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关于转基因技术和杂交水稻的随感  

2006-11-29 08:24:58|  分类: 环保那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当我开始知道谦虚和开始变得忙碌的时候,我发现我写文章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有信心了,每每构思半天,最后也只敢写成一篇随感。
  现在这篇有关转基因技术和杂交水稻的随感,甚至连结构都颇为松散。很遗憾,我觉得我现在的知识水平还不足以能让我在短时间内就这个话题写成一篇逻辑连贯、语气通畅的文章。希望您能看完我这一点不成熟的思考。
 
2.
 
  记得初中的语文课上学过一篇课文,叫《驿路梨花》。课文中所赞美的那位哈尼族小姑娘,为方便过路行人,在深山老林中搭了一所小房子,还在房里准备了食物,“梁上竹筒里有米,有盐巴,有辣子”。每当读到这里,我总觉得奇怪:“怎么没有点像样的副食?这样的饭能吃下去吗?”
  后来我知道我这个疑问纯属城里养尊处优的人的愚蠢想法,是和晋惠帝的“何不食肉糜”一个性质的。不是每个中国人都能每天吃到“像样”的副食的。
  比如,如果你不去亲身体验一下那些长年驻守在山上的护林员的生活,你就很难想像他们每天都在吃什么东西。我听说,今年夏天,有一队北京的驴友到京西的百花山旅游,到达山顶的护林站时,适逢护林员在吃午饭。这帮驴友看到护林员吃的野菜,有点嘴馋,就用手头的黄瓜换了一碟野菜,回城之后,就在网上大肆感慨野菜是多么多么好吃。这帮人大概从来也没想过,如果让他们天天吃野菜,会不会还觉得野菜好吃。
  百花山还算不得什么深山老林,为了旅游开发,南坡的公路已经修到主峰脚下了,可能也只有首善之区管辖的山区才能享受到这种交通条件。广西的花坪自然保护区离世界闻名的风景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桂林的距离,差不多和百花山到北京城的距离相当,可是那里的交通条件就差多了,好几个护林站都远离公路,完全被群山包围。今年十月我们到那里考察时,副食全是自己背上山的。我才知道,如果没有我们这些科研人员来访的话,护林员往往就靠一碟腌姜、一瓶辣酱下饭。我试着尝了尝腌姜,辣得几乎无法入口,而且还非常之咸,而这就是护林员在山上最普通不过的副食!
  护林员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而不得不忍受这样的三餐。中国还有许多贫困人口,根本就买不起什么“像样”的副食。我们不难想到,他们的营养问题,特别是他们的孩子的营养问题,是非常严峻的。这时候,通过改造主食来多少改善一下他们的营养摄入情况,无疑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正是转基因技术,使这个愿景有了实现的可能。瑞士工作人员研制的转基因“金大米”通过向水稻中转入四种基因,成功地让大米含有了胡萝卜素(为维生素A的前体)和铁这两种大米原本不含的营养物质,以图解决亚洲以稻米为主食的贫困人口因副食摄入不足而导致的维生素A和铁的缺乏症。如果这种“金大米”可以推广开来,将有效地改善亚洲以稻米为主食的贫困人口的营养结构,从而提高其身体素质。
  可惜,转基因稻米的这些好处,却在某些天天能吃上胡萝卜和黑木耳的城市贵族眼里一钱不值。比起自己的同胞,他们更关心那些虚无缥缈的所谓“环保理念”。
 
3.
 
  说杂交水稻是一种过时的育种技术,这在植物学家眼里,是十分正常的结论,可是到了公众眼里,就成了奇谈怪论。
  只要对生物技术史有一点了解,就可以知道,杂交水稻最早的实践者并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个叫胜尾清的日本人。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第一次成功实现了杂交水稻的三系配套,只不过因为品种不良,杂种优势并不明显,不堪应用。而袁隆平在中国第一次实现杂交水稻的三系配套,已经是十几年以后的事了。“杂交水稻之父”这个头衔,授予袁隆平已经很不合适,有的新闻报道更称袁是世界上第一个培育出杂交水稻的人,则近乎无耻了。
  谁也不会否认袁隆平的伟大成就。但是,以内行看来,袁隆平的成功完全是一种运气。不妨想像,如果他的合作者没有在海南野生稻居群中找到天然雄性不育的植株,如果这一不孕的品种的杂交子一代没有很明显的杂种优势,袁隆平还能成为一个如今被这样拔高、神化的人物吗?今天我们说袁隆平当初的发现有多伟大,纯属事后诸葛。你可知当时袁隆平为了寻找这样一株出现概率只有十几万分之一的雄性不育的野生稻,花费了多少人力和时间?
  如果我们只有杂交水稻这一种提高水稻产量的方法,那么,花费这样的精力干这种几乎“没有技术含量”的体力活,也许还是值得的。问题是我们现在有了更好的方法——转基因技术。转基因技术不仅同样可以提高水稻的产量,而且因为外源基因的选择十分严格,所选基因的有效性经过了充分的论证,所以要用转基因技术培育高产水稻,成功的概率要远远大于杂交水稻,大大减少了人力和时间。而且,如上所述,转基因水稻不仅可以提高产量,还可以提高水稻的营养成份,后者是杂交水稻永远也实现不了的。更不用说,转基因水稻还可以明显提高水稻的抗病虫害能力,从而让消费者再不用为大米中的残留农药发愁。
  如果转基因技术能够提前十几年问世的话,哪里还会有杂交水稻说话的份?可惜,历史已经定格,转基因技术注定要经历现在这种种无理的磨难。愚昧的人们,一面在像当年打压杂交水稻一样打压转基因技术,一面又无限拔高已经过时的杂交水稻技术。君不见,现在一帮人又在闹哄哄地建议推荐袁隆平当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吗?
  这些人可能不知道,诺贝尔奖的提名是要保密的,而且一保就是五十年。
 
4.
 
  尽管我只有二十多岁,正是一生中精力最旺盛的时候,我还是时常觉得自己的知识落后于时代。
  昨天还只知道107种化学元素,今天就发现字典上连第110号元素的中文名都给出来了;
  昨天还只知道太阳系有九大行星,今天就发现大行星只剩下了八个,但类冥天体却已有了十几个;
  昨天还只知道中国最早的城市是临潼姜寨遗址,今天就发现安徽凌家滩遗址的发掘很可能要打破这一纪录;
  昨天还只知道槭叶铁线莲和北京水毛茛是北京的特有物种,今天就发现已有专家报道这两种植物在北京市域外都有了分布;
  ……
  我个人的体验生动地说明了,我们的知识是在一刻不停地积累着的,我们的科学技术是在一刻不停地发展着的。一个在现在是最成熟的技术,往往已经不是现在最新最好的技术了;一个在现在是最新最好的技术,也难保将来不被更新更好的技术取代。我们的眼光应该时刻向前看,这正是科学精神之一的探索精神的体现。如果我们的眼光只知道看身边的东西,甚至回过头来向后看,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落后于别人。难道我们还没吃够落后的亏吗?
  我绝不相信,杂交水稻技术就是水稻育种的封顶之作;我坚决相信,转基因技术一定会取代杂交水稻,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但是,越早打破因愚昧而造就的桎梏,就可以越早让人类享受转基因技术的好处。我们凭什么只把更好的东西留给子孙后代,而自己却不享用?这样对我们自己公平吗?
  难怪,当我在一个论坛和人争论转基因技术时,听到有人居然说,我们应该多学习古人的育种经验,多从《齐民要术》《农书》《天工开物》中汲取“营养”,我的第一个反应,是看看电脑上的时间,看看今年是1840年还是1919年。
  还好,已经快要进入2007年了。
 
2006.11.29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