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哪有时间怀旧  

2008-10-15 00:42:46|  分类: 正心修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月的工作不可谓不多:要写毕业论文,要看完好几本书,要交一本植物图鉴的初稿,要写两篇给杂志的科普文章,还要开始写另一本科普书中的部分章节……在工作的空档,我会上网随便浏览一下新闻,于是便看到这么一则——

  据《成都商报》10月13日报道,最近有一首题为《那一年,我们都没有钱》的长诗在网上流传,很多人读后都有同感,甚至流下眼泪。这首诗的大概意思是说,以前年轻的时候我们没钱,穿很便宜的衣服,心中却富于激情,生活充满浪漫色彩;后来有了钱,眼中却只有名牌,心中的激情荡然无存,生活变得无聊、空虚。然而,有大学教授指出,这只不过是一种怀旧,是对过去的“选择性记忆”。

  不过我真的很羡慕这些对这首诗有同感、甚至会流泪的人。他们居然还有时间怀旧。

  和他们相反,我对所谓的“青葱岁月”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在高中期间,我是一个民族主义小愤青,因为美国炸了中国驻前南斯拉夫的大使馆,决定从此不再喝可口可乐。上了大学,我的意识形态却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对民族主义深恶痛绝,对西式民主、自由赞美有加,曾经因为对教育部封杀高校BBS不满,在网上用真名抗议,差点挨了处分。但是现在看来,这样的思想和我高中时的思想也没本质区别,都是在走极端,只不过方向不同罢了。直到去年,我才深刻地意识到,喊口号很简单,做实事很困难。譬如说做科普,你普及的对象是普通大众,目的是让他们具备一定的科学知识和精神;但如果你先就瞧不起他们,用居高临下的口气和他们说话,那么这样的科普不仅达不到目的,而且还有什么意义呢?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把自己和以前曾经颇为佩服的那群强科学主义者划清了界限。今年,我更加认识到,社会改革更是一个长期、缓慢而艰巨的过程,所有的激进做法最后无一不以失败告终,于是我又把自己和以前曾经颇为佩服的极端右翼分子划清了界限。我以为,到这个时候我的思想才算是比较成熟了。

  思想的成熟并不代表犬儒。我觉得我现在仍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不仅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自己的生活,而且希望能改变这个社会,改变别人的生活。其实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就有这样的抱负了,只不过前几年的时候都在干嚎,结果一事无成,现在意识到实干的重要,这才有了做成什么事情的可能性。有时候,我恨这种思想的成熟来得太晚,但是想想自己其实一直在校园中生活,也没怎么接触社会,比起周围一些同在象牙塔内的人来说,或许这种思想的成熟还算比较早呢。所以,要我再回到以前那种傻兮兮的状态?我坚决不干!

  说实在话,怀旧不过是失去激情的表现了。之所以会失去激情,如果不是因为失去了好的机遇或赶上的坏的运气,那就不外乎是因为发现自己的能力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而我觉得自己现在正处于人生的黄金时代,有理想,有能力,把握住了很多机遇,也没有噩运缠身。所以我每天都让自己非常忙碌,哪有时间去怀旧?哪有心情去怀旧?

  我真希望现在马上有这样的技术,可以把几个人脑连在一起,像电脑一样进行分布式计算。因为我一看到有些人空虚、迷茫的样子,我就替他的大脑着急——如果这些脑细胞都能属于我,用来干实事,那该有多好!

  写完这篇文章,我要收拾行李了。今天下午的火车去浙江金华,我要去那里参加一个有关生物多样性的会议。我想我应该带上几本书,其中一本要在火车上看……

 

2008.10.15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