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松鼠会活动小记  

2008-06-20 19:52:09|  分类: 环保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14-15日,我参加了由姬十三带队的松鼠会延庆九岭梁活动。这是松鼠会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活动,报名者众,活动结束之后,包括土摩托在内的多人都撰写了活动记录,而且都是图文并茂。和他们不同,我虽然也带了相机,却一张照片也没有拍,所以一开始不太想写什么活动记录,因为在这个“读图时代”,纯文字的东西总是让人觉得缺了些什么。但是不把我的所见所思写下来,我又总觉得我的网志缺了些什么。正好,四天后在从包头回北京的火车上,睡到凌晨两点的时候我再也睡不着了,索性起来用笔记本电脑,把这篇活动记录补上。

  九岭梁位于延庆县刘斌堡乡,原名“九女梁”,文革期间“破四旧”,改名九岭梁,又讹为“九里梁”。这里本来是一个自然村,上世纪90年代初,有人看中这片总面积1万亩的土地,打算承包下来,和政府洽谈之后,村民被迫搬离故土,村子遂废。但是这个承包商后来因故退出,一个叫张娇的女人在1997年接了手,然后一直承包到今天。

  张娇是北京海淀区人,小学五年级文化水平,上世纪八十年代,靠倒卖水果发家,据其自述,当年曾“跑遍了半个中国”。正在她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她却突然把大笔的钱砸在了九岭梁这地方,可谓匪夷所思;更离奇的是,她的初衷并不是要把这里建成什么旅游景点,而是要“恢复这里的自然生态”。怎样才算是恢复自然生态?她的理解是一草一木都不能动,说白了,就是一点也不能开发。所以十五年来,她一直拒绝在这里上马任何盈利项目;事实上,对于怎么经营这块地,她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方案。

  这就注定了她后来的悲剧。延庆本来就是北京最穷的县区之一,刘斌堡又是延庆最穷的乡镇之一,这里的农民光靠种地是很难脱贫的,所以他们需要开发利用山林贴补家用,也就理所当然。原九岭梁村村民搬走之后,还不时回来打算砍些木材,由于生态逐渐恢复,野生动物增多,有人还想打打猎,张娇对此一概不许。本来这些村民对于被迫搬迁就心怀不满,于是他们对张娇的怨恨日益加深。据张娇自述,她曾经因为破坏村民设下的捕捉动物的圈套而被人殴至昏迷;后来村民又在光天化日之下盗走了从附近的村子通往九岭梁的电线,导致这里至今仍不能通电。她还说村民还破坏了出九岭梁的土路,办法是在斜坡上挖一条浅沟,碰到雨天,由于水土流失,浅沟不断加深,最后使路面变得坑坑洼洼、难于通行。

  即使是旅游景点,如果受到当地人的抵制,也很难维持下去,何况这地方根本就没有盈利机制呢!张娇的结局是可想而知的:年年都要把钱填进这个无底洞,挣的钱填光了,就变卖家产,家产变卖得差不多了,就到处借钱;更糟糕的是,她因此还弄得众叛亲离。如果是别人,可能早就承受不住这种巨大压力,把这块地卖掉了,但是张娇偏不卖。这样撑到了2008年,她的事情被环保主义者汪永晨、冯永锋等知道了,汪、冯便为她做了大力宣传,号召爱好环保的人士都来这里看看,实际上等于是让她变相地(而且是非法地)经营旅游,她的经济状况才略有好转。

  那么松鼠会在这里享受到了什么样的旅游资源呢?首先,这里没有电,住宿条件也非常简陋,土摩托开玩笑说,连汶川地震的灾区人民的生活都比这里好。其次,我们吃到了野猪肉,但是并不好吃,道理很简单:为了吃到更好吃的肉,人类用了几千年,才把野猪驯化成了今天的家猪,如果野猪肉和今天的家猪肉一样好吃,那这几千年的功夫不是白费了吗?再次,这里还准备了烤全羊,而且是松鼠会事先的宣传卖点之一。但是以前我在东灵山就吃过当地农家乐的烤全羊了,烤得非常难吃,从此有了经验,知道烤全羊是需要极高的技巧的,完全没有技巧的烤全羊只能是暴殄天物。所以我压根就没有参加晚上的篝火晚会,一口羊肉也没有吃,事实证明我的预计是完全正确的。

  你也许会说,这里的“服务”质量这么差,至少景色应该是不错的吧?毕竟封山育林了十五年呀。不幸的是,这里的景色也并不优美。很多人都以为,森林在伐尽之后,只要停止破坏,假以时日,就可恢复原貌,无需人工干预。可惜这个观点是错误的。至少在北京北部山区,很多森林被破坏之后,如果不进行人工造林,根本不可能靠自然的力量恢复“原生态”,而只能长成低矮的灌丛或灌草丛;如果要求在几十年之内就把森林重建起来,那就更需要人工造林不可。尽管张娇并不排斥人工造林,但是她也并不热衷此道,所以九岭梁的很多山头仍然没什么乔木,看上去光秃秃的。在见识了南岭、秦岭和大兴安岭的森林之后,我不得不说,这里的景色实在是乏善可陈。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张娇居然希望我们能一人认领一棵树,每天3元,这样便可一举三得:既不必破坏这里的自然景观,又可以给她提供经济收入,又可以满足我们的环保志愿。且不说这种创收的做法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认为这里的树根本就不值得认领,因为林相太差了。比如我们拣拾烤全羊的柴禾的那片油松林,是我见过的最惨不忍睹的人工林之一。油松是喜阳树种,应该栽在山坡阳面,并且彼此保持足够的间距;但是这片油松林却是栽在山坡阴面,而且间距过密,结果使每棵树都发育不良,下部的枝叶大量枯死,只有最顶上一小丛能够存活。照这样发展下去,再过十几二十年,用不着人工砍伐,这些油松自己都要死一半。我建议张娇有计划地把这些油松伐掉,同时用落叶松逐步代替(落叶松是喜阴树种),结果遭到了对方的激动拒绝。到这时,我算彻底明白这个张娇是个什么成色了。

  所以我有三点感想,觉得值得拿出来和大家分享:第一,中国不仅不缺只会干嚎的人,而且不缺只会胡搞瞎搞的人,真正懂得做事的人可谓少之又少。第二,要相信现代文明的成果,不要一看到什么“原生态”“野猪肉”“烤全羊”就两眼放光;当然,如果你愿意烧钱或者自虐,那悉听尊便。第三,我建议汪永晨、冯永锋等环保主义者能够让这个张娇自力更生,扎扎实实地走出困境,而不是仅靠没有社会经验的城市年轻小资的爱心施舍勉强糊口;如果张娇在你们的“帮助”之下没有恢复理智,而是变得更偏执的话,你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2008.06.20于包头至北京的K218次上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