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真相只有一个  

2006-11-08 01:38:06|  分类: 植物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実はいつもひとつ。”(“真相只有一个。”)
  相信看过日本动画片《名探侦柯南》的朋友对这句话都不陌生,因为这正是柯南的名言。往小里说,这句话表现了柯南对于揭露种种迷案的超一流自信,我想有不少人正是因为这种建立在扎实知识和经验上的自信而喜欢柯南的。往大里说,这句话其实也是对一切涉及历史还原——不管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的科学的方法论的高度概括。
  也许有的人一时不会想到,自然科学里面也有类似历史学的、以历史还原为目的的分支。生物系统学(biosystematics)就是这样的一个分支。对于这门学科的研究内容,不同的生物学家有不同的定义,这里我采用英国植物分类学家C.A. Stace在1980年写成的Plant Taxonomy andBiosystematics(《植物分类学与生物系统学》)一书中的定义,认为生物系统学是在进化论的基础上,通过综合多种手段,揭示生物分类类群间的亲缘关系,从而还原它们的进化过程的学科。
  时间一去不复返。地球上的生命,先是“无中生有”,然后从生命原体一步步发展出现在多姿多彩的生命世界,这段历史已经消逝,永远不能再重演了。我们只有通过种种历史的残迹,远古的碎片,来试图尽量重构这段消逝的历史。沧海桑田,物质的运动是永恒的;时间越是推移,当年俯拾皆是、绝不稀奇的有机体,就越是被更多地无情摧毁。生物系统学者永远会惋惜于时间的吝啬,以至于今天当他们面对极其有限的直接研究材料(如古生物化石)和已是面目全非的间接研究材料(如基因)时,不得不在很多细节上颇费踌躇。这些细节的缺环,使生物系统学者们不可避免地要分门立派,每一派都用逻辑能够自洽的观点,尽量解释着所有已被认识的事实。
  在植物起源问题上,一个有名的分歧是因对被子植物起源的不同解释,而出现了“假花学说”和“真花学说”两个学派。我在这里不必说明两个学派的具体观点,因为我想说的是它们在互争了几十年之后,终于决出了高下:面对更新、更多的材料,“假花学说”出现了难以自圆的矛盾,而这些“真花学说”都可以解释。所以,现在“假花学说”基本上已经成为历史了。
  但现在即使是“真花学说”的支持者,也有很多意见不统一的地方。Dahlgren的被子植物分类系统和Cronquist之间的差别,似乎也并不比它们和“假花学说”派的Engler-Prantl系统之间的差别更小些。但我们坚信,随着研究的深入,最后我们会发现,总有一家观点是最正确的(虽然也需要不断的修正),其他几家的观点要么会和研究的结果相矛盾而被摒弃,要么就是在修正之后变得和正确的那家观点不再有本质区别。
  因为真相只有一个。
  所以,当我看到有人用自然科学存在不同的学派来试图论证现在的科学方法论在认识世界上的局限性时,我就觉得好笑。科学探索永无止境,局限性是永远存在的,这当然毋庸置疑;但是无数事实已经证明,至少在当前,没有比现在的科学方法论更快、更准确地认识世界的方法了。现在对某些问题存在争论,并不就表明以后还对这些问题存在争论,“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只是某些所谓哲学家对科学争论的形而上学的误解。
  我想,在自然科学研究者中,大概也正是这些做“大自然的侦探”的学者,最能懂得人文学科中的历史学的研究意义。诚然,对于历史事件的评价,是可以存在多种观点的,但是历史事件的真相也只能有一个。甚至,连这种种的评价,在经过淘漉之后,也只能剩下不多的几家。
  如果你相信,柯南在经过推理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准确无误的(尽管在动画片里,犯罪嫌疑人最后都供认不讳了,但如果出现“零口供”,在坚实的证据面前,我想大家也一定还是会信服柯南的),那么请你相信,自然科学家们一定也可以准确无误地认识我们身边的万物,历史学家们一定也可以准确无误地认识我们的历史。
 
2006.11.08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