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旧作:谁到异邦炊?  

2006-12-14 12:19:30|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夙注:下面转载的7篇旧文,《谁到异邦炊?》和《是教育部让芙蓉姐姐出名》作于去年高校BBS被教育部要求改为所谓“校内信息交流平台”之后(顺便说一下,“金仕并”这个笔名也是那时候起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民间历史学家”何其多》就是被木舟子兄谬赞的驳斥“朱元璋是回民”说的那篇文章。《“六经注我”》是我非常得意的一篇随笔。最后三篇署名“葛民勤”的文章则是我所写的仅有的三篇数学科普。

  最近看到两篇和出国有关的新闻,一篇是新浪网转载《国际先驱导报》的《数十名中国青少年在瑞典申请避难后失踪》(http://news.sina.com.cn/c/2005-03-11/14286062259.shtml),一篇是博客中国转载乌有之乡的《北大清华最优秀学生哪去了三年18亿收获了什么》(http://xz.blogchina.com/103/2005-03-13/18547.html)。这一下子又勾起我写一篇文章的兴趣。
  前一篇新闻的开头,可谓绘声绘色。且看:“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机场,数名12到18岁之间的中国孩子一个个衣着鲜亮,背着高级旅行包,带着手机,口袋里揣着1万克朗左右的现金(1美元约合7.0克朗)。他们看上去都那么天真可爱,兴高采烈,声称过来是为了学习。他们在回答移民局官员问题时好像都受过专门训练,知道该如何应付。
  “然而,这些孩子在申请避难、获得入境并住进移民局的临时难民营后,没几天就以去商店或学校的理由而中途逃跑,其随身带的旅行包及包内衣服则被留在了宿舍……”
  十有八九,这群人是偷渡客。有网友指出可能是贪官的孩子,这倒是没有证据,不过,既然那么有钱,十有八九不会是福建沿海的农民,那么,所谓“不是一般老百姓的孩子”的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
  后一篇新闻的开头,引了一大堆数字,就枯燥多了:“2000年北京大学本科毕业生有2154人,研究生1596人,这些人毕业后直接出国留学的有751人,大约占毕业生总数的20%,其中有587人同时选择了美国,比例高达78%。
  “2001年北京大学本科毕业生2217人,研究生2002人,毕业后直接出国留学的有831人,占毕业生总数的接近20%,其中有711人去了美国,比例接近87%,比上一年增长了9个百分点。这一年北京大学物理化学专业毕业32人,直接出国留学的达28人;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毕业15人,出国人数达13人,比例接近90%。”
  不过,关注这篇新闻的人,仍不算少,发表议论的人也颇有几个,有一位义愤填膺地咒骂道:“狗永远是狗,即便主人每天给你啃的是肉骨头,只要你能给他开门,会冲他摇尾巴,仍然会给你狗的待遇!既然有那么多所谓的优秀学子愿意做美国的一条披着黄衣、瞪着黑眼珠的的黑毛狗,就让他们去吧!”
  我觉得幸运。我本科是在北大化学学院读的。后一篇新闻举的两个出国比例极高的专业,都是化学学院的。我放弃了那么好的出国机会,毅然决然地考取了北大历史系的硕士研究生,算而今,基本是出国无望,总算没成为“美国的一条披着黄衣、瞪着黑眼珠的黑毛狗”。
  但我要承认,我在本科时,也曾和我的同学一样,很想出国的。当时写了一首小诗,曰:
  壮士朝天唳,儒生对史痴。
  渔人自欸乃,我到异邦炊。
  当时我才疏学浅,眼界不开阔,举目望去,周围的人,尽可归入这四种人的行列。上面那位咒骂我的校友们是“披着黄衣、瞪着黑眼珠的黑毛狗”的,显然是“壮士”一类的。每天嚷嚷着要读四书五经,“二十一世纪是中华民族的世纪”的,就是“儒生”一类的。“渔人”就不用说了,数目是最多的。可是,“到异邦炊”的,再也不是我了。谁到异邦炊呢?那应该就是前面的新闻中举的两类人:一类是合法到异邦炊的,一类是不合法到异邦炊的。
  这四类人,各有各的价值观。一般来说,壮士不但“朝天唳”,而且还向别人唳,他们说别人是黑毛狗,其实自己也是相当有狗性的。儒生是和壮士一样入世的,对这个社会所了解的范围也相仿,只不过他们选择了回避的态度,要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渔人既懒得骂人,又懒得研究问题,他们是活得最潇洒的。最后,到异邦炊的,壮士也骂,有时儒生也骂,但他们一概不理,管他合法不合法,反正是出去了。要之,你不能站在这四类人中某一类的立场上,去攻击另三类人,因为大家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活法。顶多,你可以在自己家里,一个人的时候,小声骂骂造成这四类人如此截然分明的那个根源。
  写到这里,我突然惊慌失措起来。现在的我,算是哪一类呢?壮士,儒生?Не знаю!(俄文:我不知道。)

2005.03.13初稿
2006.12.14把文中的“实是空穴来风”改为“并不是空穴来风”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