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吃里扒外  

2008-04-04 18:41:35|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本文第一次在新浪发表的时候是在线写的,没有备份。写完之后,被告知需要审查,之后我在无论“我的文章”列表还是“草稿”还是“回收站”里都找不到这篇文章。过了几个小时,我又被告知,审查没有通过,文章被删除,而且移进我的回收站了,但我在回收站里还是找不到这篇文章。没办法,我只好在Word里面把这篇文章重写了一遍,再贴出来,我想看看在我避过了所有关键字之后,新浪还删不删。

 

  2007年夏天,我到内蒙古某市参加当地林业部门的一项野外调查。在这段时间里,我喝的酒的总量超过了我人生前二十五年里喝的酒的总量。具体来说,如果当天有野外工作,那么中午可以不喝;如果当天没有野外工作,那么中午就得喝;而不管有没有野外工作,晚上都必须要喝。喝酒的程序是这样的:同桌的每个人都要和外单位的人逐一碰杯,碰完杯之后,啤酒全干,白酒半干。这个喝酒的过程一般要持续一个小时左右,这期间只上菜,不上饭。我因为不能喝白酒,只能喝啤酒,结果每每喝到肚子发涨,等饭上来的时候,已经几乎吃不下去了。更要命的是,啤酒这东西还不解渴;每天晚上耗将近两个小时吃完“饭”,晕晕乎乎地回到卧室,渐渐地开始感到又渴又饿,我就开始怜悯生产了那些被酿成了被我喝掉的酒的粮食的农民。

  毫无疑问,喝酒也是有“酒文化”“酒礼仪”的。比如说,东道主的饭局是绝对不能不参加的,东道主的酒是绝对不能不喝的,几乎没有逃的可能。当地一个领导还教我们,在别人给你倒白酒的时候,如果觉得够了,要伸直握杯子的那只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在对方握着酒瓶颈部的那只手上轻轻点几下,对方就会意了,这比直接说“够了”要体面得多。有意思的是,在教完这个礼仪之后,那个领导浅笑了一下说:“这都是地方上的规矩,摆不上台面的,就是告诉你们一下。”我也不知道他是自嘲呢,还是暗讽。

  调查结束后,我没有直接返京,而是去了一趟Z旗。在Z旗的路边小饭馆里,我终于吃了一顿没有酒的饱饭。在嘴角亮亮地埋完单之后,我无意中看到了饭馆一个墙角里堆积如山的空酒瓶,那股喜悦劲便顿时消减了一半。我忍不住想,酒都是用粮食造的,如果内蒙古人不喝这么多酒,把种这些粮食的田地恢复成草地,内蒙古的生态问题还会有现在这么严重吗?

  今年3月中旬,我又到九江参加一个会议。我们下榻的宾馆离长江不远,站在宾馆十楼的会议室里凭窗远眺,我看见长江浑黄色的江面窄得如同一条挂面。我不禁想到,在1998年的特大洪水中,被朱钅容基斥为“豆腐渣”工程的堤段就在九江。那段堤当时溃决后,情况非常危急,如果不是及时沉船堵口,整个九江城都将陷入一片汪洋。十年过去了,现在看到这段曾经咆哮肆虐过的江水,还是让人不免浑身泛起凉意。

  会议的主办方安排与会者在宾馆附近的一家以鱼为主打的餐厅就餐。在我与会的短短两天时间里,我们吃过的鱼,少说也有五六种。其中有一种有长长的吻部,我看它模样怪异,最终没敢动箸。这几顿饭的浪费是惊人的。第一天中午,菜甚至还没有上齐饭局就散了。那天晚上,我决定不去吃饭了,因为我实在觉得不舒服——还好,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我的消失。在别人大嚼的时候,我待在宾馆自己的房间里,一边上网看茜臧暴舌乚的新闻一边想,如果我们不浪费这么多鱼肉,严格按照消费量来捕捞,长江的生态问题会不会好一点?

  我发现人要心情快乐,就不能挑剔,否则你很容易会被你一个人根本无力改变的那些事情弄得伤痕累累,特别地,你很容易会被制造了许多不幸的某种制度弄得伤痕累累。而要让自己不那么容易受伤,只有两种办法。如果你的人生理想决定了你必须和这种制度内的人打交道,那么不妨让自己麻木一点,这样在被迫做某些事时也可以舒服一点;或者,干脆就当一个制度外的人好了,比如“自由撰稿人”之类。

  至少在今天,我觉得这两种办法实在没有优劣之分,可是现在,选择了前一种办法的人却受到了两面夹攻。比如,对他们来说,参加上述那种奢侈而落后的筵席,在很多情况下都是迫不得已,可是一旦做的事说的话不遂别人的意,制度内的人会说他们是“吃也吃了,拿也拿了”,“吃里扒外”(看这里),选择了后一种办法的人又会竖起道德的大纛,说他们是“被庞大的利益集团挟持”,“‘钱’槛跨得很踉跄”(看这里)。

  没办法,这世界从来充满了误解,从来是不宽容多过宽容,以至于连对不宽容的不宽容,都会被人当成是和单纯的不宽容一样。借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说,我到今年,也愈加看透了某些人面东西的秘密。

 

2008.04.04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