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群情不可乱激愤  

2008-02-28 14:48:50|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几年,我所关注过的因为一件事而引发“群情激愤”的现象,可以分成以下几类:
  一,由严重践踏传统伦理观的事情引发,如“铜须”事件,张美然事件;
  二,在狭隘民族主义情绪引导下,由一件小事甚至谣传引发,如2003年西安大学生反日游@行,2007年长沙平和堂事件;
  三,由地域攻击或容易被误解为地域攻击的事情引发,如这次《南方都市报》专栏作者张晓舟“辱渝”事件;
  四,由类似宗教的“动物福利”思潮引发,如黑龙江女子虐猫事件,复旦学生虐猫事件;
  五,由环保问题引发,如厦门PX游@行,上海磁悬浮游@行;
  六,由对权力部门的丑行或不作为不满引发,如华南虎照事件,南京彭宇案事件,南开砸车事件等等。
  我不是政治学家或社会学家,也从来不给报纸写时评,所以看的新闻不多,上面的分类自然是不完全的。现在我谨以这个不完全的分类为基础,谈谈我对“群情激愤”的一点看法,希望饱学之士不吝指正赐教。
  我并不反对“群情激愤”,也不反对由“群情激愤”而引发暴动。相反,南开砸车事件发生时,我还觉得非常解气,把那组现场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这是因为我毕业于北大,北大校园里面机动车之多恐怕是连南开也比不上的,以至于早就有人给北大的英文缩写PKU另找了个全称,叫ParkingUniversity(停车大学)。暴动,作为人类非理性的爆发,是我们本性的体现,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就和我们的历史始终并行,因而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历史的一个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任何否认人类的非理性,否认暴动的正当一面,否认当下的中国公民有暴动的权利的想法,即使不说它违背科学历史观,起码也是违背科学人类观的。
  但是暴动毕竟是一种本质为破坏性的行为,即使是有破有立的暴动,也总是会带来令人痛惜的损失,更何况是有破无立的暴动呢。所以暴动是应该受到严格控制的,没必要发生的暴动,就一定要想方法阻止它发生。
  这就带来两个问题:第一,谁来控制暴动?谁能够控制暴动?首先当然是政府。一个真正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引领一种进步的意识形态观念和社会文化,我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对于因为落后观念引发的“群情激愤”,就应该努力想办法解决,将暴动的危险消弭于无形。但如果是一个威权主义政府,除了要保护自己的合法性,其他一概不管,同时中央又对地方失去控制,看着地方政府也参与到落后观念引发的“群情激愤”中来而无可奈何(参看王小山的文章,中央政府无可奈何是我的猜测),那么问题就麻烦了。这些落后观念既然不会被压制,自然也就会蓬勃生长,直至发展成集体无意识的理念,一旦遇到一个野心家出来主事,结局就是1999年某功覆灭,高层外逃,教众遭殃。
  如果大部分人能够有独立人格,不盲从,不随众,上述局面也不会轻易发生,不幸的是,以目前中国人的思想水平,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现在需要的是大量的民间领袖,能够分别引导自己所在的社群的思想走向进步,代替政府应做而没有做的工作。但是,千万不要再来一个全国人民的领袖,因为事实证明,纯粹民粹的全民领袖,多半都是独裁者。
  第二,什么样的暴动是“没必要发生的”?我的看法是,由落后观念引发的暴动就是没必要发生的。那么什么是进步,什么是落后呢?我的标准也很明确:科学、民主就是进步,反智、专制就是落后。这是有事情为证的:时至今日,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无一不是民主国家,而任何现代专制国家(面积太小的国家除外),无论把它的理论吹得怎样天花乱坠,都从来没有一天真正发达过。有人强辩说,也许再过几十年,这些专制国家也会把自己的理论发展完善;首先我绝不相信这一点,其次,凭什么要我们等这几十年?
  拿这个标准来衡量我前面列出的六类“群情激愤”现象,我觉得可以看出,第二、三、四三类都是落后的,具体来说,动物福利是反智,排他性的地域结群是专制,狭隘民族主义则既反智又专制。而第一类则精华与糟粕并存,因为传统伦理观中好的一面固然应该维护,但是也有不少落后的一面应该废弃。第五、六类则是进步的,但是也很容易滑向落后的一面,特别是在由环保问题引发的“群情激愤”中,民众是最容易被反智的煽情激励的。
  我想我的意思很明白了。现在需要有大批人一定程度地投入到社会活动中来,用不着搞得轰轰烈烈,只要能真正代表自己所在社群的民意就可以了。这批民意代表应该认同科学、民主这两个进步观念,应该引导他所代表的人群的思想向这样的进步观念看齐,应该说服他们不要为了一些不科学不民主的思潮而激愤,要把火力用在真正需要激情、需要感性的方面。这次的张晓舟事件,重庆人的反应就令我非常失望(本来不到一个月前,我还专门买了《疯狂的石头》DVD的,就是为了欣赏片中的重庆文化),而重庆的那些强词夺理的民意领袖,更是让我觉得恶心。
  希望张晓舟挺住,不要道歉。因为我觉得,这是进步和落后的斗争,是这场斗争的一个缩影。
 
2008.02.28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