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中国植物志》植物中文普通名的订正和读音的统一(3)  

2006-12-16 08:03:40|  分类: 植物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铺散马先蒿高升亚种Pedicularis diffusa subsp.elatior(玄参科):
  中文加词矛盾,但若简作“高升马先蒿”,又和同属另一种P.elata的普通名重名,故新拟“较高升马先蒿”,因其亚种加词elatior是elata的比较级,意即“较高升的”。
(22)全叶马先蒿全缘亚种P. integrifolia subsp.integerrima(同上):
  文字累赘,故简作“全缘马先蒿”。
(23)弱小马先蒿极弱亚种P. debilis subsp. debilior(同上):
  文字累赘,故简作“极弱马先蒿”。
(24)深紫糙苏浅紫变型Phlomis atropurpurea f.pallidior(唇形科):
  中文加词矛盾,故简作“浅紫糙苏”。
(25)石楠窄叶变种Photinia serrulata var.ardisiifolia(蔷薇科):
  同属已有Ph.Stenophylla的普通名为“窄叶石楠”,故新拟“紫金牛叶石楠”,是其变种加词的直译。
(26)鼠尾草翅柄变型Salvia japonica f. alatopinnata(唇形科):
  同属已有S.alatipetiolata的普通名为“翅柄鼠尾草”,故新拟“延翅鼠尾草”,“延翅”这一中文加词可见于“延翅风毛菊”“延翅蛇根草”等名。
(27)四川香茶菜永胜变种Rabdosia setschwanensis var.yungshengensis(唇形科):
  地名重叠,故简作“永胜香茶菜”。
(28)狭盔马先蒿狭盔亚种极狭变种Pedicularis stenocorys subsp.stenocorys var. angustissima(玄参科):
  文字累赘,故简作“极狭马先蒿”。
(29)腺梗豨莶无腺变型Siegesbeckia pubescens f.eglandulosa(菊科):
  中文加词矛盾,故简作“无腺豨莶”。
 
三、正字
 
  按照现代汉语的用字规范,《植物志》中有5个科的普通名、44个属的普通名和1200多个种(含种下等级)的普通名的用字需要订正。这有如下几种情况:
1. 改掉少数民族的旧称:
  众所周知,我国有55个少数民族,有不少少数民族在历史上有多个称呼,建国后则为每个少数民族固定了唯一的称呼。使用这唯一的名称,是对少数民族的尊重,因此即使有的旧称可能字面上并无贬意,继续使用也不合适。这一点,《中名法规》也有提及:“确有不利于国内外民族团结的字,应当删改”。
  植物志中有17个普通名的订正属于这种情况。其中15个使用了“俅(求)江”的字样,如俅江龙胆、俅江紫堇、求江蔷薇等。俅江是独龙江的旧称,居住在其流域的俅人,现名独龙族。这15个名称中的“俅(求)江”均应改作“独龙江”;仅俅江紫堇Corydaliskiukiangensis(罂粟科)若改为“独龙江紫堇”,则与同属C.dulongjiangensis的普通名相重,可以新拟“贡山紫堇”,因其模式标本采自贡山(为云南西北部县名)。
  另两个普通名,一个是傜山稀子蕨Monachosorumelegens(稀子蕨科),应改为“瑶山稀子蕨”(因“傜族”今作瑶族);另一个是回回苏Perillafrutescens var. crispa(唇形科)。《植物志》中又有茴茴蒜Ranunculuschinensis(毛茛科),其中的“茴”字本也是“回”的别字。按现代汉语规范,别字是应该改正的,但是如将“茴茴蒜”正为“回回蒜”,就等于重新使用了“回回”这个回族的旧称。由于涉及到民族问题,改掉少数民族的旧称应该优先于改正别字,所以“茴茴蒜”中的“茴”字不宜恢复为“回”字。反过来,“回回苏”可以改为“茴茴苏”,从而回避掉对“回回”的直接使用。
2. 改掉部分GBK字库中未收录的冷僻字:
  GBK字库是现在中文操作系统使用最广泛的字库,共收字2万余个,已经能够满足大部分的应用需求。《植物志》收载的普通名共用字2400多个,大部分GBK字库均收录,只有12个冷僻字是GBK字库所没有的。尽管现在又有更新的GB18030字库,收字更多,以后还能不断扩展,但并不是所有的软件都支持(目前仅在Office2003等软件中可用),而且中文普通名为便于应用,应该具有易读、易写、易记的特点,所以即使将来技术的进步可以解决更多汉字的输入和存储问题,中文普通名中的冷僻字仍是越少越好。
  下面将这12个字用描述法列出(无符号表示左右结构,“/”表示上下结构,“@”表示半包围结构),并作简单考证。
  (1)[艹/杭]:[艹/杭]子梢属Campylotropis(豆科)中的“[艹/杭]”字很显然是后起字,其本字和本义待考。这个字《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以下简称《现汉》)和《中华大字典》均未收入,其读音莫衷一是,即使不考虑声调,也有hang和kang两种念法。但在植物学界,以念kang为多,如《总汇》和傅立国主编的《中国高等植物》中均将此字按kang的读音编入音序检索表。查《现汉》,以“亢”为偏旁而音节为kang的字中,大多数读去声,仅“闶”和“忼”两字读阴平,且前者只出现在方言词汇中,后者是“慷”的异体字。故笔者建议[艹/杭]字读kang4。[艹/杭]子梢属在我国广布,此字不宜废除,但可惜的是GB18030字库仍未收录。
  (2)[艹/奇]:音qi2。[艹/奇]莱主山,为台湾玉山山脉南段一高峰。以这一命名的植物有[艹/奇]莱乌头Aconitumbartlettii(毛茛科)。另一种奇莱红门兰Orchiskiraishiensis(兰科)中的奇也应作[艹/奇]。地名使用的冷僻字,一般来说是不宜废除的,除非另拟名。此字GB18030字库已收。
  (3)[艹/洽]:音qia4。[艹/洽]草属Koeleria属禾本科。此字《现汉》已收,故不宜废除,但GB18030字库未收。
  (4)[豆劳]:音lao2。[豆劳]豆Glycinesoja(豆科)中的“[豆劳]”字,本作“[/豆]”,《玉篇》《广韵》均收有此字。[豆劳]是后起字,“[豆劳]豆”一名见于明朱橚《救荒本草》。豆科大豆属作者以为《救荒本草》是记载该植物的最早文献,出于用文献最早记载的名称作为普通名的原则,选用了“[豆劳]豆”作为该种的普通名,不仅于实不符,而且白白增加了一个GB18030字库也未收入的冷僻字。实际上,此种广布于全国,且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通称野大豆,故不如仍定名为野大豆,以免冷僻字之烦。
  (5)[山/弄]:音long4。据《现汉》,此字是壮语的音译,意为“山间的小块平地”,大量出现于广西地名中。[山/弄]岗原为广西龙州县村名,后来在此建立[山/弄]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不少植物的模式标本采集地。《植物志》中以“[山/弄]岗”或“弄岗”为名的植物有8种(含1变种),如[山/弄]岗耳叶马蓝、[山/弄]岗唇柱苣苔、[山/弄]岗轮环藤等(其中弄岗马兜铃、弄岗金花茶、弄岗黄皮应正字为“[山/弄]岗马兜铃”、“[山/弄]岗金花茶”、“[山/弄]岗黄皮”)。且此字在GB18030字库中已经收录,故不宜废除。
  (6)[竹/沙]:音sha1。[竹/沙]簕竹Schizostachyumdiffusum(禾本科)分布于我国台湾和菲律宾,“[竹/沙]簕”是台湾地方名,其义不详,可能源于高山语。此冷僻字在《植物志》中仅出现一次,“簕”字虽然出现多次,但在这里仅仅是记音而并未用其本义(关于此字本义的分析详见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故宜改为“沙勒竹”。
  (7)[竹/思]:音si1。见于“[竹/思]簩竹”(Schizostachyumpseudolima,为禾本科植物)一名。此名最早见于西晋嵇含《南方草木状》,现已用为Schizostachyum的中文普通名,故不宜废除。此字GB18030字库未收。
  (8)[艹/闾]:音lü2。菴[艹/闾]Artemisiakeiskeana为菊科植物。《本草纲目·草部第十五卷》对这个名字的解释是:“菴,草屋也。闾,里门也。此草乃蒿属,老茎可以盖覆菴闾,故以名之。”这样说来,菴不过是庵的异体,而[艹/闾]则是从闾字生造来的。因此,虽然GB18030字库已经收录了此字,此名仍以订正为“庵闾”为宜。
  (9)[瓜@交]:音bao2。马[瓜@交]儿属Zehner属葫芦科。同科另有赤瓟属Thladiantha,黄瓜属还有叫小马泡Cucumisbisexualis和马泡瓜C. melo var.agrestis的两种植物,这里的“[瓜@交]”、“瓟”和“泡”实际上都是一个字,应该统一。其中,泡是别字(详见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而在“[瓜@交]”和“瓟”两字中,《现汉》收了前者。鉴此,此字不仅不应废除,连赤瓟属的“瓟”字和小马泡、马泡瓜中的“泡”字也应订正为此字。好在GB18030字库中已经收录了“[瓜@交]”字。
  (10)[月君]:音jun1。鸡[月君]梅花草Parnassiawightiana为虎耳草科植物。此字(GB18030字库未收)实际上是“肫”(音zhun1)的方言读音,两字意义无别,都是指鸟类的胃,故宜将此植物的普通名改为“鸡肫梅花草”。
  (11)[竹/亶]:音dan3。木[竹/亶]竹Bambusawenchouensis(禾本科)一名最早见于元李衎《竹谱详录》,其中的“[竹/亶]竹”实际上就是“单竹”的异写,故宜将其普通名改为“木单竹”(虽然“[竹/亶]”字GB18030字库已收)。
  (12)[木衣]:音yi1。栘(读yi2)[木衣]属Docynia属蔷薇科。《现汉》收录了此字,故不宜废除,但GB18030字库未收。
  综上所述,这12个冷僻字中,笔者建议废除[豆劳]、[竹/沙]、[艹/闾]、[月君]、[竹/亶]5个字。另7个则应暂时保留。
3. 异体字的订正:
  由于传统沿袭,《植物志》收载的植物中文普通名中,有许多异体字,甚至有25个属的普通名也包含有异体字。有的含异体字的普通名如木犀、杓兰、蛾眉蕨等使用十分广泛,要改变人们长期养成的用字习惯,殊为不易。但是,为了汉语的规范性,按《现汉》的规定改正这些异体字,仍是一件有必要的事情。
  下面一一对这些异体字做介绍。
  属的普通名和种(含种下等级)的普通名中都包含的异体字有(按音序排列,举属的普通名以赅该属中种和种下等级的普通名):
  (1)瓟:赤瓟属的瓟应改为[瓜@交],已见上文“改掉部分GBK未收录的冷僻字”一段。
  (2)蒭:此字在GBK字库中无简化字。它是“刍”的异体,故蒭雷草属Thuarea(禾本科)应改为“刍雷草属”。
  (3)蛾:蛾眉蕨属Lunathyrium(蹄盖蕨科)中的“蛾”,正作“娥”。但飞蛾藤属Porana(旋花科)和飞蛾槭Aceroblongum(槭树科)中的“蛾”字不改。
  (4)蕃:在作“来自国外的”解时,这个字是“番”的异体。因此泽蕃椒属Deinostemma(玄参科)应正作“泽番椒”。
  (5)疯:麻疯树属Jatropha(大戟科)中的“疯”,正作“风”。山麻风树Turpiniapomifera(省沽油科)的写法是正确的。
  (6)桿:此字是“杆”的异体。但膜蕨科的两个属,球桿毛蕨Nesopteris和毛桿蕨Callistropteris中的“桿”应该正作“秆”(详见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
  (7)桔:此字仅在“桔梗”一名中为正体,而且读jie2,其他情况下都是橘(ju2)的异体(或曰俗体)。黄成就在《植物志》芸香科一卷中对桔橘二字的关系做了很好的解释,他主编的这一卷就绝未使用一个“桔”字,但在其他卷册中,以桔代橘的情况屡有发生,如越桔属Vaccinium(杜鹃花科),及种名桔红山楂、越桔叶蔓榕、越桔叶忍冬、假金桔等。这些名字中的“桔”均应正作“橘”。
  (8)脈:为“脉”的异体。此异体字仅见于《植物志》出版最早的第2卷和第11卷中,涉及的中文名有三个:单叶假脈蕨属Micromelingium(膜蕨科),多脈莎草Cyperusdiffusus及其种下等级宽叶多脈莎草C. d. var.latifolius(均为莎草科)。
  (9)粘:在作形容词时,“粘”读nian2,正作“黏”。《植物志》中所有的“粘”字,包括属名粘木属Ixonanthes(古柯科)、粘腺果属Commicarpus(紫茉莉科)、粘冠草属Myriactis(菊科),以及种和种下等级名如粘核光桃、粘核毛桃、粘毛香青、粘毛蒿等,均应作“黏”。
  (10)钮:按《现汉》,“钮”字只有作“器物上起开关、调节等作用的部件”解和姓氏时,为正体,其他情况下为“纽”的异体,故金钮扣属Spilanthes(菊科)、钮子瓜Zehneriamaysorensis(葫芦科)、黄花地钮菜Stachysxanthantha、柔弱黄花地钮菜S. x. var.gracilis(均为唇形科)等名中的“钮”均应正作“纽”。纽子果Ardisiavirens(紫金牛科)的写法是正确的。
  (11)耆:中药黄芪,《本草纲目》中作“黄耆”,并认为“芪”是俗写。豆科黄耆属的作者即采用了这个名字。然而,事实是现在“黄芪”的使用远比“黄耆”为多,《现汉》就只收录了“黄芪”而没有收录“黄耆”。且“芪”字笔画较少,便于应用,所以《植物志》上所有的“耆”宜都改为“芪”。涉及的属的普通名有二,即黄耆属Astragalus和岩黄耆属Hedysarum(亦为豆科);改为“黄芪属”和“岩黄芪属”后,还可与豆科另一个土黄芪属Nogra实现写法统一。此外,还有一个胶黄耆状棘豆Oxytropistragacanthoides(亦为豆科)宜改为“胶黄芪状棘豆”。
  (12)麴:作“酒曲”讲时,此字是“麯”的异体,而据《简化字总表》,麯已经简化为“曲”(但麴作姓氏时不能写作“曲”,麴曲为不同的两个姓)。虽然现在使用“麴”及其简体“麹”表示“酒曲”之义的人仍有不少,但“麴”字远较“曲”字难写,正为“曲”应该是坚持贯彻的原则,故鼠麴草属Gnaphalium(菊科)应正作“鼠曲草属”。其他应订正的普通名还有鼠麴火绒草Leontopodiumforrestianum和鼠麴蚤草Pulicariagnaphalodes(均为菊科)两个。另有一个鼠麯雪兔子Saussureagnaphalodes(亦为菊科)更应简作“鼠曲雪兔子”。
  (13)杓:杓字有二读,读biao1时意为北斗七星的斗柄三星,此时为正体;读shao2时为勺的异体。杓兰属Cypripedium(兰科)植物的唇瓣内凹呈勺形,所以这里的“杓”字无疑是“勺”的异体,理应正作“勺”。另有杓唇石斛Dendrobiummoschatum(亦为兰科)中的杓也应作“勺”。
  (14)矢:上古无“屎”字,用“矢”假借。后起的“屎”字因专门用来表示“大便”之意,而被文人视为俗字。一些带“屎”字的植物中文名在文献中常被避写为“矢”,包括鸡矢藤属Paederia、牛矢果P.matsumuranus(均为茜草科)和老鼠矢Symplocosstellaris(山矾科)。但在《植物志》中,带未避写的“屎”字的普通名也有不少,计有猪屎豆属Crotalaria(豆科)、猫儿屎属Decaisnea(木通科)和鸡屎树Lasianthushirsutus(茜草科),这些名称并没有引起使用者的不快。而且“矢”字的本义是“箭”,带“矢”字的普通名中,有的正是用的这个本义,如矢车菊属Centaurea(菊科)、矢竹属Pseudosasa(禾本科)及矢叶橐吾、矢镞叶蟹甲草等。因此,有必要恢复避写为“矢”的“屎”字,以使两字在普通名中的意义泾渭分明,全无混淆之虞。
  (15)蝟:蝟实属Kolkwitzia(忍冬科)和蝟菊属Olgaea(菊科)中的“蝟”字,都是“猬”的异体。禾本科又有猬草属Hystrix,其中的“猬”却不作“蝟”。一义二字,实无必要,故这二字宜统一为“猬”。
  (16)犀:这是应用最广泛的一个异体字。包含该字的属的普通名有木犀属Osmanthus、木犀榄属Olea(均为木犀科)、木犀草属Reseda、川犀草属Oligomeris(均为木犀草科)和草木犀属Melilotus(豆科),此外还有木犀科Oleaceae和木犀草科Resedaceae这两个科的普通名。不难看出,Osmanthusfragrans这个种的普通名“木犀”是这些属名的基原。追本溯源的话,“犀”字才是正写,因为“木犀”一名由来于其木材纹理似犀角。但是后来从“犀”字派生出“樨”这个后起字之后,写“木樨”的人就越来越多,特别是在北京方言中,“木樨”已经取代“木犀”成为正体。北京的地名“木樨园”“木樨地”中的“樨”绝不能写作“犀”,且北京方言中“木樨”还转义指打散的鸡蛋,这里的“樨”字习惯也不作“犀”。普通话规范主要是以北京方言为基础的,所以《现汉》以“樨”字为为“木樨”一词的正体,“犀”为异体,虽然在植物学工作者看来觉得别扭,却也并非不可理解。笔者建议,宜从《现汉》,把所有“犀”字改为“樨”。
  (17)心:灯心草属Juncus(灯心草科)中的“心”,是“芯”的异体。虽然从字源上来看,“芯”派生自“心”(在传统的油灯的结构中,灯芯的确位于灯的中心),但现在心芯两字已经分化到了《现汉》认定“灯芯”为正体、而“灯心”为异体的程度,所以植物中文名中的这个异体宜改正过来。除该属植物外,还有灯心叶甜根子草Saccharumspontaneum var.juncifolium(禾本科)以及灯心草科Juncaceae中的“心”字也宜改为“芯”。
  最后,《植物志》第2卷上还有一个蓧蕨属Oleandra,其中的“蓧”在此处是“条”的异体。但在第6卷第1分册上,修订后重新收入的此属的普通名已经正作“条蕨属”。这个情况有必要在这里补充说明一下。
  除地名中的异体字外(为行文方便,这部分情况放到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中论述),仅种(含种下等级)的普通名包含的异体字有(按音序排列):
  (1)菴:为“庵”的异体。菴[艹/闾]应正作“庵闾”,已见上文“改掉部分GBK字库未收录的冷僻字”一段中所述。壳斗科的菴耳柯Lithocarpushaipinii也应正作“庵耳柯”。
  (2)粃:为“秕”的异体,见于糠粃景天Sedumramentaceum(景天科)和糠粃马先蒿Pedicularisfurfuracea(玄参科)二名。
  (3)迭:1964年《简化字总表》旧版中规定“叠”简化为“迭”,但1986年的新版中删掉了这一条。因此,“迭穗莎草”“迭叶楼梯草”“迭裂黄堇”“迭裂长蒴苣苔”“迭裂翠雀花”(最后一名,《植物志》误印为“选裂翠雀花”)这几个名字中的“迭”均应作“叠”。“迭”字用于普通名,仅见于“迷迭香”。
  (4)复:情况同上,1986年新版《简化字总表》规定“覆”不再简化为“复”,故“覆盆子”不能再简写作“复盆子”,所有含这一中心语的蔷薇科悬钩子属Rubus植物的普通名(如“覆盆子”“华北覆盆子”“拟覆盆子”)均应正字。
  (5)稈:为“秆”的异体。《植物志》第2卷和第11卷上的一些普通名,如“淡稈鳞盖蕨”“细稈湖瓜草”“节桿扁穗草”“具槽稈荸荠”等,其中的“稈”均应正作“秆”。此外,还有一些“秆”字被误写为“桿”或“杆”,详见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中的分析。
  (6)迴:为“回”的异体,见于圆迴报春Primulaambita(报春花科)、迴旋扁蕾Gentianopsiscontorta(龙胆科)二名。
  (7)篲:为“彗”的异体,见于篲竹Pseudosasahindsii(禾本科)。
  (8)捲:为“卷”的异体,见于半扭捲马先蒿Pedicularissemitorta(玄参科)。
  (9)蘽:蓬蘽Rubushirsutus(蔷薇科)一名见于《本草纲目》。其中的“蘽”字和另一个“藟”字实为一字,而后者见于葛藟葡萄Vitisflexuosa(葡萄科)一名。考虑到“藟”字笔画较“蘽”为少,宜将“蘽”视为“藟”的异体,而改蓬蘽为“蓬藟”,这样可以在普通名中精简掉一个冷僻字。
  (10)稜:为“棱”的异体。含有这个字的普通名如稜稃雀稗、五稜藨草、稜果海桐等。
  (11)坭:这是粤方言的方言字。《现汉》中仅解释为“用于地名”,查香港中文大学的“粤语审音配词字库”(http://humanum.arts.cuhk.edu.hk/Lexis/lexi-can/),此字又为“泥”的异体。《植物志》中所有带“坭”的普通名,如“坭竹”“坭黄竹”“坭簕竹”“坭藤”等,其中的“坭”字显然都不是来自地名,而是“泥”的异体,故均应正字。
  (12)泡:“泡”字在《植物志》收载的植物中文普通名中,是一个意义、读音都十分复杂的字,大致有以下六种情况:
  a.是“[瓜@交]”的别字(见上文“改掉部分GBK字库中未收录的冷僻字”一段中的论述),包括“小马泡”和“马泡瓜”二名。
  b.是“藨”的别字(见下文“别字的订正”一段中的论述),见于“大乌泡”“空心泡”“高粱泡”等蔷薇科悬钩子属Rubus植物的普通名。
  c. 是“脬”的别字,见于马尿泡属Przewalskia和马尿泡P.tangutica(均为茄科)。“尿脬”为膀胱的地方俗名。
  d.表示“虚而松软,不坚硬”之义,音pao1,如泡桐属Paulownia(玄参科)及泡滑竹Yushaniamitis(禾本科)、泡沙参Adenophora potaninii(桔梗科)等。
  e.表示“泡沫”“像泡沫的”之义,音pao4,如泡花树属Meliosma(清风藤科)及泡叶栒子、泡状珊瑚苣苔、泡沫龙胆、泡泡叶杜鹃等名。这些中文名里的“泡”有时是bullatus,-a, -um之类加词的意译。
  f.表示“鼓起的中空物”之义,音pao1,如泡果苘、泡果沙拐枣、泡囊草等,常常是其学名中-physa、physo-等词根的意译。
  可见,即便将前三种情况下的“泡”字正为其本字,“泡”字仍然有后三种意义、两种读音。最麻烦的是,其中的“泡沫”和“鼓起的中空物”两义往往不易区分,比如“泡叶”既可以理解为“表面呈气泡状的叶”,也可以理解为“具有鼓起中空结构的叶”,“泡果”既可以理解为“气泡状的果”,也可以理解为“鼓起而中空的果”,都符合实际,而这两义读音却是不同的。
  显然,泡字的上述复杂意义和读音情况不符合植物中文名拟名应易读、易记的原则。对此,笔者从《植物志》中豆科黄芪属植物Astragalussphaerophysa的普通名被定为“球脬黄芪(耆)”得到启发,认为不妨把上述第六种意义的“泡”字视为“脬”的异体。从语源上看,“脬”实际上也是从“泡”派生而来的一个后起字,因为尿脬(膀胱)也是一种鼓起的中空物。如果把“泡果”改成“脬果”,这里的“脬”字可以理解为“似膀胱的”,这就既表达了“泡果”的原义,在字义上又仍可以解释得通。
  这样,除了马尿泡属之外,泡囊草属Physochlaina(茄科)、泡果茜草属Microphysa(茜草科)也宜作“脬囊草属”“脬果茜草属”,其他种名中的“泡果”也宜作“脬果”。经此处理,植物中文名中的“泡”就只剩下上述第四、第五两种含义,而这两个含义是较易区分的,这就初步解决了“泡”字释义难、读音难的问题。
  (13)繖:是“伞”的异体,见于繖花马先蒿Pedicularisumbelliformis(玄参科)。
  (14)繐:是“繸”的异体,见于繐裂矢车菊Centaureanigrescens(菊科)。
  (15)瘀:是“淤”的异体,见于散瘀草Ajugapantantha(唇形科)。
  (16)硃:是“朱”的异体,见于硃毛水东哥Saurauiaminata(猕猴桃科)、硃砂根Ardisia crenata(紫金牛科)二名。
  (17)咀:是“嘴”的俗体。淡黄花鸡咀咀Oxytropis bicolor var.luteola(豆科)、米咀闭花木Cleistanthuspedicellatus(大戟科)应作“淡黄花鸡嘴嘴”、“米嘴闭花木”。惟咀签属Gouana中的“咀”不作“嘴”,也不读zui3。
  此外,唇形科的薰衣草属Lavandula中的“薰”本是“熏”的异体,但熏薰二字现在的意义已经有了一定的差别。“熏”多指令人不快的熏染,而“薰”常指用香气熏染。考虑到现在“薰衣草”的写法极为流行,占绝对优势,这个名字暂不更动。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