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我网志的最新更动(2008.03.03)  

2008-03-03 05:09:19|  分类: 网志公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把文章分类彻底整理了一下,宗旨主要是一点:让各个分类里面的文章数目相仿,这样才能给人造成一种我多才多艺、什么都关注的假象,呵呵。
 
2. 添加了以下5个链接:
 
(1)连岳的第八大洲:http://www.lianyue.net/blogs/rosu/
 
  虽然因为厦门PX事件,我写过几篇文章批评连岳,但是我仍然认为连岳的网志是现在所有时评家的网志中最好的,也是最值得推荐给别人看的。
 
(2)《新京报·新知周刊》:http://blog.sina.com.cn/knewledge/
 
  《新京报》的《新知周刊》每周日出刊,编辑之一就是大名鼎鼎的钱烈宪。从去年10月份开始给《新知周刊》的“茶座”版写稿以来,我已经有十余篇科普文章发表在上面。钱烈宪是一个很牛的编辑,非常清楚大众的口味是什么样的;我的文章经常遭到他的大幅删削,甚至被责令重写,虽然有时不免让人觉得遗憾,但每次仔细思考的话,总能找到自己写作中的问题。毕竟,至少对我而言,科普写作是写给大众看的,而不是个人自娱自乐的东西,所以怎样写得让公众满意是很重要的。在这点上,钱烈宪不愧是我的老师——所以我顺便把他的网志的链接挪到了“天才少年们”中的第一位。
  我刚给《新知周刊》写稿时,“茶座”已经有一位大牛作者叫瘦驼。后来,生态城、云无心也先后经钱烈宪的邀请加入作者行列。看见大家在一起工作,我高兴极了。
  最后我想说一下我对《新京报》的看法。《新京报》的各版面是独立的,《新知周刊》所在的B版面编辑管不了A版面的内容,A版面的编辑也管不了B版面的内容,因此彼此间出现观点的冲突是经常的事情。我就多次看见A版面登过汪永晨的胡说八道。我的《菩提是棵什么树?》登在3月2日的B版面上,同一期的A版面上却又有蒋高明反怒江水坝的糊涂文字。一年前,我习惯把一个报纸的一个版面看成是整个报纸的代表,现在才知道,这样做是很成问题的,最好不要轻易说某报纸如何如何,而应该说某版面如何如何,或干脆说某编辑、某记者如何如何。
  所以,现在我对《新京报》整体上并没什么看法。分开说的话,对B版面,我认为《新知周刊》办成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而我也很愿意与之合作;但对A版面,我只有四个字:“不予置评”。
 
 
  上面提到的生态城,是一个留学芬兰的“天才少年”。我们认识没多久,但现在已经几乎天天都要在MSN上聊一会了——和他聊着就感觉芬兰清新的空气吹了过来,然后我就可以暂时忘记我身处在空气混浊的北京了。
 
 
  一个热爱植物的学生物的小女生,有志成为科普作家,值得鼓励。
 
 
  我的博士生导师傅德志的网志。
  其实这个网志最开始是我帮傅老师开的。当时傅老师惊世骇俗地公开表示愿用脑袋赌镇坪华南虎为假之后,新浪博客的工作人员就打电话给他,希望他可以到新浪开网志。当时傅老师还没有像后来那样完全卷入这个事件,还不希望太张扬,让人觉得是在炒作自己,就没有答应;但是,也没有拒绝,而是把这个事情推给了我,让新浪博客的工作人员直接和我联系。
  当时我对华南虎照事件还比较热心,而且比较支持傅老师公开说话,因为我觉得这正是科学家显露其社会责任感的时候,所以我对开网志这件事一开始也比较热心。我本来是希望以傅老师的名字开网志,然后由我来维护的,但是傅老师不同意,最后我想了一个变通的办法:把网志当成傅老师建立的那个“义妹”论坛的精华区;我在网志上发的傅老师的所有文章,都可以算作是义妹论坛的精华贴。所以这个网志的名字叫做“原本山川”,就是义妹论坛正式名字的前半部分。
  想不到,后来傅老师在这件事情中越陷越深。到后来,他干脆向我要去了原本山川的账号和密码,自己维护起来,这样,这个网志就真正成了傅老师的个人网志了。有一段时间,傅老师一整天不干别的,只顾得上在维护这个网志,我曾经数过,他最多一天发过82篇文章。傅老师又是一个很犟的人,不太容易听从别人的劝告,所以到后来,我只能痛心地看着他遭受着网友一波又一波的辱骂而无可奈何,于是我再也不关心华南虎事件了。
  中国有一个成语叫“大义灭亲”,这在很多人看来还是值得鼓励的事情,但在我看来其实是非常愚蠢的事情。自从我和太蔟开干之后,就不断有居心叵测的网友拿傅老师的事情挑拨我,或是挑拨别人,他们所想见到的,无非就是我被逼表态,要么大义灭师,结果师徒反目,要么为尊者讳,结果名声扫地。我很清楚这些龟儿子的想法,所以根本懒得理他们。让这些龟儿子每天在床和网之间来回上吧。
  其实我对于傅老师在华南虎事件中的表现是什么看法,已经在网志上隐讳地表达过了;不幸的是,有些龟儿子见了之后欣喜若狂,马上当起了义务传声筒,到傅老师的网志那里高呼:“你徒儿骂你啦!”结果傅老师果然对我说的那些话很不高兴。但是别忘了,我对傅老师的看法还有另一半,现在不妨堂堂正正地说出来:如果他不收我的话,我是断无可能进入中科院植物所的,就冲这一点,我就应该感恩一辈子。同样,傅老师对我的看法也有另一半,他早就堂堂正正地写在他的网志里了,那些溢美之辞,让我实在脸红。
  昨天,当我登录我的新浪网志,收到傅老师发来的小纸条,希望和我互加为好友时,我心中顿时起了一阵莫名的感动。于是我不仅马上同意了,而且很快加了傅老师网志的链接。事实证明,龟儿子们的愿望终于是彻底落空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