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就人权、主权等问题答新浪网友  

2008-09-12 03:28:39|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我在网志上写了篇文章,说《南方日报》上有一篇分析南阿局势的文章太不着调,很可能是右愤们为了弘扬“人权永远高于主权”调调,而咬牙切齿地故意颠倒黑白。有一位不愿具名的“新浪网友”,在文后留言,认为“人权高于主权”是“常识”,不应该“用一个比较难的国际问题”来干扰这个“常识”的普及。我的答复是,在当前的国际政治体系下,“人权高于主权”并非永远成立,所以它还不配达到常识的水平。当然我的回答态度也不太好,直斥那位“新浪网友”是崇美的右右。想不到这位“新浪网友”很耐心,又写了一篇比较长的回复,谈他对“人权高于主权”的理解。看过之后,我觉得很有认真答复一番的必要,借此机会,系统地表达一下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以下的红色部分是“新浪网友”回复的原文(在段落格式和标点符号上略有修改),蓝色部分是我的回复。

 

  “人权高于主权”这个理论推导可能对你我都太难,我来形象地说说我个人的理解吧。
  比如,你来到人世,你有“一切自由”,包括杀人和被杀,包括独立建国和与人一起建国。但是你为了得到一些保障,你发现跟别人约定一下规则一起遵守,上交一些权利得到一些服务,生活更好。如:你跟别人签订一个契约,组成一个同盟,你放弃复仇并且交税,得到警察保护,不会被别人半夜里杀了;你放弃独立建国的权利,换来了,不被异族掳掠的服务……

  这个同盟就是国家,他一点都不神圣,而且象是一个契约而已……而有些自由是不可以出让上交给国家的……这就是基本人权……可以说,人权是专门提出来对抗,国家无限扩大“这个契约”的,当然是人权大于主权。
  不要说什么,人口是美国5倍就人权比美国多五倍。不要说什么,吃饭问题是最大的人权。不要说什么,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因为你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开心,吃喝玩乐,找美女谈恋爱,繁殖,有时候思考写写BLOG。你可能会说,生为中国人,没有选择,怎么的怎么的……我们不过是理论推导啊。

 

答:你说的这些道理,基本上就是卢梭“社会契约论”基本观点的的提炼式表达。卢梭的社会契约论被誉为“现代民主的基石”,美国的《独立宣言》及其宪法均受到卢梭思想的深刻影响,无怪所有崇美的右派们都奉之如圭臬。然而,不幸的是,两百多年过去,卢梭的观点越来越被证明是有问题的,必须得到修正。

  具体来说,社会契约论成立的根本前提,就是“人生而自由”,只不过为了追求最好的生活,才彼此制定契约,形成社会,形成国家。这个根本前提本身就是很成问题的。马克思就坚决反对这个观点,他认为,越早的人类越不自由,越依赖于社会,只有在社会得到不断发展之后,人的自由性才能逐渐解放出来。换句话说,马克思认为,那种“生而自由”的状态无论是在人类史上还是现实中都不存在,“人生而自由”这个假设既然是基于一个不存在的臆想,那么以这个假设为基础展开的论说自然也是不现实的。与此同时,马克思通过对历史的回顾,论证人权是随着社会的进步逐渐完善的,他的这一观察可谓非常敏锐。看看美国就知道了,我想请问,美国的黑人是什么时候才有人权的?离美国独立已经过去了多少年呢?

  你可能因为对某个国家的仇恨,而不由自主地敌视马克思的学说。但是我想说的是,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马克思的观点是对的。迄今为止所有的人类学研究的确都只能证明,越原始的人类越依赖于社会而存在,甚至连人类的“近亲”黑猩猩、大猩猩,也都是社会性动物。因此,我不相信“人生而自由”,自然也就不相信“天赋人权”。说句让人不快的话,正是科学给了马克思的观点莫大的支持,这可能也是某些右派文科生仇视理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卢梭和马克思的分歧,代表了“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的分歧。在民主主义观点看来,没有一种人权是不可剥夺的,只要它影响到了社会利益的实现。这听上去很残酷,然而却更接近人类社会运作的真实情况。比如说:死刑就是对生命权的剥夺;罚款就是对财产权的剥夺;严禁传播危害社会的谣言是对言论自由权的剥夺;计划生育是对生育权的剥夺;在公立学校教授进化论,对于反对进化论的宗教信徒来说,是对信仰自由权的剥夺……当然,个人主义者会说,这些剥夺只不过是个人为了契约的成立所作的牺牲,问题在于,既然没有一个社会是不剥夺人权的,“天赋人权”岂不只是一种梦想,一种用来自我安慰的画饼?

  但是,承认没有一种人权不可剥夺,并不就等于承认人权可以任意剥夺。对人权应当剥夺到什么程度,完全取决于社会发展的背景条件,这包括国内条件和国际条件两部分。如果不考虑国际条件,就我的观察,我认为现在的中国人的确应该需要更多的人身自由权、财产自由权、言论自由权、集会自由权和隐私权等,因为政府对这些权利的过分剥夺的确已经严重阻碍了社会的进步。比如说,户籍制度阻碍了人口的自由流动,侵犯了人身自由权中的迁徙自由权,导致落后地区人口数量不能减少,从而影响了平均人口素质的提高;刑讯逼供自然更是对人身自由的严重侵犯,由此产生的大量冤假错案对社会稳定构成了极大的威胁;政府对网络的过度管制,则为中国公民通过网络了解世界设置了人为障碍,等等。但是,某些人大声鼓噪的另外一些“天赋”的人权,我却认为目前的剥夺不仅不算过分,反而有利于社会的进步,如果放松太多,那才是灾难。比如,如果真正了解生态学,了解人口压力对环境的严重危害性,就会认识到,计划生育是必须的,尽管对其具体做法可以商榷;如果了解对科学思想、科学知识的掌握关系到国民素质的提高,就会认识到,对于法○功这样的邪教,是必须坚决打击的。总之,一切判断以现实为标准,而不能只凭个人喜好胡乱臆想。

  当然,国际条件也是必须要考虑的。由于我国的社会发展水平落后于欧美国家,所以我国的人权状况也落后于这些国家,因此国际舆论一直都给我们很大的压力。在这种压力之下,我们不得不做出了一些符合他们的观点、但不利于社会发展的“增进人权”的举措。比如,死刑数量的大幅减少,引发了多数国人的不满;对所谓“动物权利”(我以前多次说过,“动物权利”其实是人类免于因看到动物受虐而产生恐惧的权利,归根结底还是人权)的强调,反而侵犯了其他人权,比如媒体上时常报道有动物保护主义分子对虐待动物者进行骚扰,甚至采取暴力行动。如果采取孤立的眼光,我们自然可以认为这些举措是不合理的,但是如果考虑到采取这些举措可以减缓中国与欧美国家的敌对情绪,改善中国在世界上的发展环境,从而有助于中国社会的进步,它们也就是合理的了。

 

  如果,朝鲜被他的贵族绑架了,人民的嘴没有饭吃,也不让说话,贵族还建互联网firewall,那朝鲜的主权值得一提吗?人权不是比它高吗?我赞同美国把他打下来吧。问题来啦,美国总统读《正义论》,是个有理想的政治家,但是打仗是要钱的,打朝鲜有利益计算,还有地区平衡等地缘政治计算。所以我说用南什么阿来讨论“人权高于主权”太复杂了。

 

答:我上面简单介绍了我赞同的民主主义思想。这一思想面临两个问题的挑战:第一,用什么制度来保证人权不被任意剥夺;第二,面对朝鲜之类的有主权无人权的国家,其他国家应该怎么做。

  第一个问题,“新浪网友”的回复中没有涉及,所以我在这里就不展开论述了,以后有空再说。先回答第二个问题。

  首先,我认为朝鲜的人权状况已经严重阻碍了该国的社会发展,因此从该国的角度来看,人权状况必须得到改善。其次,朝鲜的落后对于中国弊大于利,因为一个发达国家对我国经济文化发展带来的好处,毕竟是一个落后国家所不能比拟的,更何况朝鲜还是中国的邻邦呢!所以从中国的立场出发,朝鲜的人权状况也必须得到改善。第三,朝鲜本国内缺乏足够的自主力量推动人权状况的改善,而中国不仅是朝鲜最大贸易国之一,而且是个与之相邻的大国,两国又同属东亚文化圈,所以有能力施加一定的外力推动朝鲜的变革,因而这种外力的施加是应当的。同理,日本、韩国对朝鲜的变革也应负有责任,而俄罗斯、美国的责任就要小一些。至于其他国家,对于朝鲜的变革基本上出不了什么力,顶多是站个队、表个态罢了。这其实也说明,国际政治事务大部分其实是地区事务,只有少部分才是全球事务。只有意识形态挂帅的人,才会把所有的地区事务都吆喝成全球事务。

  但是,通过直接出兵来侵犯他国主权的行为,从理论上来说,在任何时候都是错误的,因为现在的世界政治体系仍是主权至上的,以人权为理由直接侵犯他国主权,是对这一游戏规则的破坏,而在新的游戏规则建立起来之前,各方只能按自己认同的规则出牌,实际上不过是有实力的大国在利用他国主权的丧失巩固本国的主权。比如,“人权至上”根本不是什么“普世价值”,只是欧美国家认同的规则(甚至连欧洲的左翼政党也不赞成这种观点),当这些国家组成北约,用这一规则对付俄罗斯的时候,他们就通过牺牲塞尔维亚的主权,巩固了自己的主权;反过来,当俄罗斯反过来用这一规则对付北约的时候,也通过牺牲格鲁吉亚的主权,巩固了自己的主权。说到底,这些大国还是在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行事,“人权至上”只不过是幌子罢了。

  其实,比起其他一些国家,朝鲜的人权问题要容易解决多了,之所以久拖未决,完全是因为中、日、韩、俄、美五国之间有矛盾罢了(特别是中美矛盾和中日矛盾)。如果这些矛盾不解决,朝鲜的人权问题也就很难解决。因此,我们固然要有改善朝鲜人权问题的意识,但更要认识到理想不等于现实,不能为了急功近利,做出破坏国际游戏规则这样的杀鸡取卵的傻事出来。像美国为了本国的利益,试图在东亚构建对中国的军事包围圈,不惜加剧中美矛盾,从而加大了朝鲜人权问题解决的难度,难道我们不先去谴责美国,反倒要谴责中国不成?

  我的一个朋友很有感慨地对我说,现在的右右们对国际政治的观察几乎都是不靠谱的,他们只凭自己的一厢情愿说话,所提的建议很少有可行性。我以我自己的观察,完全赞同他的观点。比如南阿问题,本来不过是一个大国利益之争的问题,完全符合国际政治的一条铁律:国与国交往首先必然要考虑本国的利益。但是右右们非要否认这条铁律,结果就陷入了无法自圆其说的境地,从而让原本一目了然的南阿问题也变复杂了。

 

  “人权高于主权”,不能用“永远”以及“在xxxx情况下”这样的词修饰。因为那样的话,你是在讨论它的比喻意义,不是它的本来意义。

 

答:是的,如果按照“自由主义”的观点,把“人权高于主权”当成理论的默认设置,那当然不能容忍任何条件的修饰。但是按照民主主义的观点,否认“天赋人权”,承认主权至上仍是当前国际关系的最高准则,这样的修饰就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必要的。

  我在最后想说的是,我在上面给全部的“自由主义”打了引号,因为我用的是这个术语的原初含义,它的含义在后来已经发生了改变。像卢梭那样的古典自由主义,在思想上是和民主主义格格不入的,而今天的新自由主义,已经吸收了很多民主主义的思想,而继续坚持古典自由主义的流派,反而要被叫做“保守主义”了。

  我所反感的极端右派,基本上都是古典自由主义的拥趸。究其原因,恰恰是因为这些极端右派不懂社会科学,不懂政治学、经济学研究的最新进展,也不懂现在的国际政治,完全不具备实事求是的现实主义作风。很多人都是中文系、艺术系或哲学系之类的人文学科出身,看上几本几百年前的学术经典,也不联系实际,就自以为可以指点中国未来的发展;与之相反,真正的政治学或经济学这样的社会科学科班出身的人,凡是学得好的,反而没几个是极端右派。不管怎样,我相信一点: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有能力决定中国发展方向的人,绝对没几个是极端分子,所以对于极端右派的吠叫,把它当成是一种社会言论就算了,如果真以为他们能闹出什么名堂,实在高抬他们了。

 

2008.09.12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