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一本有趣的期刊  

2007-01-09 01:44:16|  分类: 植物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本有趣的期刊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最近看到了一本期刊,深有感触。

  这本期刊叫做《邱园科学家》(KewScientist),其ISSN0967-8018,各期的电子版可以到http://www.rbgkew.org.uk/kewscientist/获得。它是一本半年刊,每年四月和十月出版,迄今已经出了30期。每期只有8页,印刷精美,图文并茂,其内容都是对在英国王家植物园邱园供职的植物学研究者的最新研究成果的介绍。

  比如这本20064月号,第1页介绍的是以VincentSavolainenWilliamBaker领衔的科学家小组在200629的《自然》上发表的研究成果,宣称他们在距离澳大利亚东海岸580公里处的豪勋爵岛(Lord HoweIsland)上的特有属Howea(槟榔科,Artemisia兄拟为“豪爵棕属”)中,找到了令人信服的两个种的同地发生(sympatricspeciation)的证据。种的异地发生(allopatricspeciation),即因地理隔离导致生殖隔离而形成种,已经为全世界生物学家所公认,但对于种是否能同地发生,还有争议。因为要成功证明两个种的同地发生,必须满足四个条件:一,这两个种现在在同地出现;二,这两个种彼此为姐妹种;三,这两个种存在生殖隔离;四,这两个种不可能是早期异地发生后再传播到同一个地方(假同地发生)。其中,第四个条件最难证明,但是邱园的这个科学家小组巧妙解决了这个问题。原来,这个豪勋爵岛是690万年前才形成的火山岛,又与澳洲大陆有千里之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两个种分别在别处异地发生,又都扩散到这个岛上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而分子钟的测试结果也证明这两个种的分化时间是很晚的。可以说,这个研究本身在实验方法上没有创新,但是在实验材料的选取上却堪称完美,这也是创新思路的一种体现,可以给人很多启迪。Savolainen因此项研究成果,荣膺了林奈学会的“二百周年奖”(BicentenaryMedal)

  当然,邱园最负胜名的还是它的分类学研究。第2页上介绍说,由A.Pridgeon等人主编的四卷本《兰科属志》(GeneraOrchidacearum)的第四卷已经于2006315出版(定价130英镑)。兰科是被子植物第二大科,具有高度的特化性,在兰科种类比较丰富的地区如南美热带和马达加斯加等地,每年仍不断有新属、新种被发现、命名,因此,关于兰科的研究,可谓日新月异。《兰科属志》就是代表了目前的最准确、全面的成果。该书内容十分丰富,对每一个属都介绍了学名、学名语源、描述、分布(含地图)、解剖学、孢粉学、细胞遗传学、植物化学、系统学、生态学、传粉、用途和栽培情况,还同时配有精美的线条图和彩色照片。尤为令人称道的是,该志虽然运用了过去十年来的大量DNA测序数据来建立兰科的系统树,但其作者十分清楚地认识到,这种分子方法不能过度倚重,必须和形态学数据联合分析。由此也可知,分子分类学的黄金时代仍然还没有到来,分子分类学家仍然任重道远。

  第3页上则介绍了邱园科学家和其国际合作者在东南亚新发现的三个单型属,茶茱萸科的Sleumeria(婆罗洲北部)、槟榔科的Dransfieldia(新几内亚西部)和莎草科的Khaosokia(泰国南部)。令人感慨的是,东南亚就在我国国门边上,可是我国的分类学家却未能在东南亚的植物研究上争得一个国际性的位置。我曾经设想由国家出经费专门派标本采集员到东南亚去采集植物标本,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实现。

  后面的内容,也都很有意思。第4页讲了邱园的东南亚植物研究组分别在马来西亚和泰国开设了植物采集和植物鉴定的课程(什么时候邱园的专家也来中国教授这样的课程就好了),还简要介绍了两个博士毕业答辩成功的消息(在邱园当研究生真幸福)。第5页主要是植物保育的进展,有两个消息比较振奋人心:原产印度洋毛里求斯岛的菊科植物Cylindroclinelorencei(在当地已灭绝)和原产印度洋塞舌尔群岛的Medusagyneoppositifolia(在当地已濒危,原归金莲木科,但在CronquistTakhtajan系统中均独立为Medusagynaceae科,静生师拟为“水母树科”)经过邱园专家的细心呵护,已经培养出了健壮的幼苗,种回到了它们的老家。另一种加勒比地区的蒙特塞拉特岛特有的Rondeletiaboxifolia(茜草科)则在1979年最后一次发现后,时隔二十多年,又一次被发现。封底则是一些科普信息,比如邱园的新的高山植物“凉室”在2006310向公众开放了,邱园专门请了刚刚在喜马拉雅山制作了电视系列节目的英国导演MichaelPalin去剪彩。园艺学家RichardWilford就利用这个“凉室”的收藏,编了一本专供园艺工作者使用的郁金香彩色图鉴,也是刚刚出版。

  邱园是老牌的植物学研究机构,其科学家能周游世界,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倒并不值得惊讶。我所感动的是,邱园的这些植物学家唯恐自己的成就不能为人(不管是专家还是公众)所知,专门要出版这样的通讯,向世人介绍自己的研究成果,每一则消息后面都要附上相关科学家的Email地址,这种交流的诚心和愿望,怎能不让每一个爱好学术的人感到激动!

  我想,虽然我国的植物学研究机构取得的成果不如邱园那么辉煌,但是只要是自己的成果,为何不能理直气壮地介绍给别人呢?只要有交流,有展示,有学习,就一定能有进步。而且,现在我常常不知道各个机构的研究人员都有什么最新研究成果,当然,我会主动去找他们的学术简历来了解,但对于公众和外国专家,是不是我们的科学家应该更主动一点呢?

  我期待着什么时候,我们的植物学研究机构也可以出自己的推介成果的通讯。

 

2007.01.09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