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我们未死,我们只是沉寂  

2006-11-06 14:05:33|  分类: 正心修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止一次对人说,如果你能学一点生态学的知识,并且能主动用这些知识做为新的视角去观察世界,那你一定会有新的收获。而其实,学生态学也用不着非要去啃那些大部头的书,只看一部BBC的《植物的私生活》(ThePrivate Life of Plants)就够了。
  这部精美的科普片有许多地方令人印象深刻,比如,第四辑《争斗永存》一开始,就展现了一个冷冰冰的、可能会让环境保护主义分子痛心不已的画面:一场罕见的暴风雨过后,一株水青冈树在森林中倒下,永远不能再站起来。但是,画面一切换,冰冷残酷的气息瞬间消失,代之以温暖慰人的场景:就在水青冈树倒下的地方,在它的树冠原来占据的空间,出现了一个阳光的窗口(森林生态学上称之为“林窗”)。这里生机盎然,一群在土壤中已经蛰伏了上百年的种子——比如柳叶菜,比如毛地黄——纷纷发芽,展叶,开花,呈现着久违的绚丽。
  我想一定还会有别人,在看到这里之后,被植物顽强的生命力所感动。其实这样顽强的植物绝不仅是英国的特产。后来我在我身边,也多次看到了这样的场面。
  比如,我养有一盆吊兰,因为长期置于室内,叶子有些营养不良,于是我把它拿到了阳台上去晒太阳。几天过去,我惊讶地发现,盆中长出了几株铜钱草(又名红花酢浆草)。我记得这盆吊兰刚买回来时,盆中就有几株铜钱草,后来地上地方都枯萎了,却原来并没有死。铜钱草也是喜阳植物,它的块茎不见阳光不发芽,这回我算是深刻地认识到了。
  又比如,我曾经一气之下,拔除了宿舍窗台下的几株黄杨(这个事情已经记述在了《丝瓜复仇记》一文中)。在阳光的滋润下,一度裸露的土地很快也是充满生机,禾本科的一些杂草,比如狗尾草、牛筋草等,很快蓬蓬勃勃地占领了这片空间。秋末冬初的大风一起,在这些禾草枯萎后,我居然还看到了一株柳树的幼苗,甚至还有一株红叶(就是“香山红叶”的红叶)的幼苗呢!
  是的,它们未死,它们只是沉寂。
  有的道理,从别人那里听来,总不如自己亲身感悟更来得深刻。记得当初看《芙蓉镇》这个曾经的禁片,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句台词:“你要活下去!像猪像狗一样地活下去!”当时我不禁毛骨悚然。在那个水深火热的年代,活下去,特别是做为一个知识分子活下去,是多么艰难的事情!如果一些人没有这样的近乎疯狂的坚强信念,也许那个年代的非正常死亡档案,篇幅还会再增加许多。
  而现在,看过了《植物的私生活》,亲自观察到了植物的顽强生命力,这个信念更深入我的骨髓了,却不再令人毛骨悚然,而是用强烈的温暖,反复浸润着我的心。我知道那个水深火热的年代,从道统上来说,还远远没有结束。现在还需要我们来勇敢地打破最后的那重藩笼。我曾经做过一些努力,尽管只是用嘴说说话,却马上遭到了强有力的压制。我个人的不幸还不算什么,最让人愤怒的,是这种压制还株连了我的恩师。心情最坏的时候,我非常希望手中能有一把AK47。但是感谢真理,我终于熬过来了,而且我还有胆量继续说话,虽然越说越含蓄了。而且我欣喜地发现,我不是孤独的,在这个苦难的国度,还有许多人,为了相同的信念,在忍,在等,在祈祷。
  是的,我们未死,我们只是沉寂!
 
2006.11.06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