本植物科普书看完了——并且做了笔记。

  也许你会奇怪:看科普书这样的闲书还用做笔记?我的回答是:“对我来说,用”。因为要当一名成功的科普作者,学习同行的经验是很重要的。保尔森这本书,据封底的介绍,曾获德国青少年文学最高奖,那么自然就有必要分析一下这本书受欢迎的原因,摘录一些书里面独特、新奇的思想和素材。

  正是靠做笔记时所进行的网络搜索,我才发现,这本书原来并非完全原创,而是借鉴了其他人的科普。

  发现经过是这样的:这本书的第三章“抽水泵与管道系统:输导组织”里面提到了一个在植物生理学上很有名的实验,即EduardStrasburger验证树木吸收水分的动力来源的实验。为了查找这位德国植物学家的德文名字,我先是用Edward,Strasburg等猜测的名字在谷歌上搜索,但没有找到相关结果,再用实验中的一些关键字(如oak,picricacid等)搜索才成功。令人意外的是,我居然在Google Book上搜到了一本由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教授JohnKing写的科普书Reaching for the Sun: How PlantsWork(《向太阳够去:植物是怎样运转的》),里面也详细介绍了这个实验。考虑到保尔森的书原名叫Sonnenfresser:Wie Pflanzen Leben(《吃太阳的家伙:植物是怎样生活的》),和JohnKing的书名很像,再对目录进行了比较,我怀疑保尔森其实是以JohnKing的书为主要参考,在介绍植物的生理功能之外,又加上了自撰的人文、环保方面的内容,才写成这本书的——难怪她在书名的副标题里要用leben(生活)而不是arbeiten(运转)了。

  而这本书里涉及人文、环保的内容,的确充满了浓郁的“德国味”。比如德国是欧美各国中对草药制品的管理最松的,很多在美国不被FDA认可的药物却可以在德国大模大样地销售,而这本书对草药所做的赞美,在我看来未免有些过分。又如欧盟一向对转基因食品持批判态度,这本书也不例外,不仅用歌德诗歌里的“中了邪的扫帚”比喻转基因作物,而且像其他人一样,用“莫须有”的态度反对转基因,比如书中有这么一句:“我想,能长久保存的美味西红柿对我们也许有些好处,但是我们通过传统的育种方式可能也能得到这样的品种”,照这种逻辑,一个没受过教育的小孩子也“可能”独立发现牛顿三定律,既然教育有时会对人造成危害(比如让人缺乏信仰),是不是我们就应该让他一生都不要受教育呢?

  科普水平,往往是和科学水平相关的。美国和英国是世界上科学最发达的国家,而最优秀的科普作家也都出自英美。德国的科学水平,现时已经落后于英美,其科普水平看来也是如此,否则何以一本照着别人的科普写的科普可以获最高奖呢?

  中国的科学很落后,相应地,科普也是如此。我们的一些科普,也是在模仿甚至摘抄别人的科普,直接根据论文等一手文献写成的科普寥寥无几。但是中国和德国不同的是,德语和英语毕竟近缘,德国人学英语很容易,所以他们即使看不到本国人写的科普,也能轻松看懂英美的科普。汉语和英语却大相径庭,如果我们没有优秀的作者,又没有优秀的译者,真正的科学就真的要和普通读者绝缘了。

 

2008.11.16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