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12月28日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录制实录  

2006-12-28 22:57:25|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赵南元老师的邀请,我参加了12月28日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的录制。这次的话题是继续谈是否应该废除“伪科学”一词,整个录制过程长达3小时,据主持人胡一虎先生说,是要在今年年底和2007年初分两次播出的。不过我自己肯定不会去看播出的节目,因为这次的现场情况和方舟子先生参加的那一次几乎没有不同,实在令人不敢恭维。胡一虎所能够做到的,仅仅是制止某些人的冲动言行,让别人尽量有机会把话说完而已。
  因为要分两次播出,所以这次的PK嘉宾多达八位,我方——即不同意废除“伪科学”一方——的四位嘉宾是赵南元、袁钟、司马南和程光胜。前三位大家比较熟悉,程光胜先生是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员,回来之后我在网上查了一下,他曾经因为支持“核酸营养品”而被方舟子先生批过,而现在居然坐在这一方的嘉宾席上,如果老先生知道这一切而不以为忤,那我想他的人格还是值得敬佩一下的。
  对方——即支持废除“伪科学”一方——的四位嘉宾,第一位是新语丝的老相识、大骗子丁小平,这次他自称是“北京大学教授”,结果被当场拆穿,场景十分有趣,后文有详述。第二位是中医研究所研究员傅景华,第三位是“国际周易发展应用研究院”院长董易林,第四位是钱学森的弟子、中科院力学所研究员范良藻。
  尽管这次对方嘉宾没有方舟子先生参加的那次那么激动,但仍然和我方嘉宾没有太多对话基础,结果常常答非所问,使讨论不断地离题,而且对方内部的观点也不统一。但总的来说,对方的观点可以概括成以下四点:第一,科学这个概念在历史上是不断演变的,而支持“伪科学”提法的人总是把科学的定义理解得十分狭窄;第二,一个新发现是不是科学,不能总是由科学共同体说了算,因为这样就会扼杀那些暂时不能为科学共同体所理解的人的成果;第三,“伪科学”的“伪”字含有欺诈的含义,属于犯罪行为,因而不适用于所有被斥为是搞“伪科学”的人;第四,有的“伪科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结晶,反这样的“伪科学”就是反对中国传统文化。
  这四点都很好反驳。首先,诚然,在历史上,特别是在休谟、波普、库恩之前,科学的定义是和今天很不相同的,但是今天为科学共同体所公认的“科学”的概念,就只有一个。一个不被科学共同体认为是科学的东西,即使符合历史上的“科学”概念,在今天也绝不能再叫做科学。现代人不去搞现代的科学,却去搞历史上的“科学”,这正如袁钟先生所说,“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其次,一个新发现是不是科学,当然只能由科学共同体说了算,因为别人是没有评价能力的。袁钟先生总结了新发现新理论能为科学共同体认可的四条标准,是本次辩论中最精彩的观点:1.首先看能不能与现有的理论兼容;2.如果不兼容,看看是不是有可重复的、强有力的实验和观测结果支持;3.如果一时无法进行实验和观测,那么要在数学推导上没有问题;4.如果不能进行数学推导,那么也应该是对高概率现象的总结归纳。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几个标准已经是相当“宽松”了,如果连这么“宽松”的标准都达不到,那么不用说现在,那些所谓的“新发现”“新理论”在以后能为科学共同体所接受的概率也可以说基本是零。至于像丁小平彻底否认科学的真伪的评价标准,那就纯属胡搅蛮缠了。
  再次,“伪科学”的定义本来很明确,不是科学的东西,硬说是科学,就是伪科学。除此之外的其他理解都是不妥的。程光胜先生从《说文解字》和《康熙字典》对“伪”字的解释出发,认为“伪科学”有两个含义,一个是不是科学冒充科学,一个是人为编造、有意诈骗,我觉得实无必要,何况第二个含义纯属多余。
  最后,我方嘉宾一致认为,科学和文化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科学共同体绝不会去反文化,即便是某些人把某些文化包装成“科学”,从而使之成为伪科学时,科学共同体所要做的也仅仅是揭穿其真相,把这些东西赶回文化的领域内而已。说反伪科学就是反对中国传统文化,纯属偷换概念。
  这次节目中的有总结价值的观点,大概就只有这些,其他值得记述的,都是些花絮。对方的观众席中,有三位发言人应该说是大名鼎鼎了。一位是蒋春暄,在赵南元先生还在和丁小平交锋时,就要求发言,而且在发言前先拉起了一条白纸黑字打印着“2002年3月5日在人民大会堂九届五次政协会议何祚庥说蒋春暄研究伪科学”的横幅。他用让人几乎听不懂的西南官话,先是自称“我这样的天才五百年才出一个”,然后就是反复强调何祚庥、方舟子、司马南如何对他的成果进行污蔑。一位是李土生,我曾经说他是“博客网(原博客中国)四大精神病之一”,而他在网下也是同样地逻辑混乱,不知所云,以至我现在已经回忆不起他都说了些什么了。还有一位是徐德江,在发言时大声控诉语言学界对他的打击、压迫。
  对方又有一个发言的观众叫陈一文,在节目开始前,就四处散布他专门印制的材料,材料上自我介绍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和“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灾害史研究专业委员会”的顾问。他发言时费了很长的时间讲蒋春暄是如何得到Santilli的赏识的,而他说的这些谎话方舟子先生早有揭露(有趣的是,方舟子先生的揭露文章就收在他印制的材料里)。
  在节目快结束时,范良藻先生想请他的好友、《科学时报》评论员王中宇先生发言,结果话筒被错递到另一个老汉手里。该老汉拿过话筒马上滔滔不绝起来,范良藻急得直说:“他不是王中宇!我要让王中宇说话!”但该老汉显然是憋了一肚子话不说不行,竟拒绝交出话筒,还是胡一虎出面请求大家不妨让伪“王中宇”把话说完再让真“王中宇”说,才制止了抢话筒的混乱场面。我方都笑得前仰后合。
  当然,全场最有趣的是我方对丁小平的伪“北京大学教授”身份的揭露。首先是袁钟先生出场时就质疑了一回,胡一虎说,摄制组人员已经向北大核实过了,丁小平确系北大教授。丁小平眼看没人计较了,就放心大胆地胡说八道,不料司马南先生出场时,又质疑了一回,而且是釜底抽薪式的。他向摄制组人员咨询后,发现所谓的“向北大核实”只是按丁小平自己提供的一个电话号码打给了“北大经济管理学院”的刘爱民(音),对方说丁小平是北大的教授,于是这就算核实过了。司马南当场要挟丁小平:“你现在能不能告诉大家,你是不是北京大学的教授?”在这种气势下,丁小平马上蔫了,连连说什么“这是两个问题”之类来搪塞,骗子嘴脸已经暴露无疑了。我在此继续给司马南先生补充:北大没有“经济管理学院”,只有经济学院和光华管理学院。我用北大内部的人员查询查遍这两个学院的职工,不管是在职职工,还是离退休职工,还是调离职工,绝无一人的姓名读音接近“刘爱民”。可见,《一虎一席谈》摄制组在这个方面的“家庭作业是做得不够的”(这本是对方批评赵南元没看蒋春暄的著作就敢说是“伪科学”时的话)。
  司马南的拆穿本已经使丁小平快要坐不住了,不料我方观众席中有几个人年轻气盛(不知是三思还是人大的),在录制间歇的时候站起来指着骂丁小平是骗子,结果丁小平的两个“学生”(我很奇怪,他到底是什么研究机构的?怎么还有学生?)被激怒了,要和我方这几个人单挑,我方当然是欣然应战,而且还反过来不断挑拨对方单挑。工作人员急忙出来制止,才完成了最后一节的录制。全部节目录制完成之后,双方果真差点动起手来,在一片混乱中,赵南元老师已经不知去向,我想请他吃饭的计划也就落了空。我步出楼门口时,还见我方一个最激动的一边抽着烟,一边不断试图挣脱他人的遮拦,想返回楼内和丁小平的学生单挑。
  说实话,我绝不赞成我方这几个人的这种做法,也绝不从道义上表示支持,因为这是使争论彻底庸俗化、市井化。对这样的人,就像对蒋春暄、李土生、徐德江之流一样,我当时的行动即可表明我的态度:匆匆坐地铁离开。
 
2006.12.29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