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植物分类学随笔(2)——经典分类 vs ?  

2006-12-31 19:49:17|  分类: 植物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以为,每一个从事科研工作的人,应该清楚自己的专业的名称概念和地位,否则,在被别人——不管是普通大众还是别的专业的研究人员——问起“你的专业都研究什么?”或“它和×××有什么区别?”之类问题时,因不知如何回答而语塞,总是一阵令人尴尬的事情。
  我将要献身的这个专业,叫做“经典植物分类学”(classicalbotanicaltaxonomy)。这个名称里有三个要素:分类学,植物,经典。什么是“分类学”(taxonomy),这个很好解释。它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认识世界上的万物并将其分类,先从我们身边开始,逐渐向外,直至遥远的异域。西方传统的博物学可以说是分类学的前身,当然它的范围远比分类学广得多,除了后来分化出来的植物学、动物学、地学(包括地貌学、地质学、岩石学和矿物学等)三大分支外,其他自然科学中涉及对客观世界的描述和分类的部分,比如天文学中对天体的观测和星座的划分、气象学中对各种气象的描述和分类,也都有博物学的影子。我们现在尊称林奈(CarlvonLinné)为“植物学之父”,但实际上,林奈时代的植物学,还没有真正从博物学中分离出来,尽管他的工作奠定了现代植物命名法的基础。
  而博物学和现代自然科学的区别,我认为主要是是否把研究的重点从单纯的、静态的描述和分类,转移到对万物变化的规律的探讨上来。这样看来,在19世纪初,首先是地学从博物学中分离出来,这是德国地理学家洪堡(Alexandervon Humboldt)的贡献。而博物学最后终结于1859年达尔文(Charles R.Darwin)进化论的正式发表,达尔文也因此被称为“最后一个博物学家”。从此,分类学有了第二项任务,就是对有机体的变异的由来和演化规律进行探讨,从而根据探讨的结果,建立一个合理的分类系统。
  什么是“植物分类学”?也很好解释,就是“植物”的分类学。植物的定义虽然也在不断演变中,但从古代到现在,其核心无疑一直是维管植物(蕨类和种子植物),特别是被子植物。因此,一说到植物分类学,我们常常先想到维管植物分类学或被子植物分类学,尽管这样大概有点歧视其他类群的植物(包括现在一般已经不认为是植物的真菌)分类学研究的意味。
  唯独“经典”这个词最难解释。最近看C. A.Stace的《植物分类学与生物系统学》,才知道“经典分类学”在最开始是和“实验分类学”(experimentaltaxonomy)对立的。具体来说,实验分类学以实验为分类研究的主要方法,因此野外和实验园是开展实验分类学工作的重要场所;而经典分类学以标本的形态学和解剖学研究为分类研究的主要方法,其工作场所主要是标本馆和实验室。在此区别基础上,Stace还特别强调了一点:实验分类学主张从居群的角度进行分类学研究,特别重视个体生态学(autoecology)和遗传生态学(genecology)的研究方法;而经典分类学则是从个体的角度进行分类学研究,一个模式就可以代表一个类群,模式的区别也就是类群的区别。
  但是现在我们常说的“经典分类学”,定义已经完全不同了。在今天的经典分类学家看来,Stace定义的经典分类学已经不能够单独存在了,只能和实验分类学结合,否则所做出的研究成果必然跟不上时代;换句话说,光靠标本馆工作就想做出好的分类学研究,在今天越来越难了,那个靠发大量新分类群就能成为著名分类学家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陶醉于把名字挂在新类群后面从而得以“流芳千古”(不幸的是,现在新发的那些垃圾类群只能加重别的分类学家的负担,当它们被无情地归并掉之后,连“流芳千古”都不可能实现了)的思想该被完全唾弃了。
  这时候,经典分类学的对立面似乎成了分子分类学(moleculartaxonomy),也许还包括和分子分类学关系密切的分支理论(cladistictheory)。在我看来,现代的经典分类学,强调分子层面上的资料不能作为分类学研究的决定性依据,必须以传统的宏观层面(我在这里将微形态、超微形态等也算宏观)上的资料为基础,至少也要和这些资料结合,而分子分类学的观点当然是反过来,主张以分子层面上的资料为分类学研究的第一准绳。造成“经典分类学”一词含义转变的原因,可能正在于“经典”这个词含义的相对性,因为在一种新方法出现后,原先的新方法也就不新了,而只能归入“经典”的行列。所以经典分类学的定义,比较准确地说的话,大概是这样:“和以最新出现、尚未被全体分类学家广泛接受的研究方法为基础的分类学对立的历史上一切分类学的统称。”
  C. A.Stace大概算是一个中允者,他在书中既介绍了上述和分子分类学对立的“经典分类学”的观点,也介绍了分子分类学和分支理论的观点。而V.H. Heywood则是坚定的经典分类学家,他和P. H. Davis合著的Principlesof AngiospermTaxonomy一书就强烈建议在现阶段一个好的分类系统必须以形态学为基础。A.Cronquist和A.Takhtajan也是坚定的经典分类学家,Cronquist本人就曾撰文批评过分支学派,而Takhtajan一向赞成Cronquist的观点,这从他在Cronquist去世之后为其巨著AnIntegrated System of Classification of FloweringPlants所写的重印前言就可以看出来。我曾经感慨地说,Takhtajan现在也已经是垂垂老矣,在他和Cronquist之后,还有谁可以在被子植物分类学领域继承他们的衣钵,取得超越他们的成果呢?
  我本人不是生物学科班出身,而是从别的专业进入植物分类学领域,所以最终选择了经典分类学而不是分子分类学,也就并不奇怪,因为植物的宏观结构显然要比那些看不见的分子更容易引起门外汉的兴趣。但如果要我预测经典分类学和分子分类学之争的结局,我只能谨慎地说,最后也许还是分子分类学获胜。事实上,在分子分类学的冲击下,经典分类学本身已经不得不做出了一些让步,比如现在对于类群阶元,几乎没有什么人还想去找什么普适的统一定义了,至多是在一个具体类群里面用用数量统计之类所谓“客观”方法而已。但我并不因此就觉得自己投身的是一个穷途末路的专业,因为新成果的构筑,总是要在旧成果的基底之上的,在分子分类学的研究方法目前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做为整个分类学的基础之时,有更多的人在经典分类学领域奉献聪明才智,不仅事半功倍,能以较少的投入取得较多的回报,而且最终也可以为将来成熟的分子分类学积累大量的有用数据。
  至于分子分类学以后会不会成为新的“经典分类学”,而又出现更新的什么分类学与之对立,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分子层面的物质运动已经是生命运动的最底层了,不可能再被还原到比分子还低(比如核子)的层面上。所以,未来生命奥秘的大破解,必然将发生在分子分类学在分类学领域唯我独尊的时期。
  所以,我决不会过多介入经典分类学和分子分类学之争,尽管已经有前辈为此争出了个人恩怨。我更主张要对已证明落伍的研究方法不宽容,而不是对新的、不成熟的、有争议的研究方法不宽容,因为辞旧往往比迎新更困难。
  我写这篇随笔的时间,正巧也赶上了一个辞旧迎新的时候。我在此呼吁,让我们打着新时代的“经典植物分类学”的旗号,把中国分类学那根长满“垃圾类群”之毛的尾巴割掉吧。

2006.12.31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