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关于“一丘之貉”一文答评论  

2008-05-12 04:44:43|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答评论只是一个形式,真实情况是,我还有些话想说。

1.失望:我也深深感到,牛博这个地方,虽然标榜“自由主义”,但是只有右派(并且是激进右派)才混得比较开,不谈左派肯定没前途,持“中间道路”的言论在这里也没有市场。哎,言论自由永远是相对的。

答:我对牛博上的某些作者、某些文章也很失望。我认为,攻击MSN上挂红心的网友,和攻击抵制家乐福的人,是近期牛博上最恶心的两件事情。正当牛博洋溢着往爱国者身上泼尿者的阵阵淫笑声时,4月19日,新华社发表文章,题目是《建设好国家是表达爱国热情的最好方式》。我记得我在新浪新闻看到这个标题时,当即在心里大骂牛博上这些心胸狭隘的蠢货——你们不是瞧不起官方媒体吗?可是新华社的这句话,比你们泼的一万盆尿都强!难道你们中间连一个能抢在官方媒体之前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的人都没有?无怪徐晓宏会说:“他们(中产阶级)忘记了吸引民众支持与领导民众是一个辩证法,从而主动放弃了自己领导民众的责任,把它送还给了执政党。”

  同样令我恶心的还有下面这段话:

  三峡工程对人类的利与弊,我这个不懂水利的人就可以做出判断:这个工程带给人们的坏的影响多于好。我的依据很简单:一个千万年自然形成的河道,一个千万年的自然景观,无数在沿岸生活了N多辈子的家庭远走他乡,无数先人留下的文物、遗迹甚至整个古镇的消失,若干洄游生物的销声匿迹——被人为拦截、被人为驱赶、被人为淹没、被人为灭绝,这些,都该是反常识、反自然的必然结果。别跟我说什么三峡工程会制造多少瓦的电,会给多少城市造福,产生了多少就业机会,我只知道,你干了反自然的事,自然定会在某一天把加倍的报复施加于你。

而不幸的是,它出自牛博的一个新作者。

  其实牛博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这个平台可以展示激进右派和反智主义的言论,自然也可以展示非激进右派和反反智主义的言论。只不过,激进右派和反智主义是这个平台上的主流,即使是脸皮薄的人,随了这个主流,也能厚黑起来;而非激进右派和反反智主义是这个平台上的非主流,即使是脸皮厚的人,面对来自对方阵营的攻击和谩骂,也会感到心烦意乱。Drunkpiano就是因为不想心烦意乱,所以走了。

  也有人建议我离开。但我觉得我脸皮够厚,偏就不走,嘿嘿。

2.一小撮:至于长平文章的内容、策略和态度,我认为长平的话倒没有那么刺激人吧?“群众”之所以反应很大,也许倒是和一些赤裸裸的直呼打倒和抵制的“煽动”有关。只是这种“煽动”不是“煽动群众斗群众”,是煽动群众斗个人。

答:右派看右派的文章,当然觉得“没有那么刺激人”。换位思考本来就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同情茜臧的人士常常指责汉人不能把自己换到藏人的位置上思考;其实,右派也常常不能把自己换到左派的位置上思考,大家不过是半斤八两。

  再举一个大家半斤八两的例子。去年厦门PX散步,不知道传了多少谣,什么PX能致癌啊(能致癌的是苯),什么大型化工厂要离城市100公里啊,但这散步后来起到了作用,PX项目果然不再在厦门建了,有人欢呼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今年抵制家乐福,也有不少弱智的谣言和行径,什么家乐福的人说中国人贱啊,什么降半旗啊,什么烧荷兰国旗啊,但这抵制后来居然也起到了作用,法国人果然受到了一定的震撼。但这回,当初欢呼厦门散步胜利的人却在恶狠狠地诋毁抵制家乐福的行动。其实这二者的水平是差不多的,我个人认为,都有点摆不上台面,但是有人就能煞有介事地捧一个踩一个——双重标准玩到这层次,真是让人不得不服的本领。

3.我觉得:如果这个进程中出现了民族主义,但是没有出现反对民族主义的人,最后英国的民主台湾的民主能够实现吗?

答:不是民族主义,就一定是“反对民族主义”?真没有第三条路了吗?

4.cup:我不认为长平先生是你们臆断的这样。也不认为他是教训民众的态度。从我个人受众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他所表达的很平和,高度也很平等。相信他对自己的看法得到的反馈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理解,反而你们的这篇文章让我感到高高在上的姿态和启蒙先知式的口吻。对长平的嘲讽有种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臆测。

答:再说一遍:右派看右派的文章,当然觉得“没有那么刺激人”。另外,我不觉得徐晓宏是在嘲讽长平。如果你非要觉得他的文章是对长平的嘲讽,那充其量也是对不宽容者的不宽容。——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如果不对自发的不宽容者不宽容,则自发的宽容者最终一定会灭绝

  把这句话扩展一下,就是:如果不对习惯摆高pose的自发的不宽容者以更高的pose不宽容,则本来习惯于摆低pose的自发的宽容者最终一定会灭绝,连摆低pose的权利都不可得。

  如果这话你念一遍理解不了,那就再念两遍。

5.现在的问题是:左派大体上可以自由说话而右派却得谨小慎微的表达。表达都表达不清,还谈个别的屁啊。

答:如果你做一番调查就会发现,现在的主流平面媒体几乎都被右派把持了,反而是左派没什么自由说话的余地,只好更多地倚仗网络。右派在平面媒体领域的的攻城掠地可以说是不遗余力的,比如《读书》在这几年里几乎是左派唯一的阵地,但就因为它最初是个右派杂志,所以右派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想把对方这唯一的阵地也“收复”回来——而且终于成功了。

  如果你把统治者也当成左派,那我不得不说,你说的“左派”的定义和学界约定俗成的“左派”定义不一样。建议先把这些概念的外延搞清楚,否则,用不着“谨小慎微的表达”,也会“表达都表达不清”了。

6.泥巴:本想指出一些不妥之处,但看来博主似乎会不喜欢,算了。说明一下我的态度:博主的此篇博文与所引用的文章的观点我都不同意。

答:如果你的反驳摆事实,讲道理,那我非常喜欢。我一再表示,我只不喜欢干嚎的人。希望每一个有点良心的人都能问问自己:今天,我又嚎了没有?

我所在的中科院植物所,正门上有一个标语:一天提高一点。也希望每一个有点良心而且有志于学的人,能像我一样,时时用这句话自勉。

 

2008.05.12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