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在家短评二则  

2007-02-16 09:55:50|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脑这东西,正如其他许多工具一样,有顺手不顺手之分。用惯了自己的电脑之后,在不得不用别人的电脑时,总觉得不顺手。这次春节返家,我带了笔记本电脑,原本打算在用来辅助学习工作的同时,也可以上上网。但不知为什么,拔了家里的网线,插到笔记本电脑上,死活也连不通。也许给我半天时间,我就可以发现问题所在,但我现在实在耗不起这工夫。于是只好用家里的电脑上网——真是不顺手到了极点!
  所以近来的一些感悟,原本可以各写成一篇有点模样的随笔的,也不得不因此先压缩成短评,以后俟机扩充。下面就是其中二则。
 
1.
 
  近来新语丝上登了几篇嘲讽《天问诗歌公约》的文章,有一篇是我友木筏子兄写的。其实早在新浪网第一时间转载有关新闻报道时,我就知道“公约”内容了,看完之后哈哈一笑,就跟看完西安野生动物园把人和猴关在一起、重庆商家为促销床上用品要女性当众脱衣服上床、云南地方林业部门为绿化用油漆涂绿荒山之类报道一样,觉得不值一评。
  很显然,写诗要用的思维,和科学研究要用的思维,是根本对立的。公正地说,一个以理性思维为主的人,虽然不是写不了诗,但往往写不了好诗;最好的诗一般都是没什么理性思维的人写的。所以,如果你听说一个诗人平时总是语无伦次,做事神神道道,完全不必吃惊,更不必用理性思维去评价他们的言行。不划算。
  其实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早就发现,成年人之间基于不同思维模式的争论,决不能以说服对方为目的,因为那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小概率事件。最主要的目的,在于说给思维模式和你一样或可能和你一样的人听。因此,如果我想要参与一个对自身思辩水平的提高帮助不大的争论,首先想的是,和我志同道合的人是不是也能轻松形成我的观点?我的参与是不是可以帮助一部分不明所以的人取得明确的认识?如果这两点都做不到,那我就不会浪费时间参与争论。
  显然,只要具备起码科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若以理性思维来衡量,这个“公约”的内容可谓荒唐至极,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再具体评论什么,因为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更重要的是,诗歌做为一种已经衰落的、不再重要的文学形式,在知识精英中的影响力都是越来越小,更不用说普罗大众。大多数人即使知道这个事,也比我的反应更平淡,不仅觉得不值一评,甚至不值一哂、不值一记。对于这样一个无法引起广泛关注的事件,我觉得即使可以让不明所以的人明白我们的观点,意义也不大。
  有人已经发现,“公约”本身就是一首诗。我很赞同这一说法。就当它是一首诗呗。
 
2.
 
  最近收到一封信,是比我大十届的校友王鑫海写给我的。他是一个专注于环保类法律的律师,在看了我的《由王怡谈到计划生育》一文后,对我支持计划生育政策表示不能苟同,并热心地提供了几个收录有大量相关讨论资料的网站(包括他自己的网志)。
  我觉得很惭愧。我一时还无法正面回应他,因为我对人口问题的了解并不很多,即使是支持计划生育一方的观点,也不是很了解。其实我写那篇文章的目的,重点在于揭露国内某些“自由主义者”喜欢哗众取宠,以纠缠次要社会问题为乐,借以捞取潜在的政治资本的本质。但是既然说了“只有文科傻妞才会反对控制人口”的狠话,也不能不在此先为自己辩护几句。
  我很高兴地看到,王先生认为户籍制度是导致环境问题的罪魁祸首之一(虽然他同时还认为计划生育也是和户籍制度并列的导致环境问题的罪魁祸首)。这也是我近两个月来独立思考的一个成果,可见天下英雄所见略同。我曾经说过,一切环保都是政治。其实对于汪永晨、马军、王维洛之类的伪环保分子以环保问题要挟政府的行为,其终极合理性我并不反对,反而比较赞同;但我坚决反对他们用谎言、谣言代替理性客观的分析和实证要挟政府。其实玩政治就是这样一种冒风险的行为,往往不得不要走极端,所以所有政客都是愚蠢的。只有给政客提供理论支持的政治学者,才可能做到综合、客观、理性。但他们若一旦从政,也要不可避免地滑向愚蠢的境地。
  我崇尚科学和理性,所以虽然有议政的兴趣,却没有从政的兴趣。我也不愿意主动选择走极端的政客而不是客观理性的政治学者做为争论对手。恕这里对王先生不敬,我想问这样的问题:您在从事法律实践之后,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观点会因此发生偏差?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因为想要推动社会改革,而不得不走向极端?其实我自己也在反复自省,你既然不想从政,甚至连社会实践都少有,是不是更要注意避免极端?
  如果我有时间,我会好好利用王先生提供的资源。我很有信心地认为,做为对一个最终取决于自然环境压力的社会问题的解决方式,计划生育政策的是与非,在经过条分缕析的分析之后,一定有且只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如果这个答案同于王先生提供的那些资料的观点,那么我会对我现在的观点表示反思(甚至忏悔),否则,我会更加瞧不起那些想要捞取潜在的政治资本、俟机做政客的人。
 
2007.02.16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