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偏就要读“陈寅客”  

2006-11-06 01:18:37|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其实是一个老话题了: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的“恪”字该怎么念?是念“客”还是念“却”?
  在网上,已经有无数人为此呶呶不休;虽然对立双方谁也不能说服谁,但随着考证的节节深入,双方的立论却是越辩越坚实的,这也就够了。我这篇小文当然不会把各家的观点再毫无新意地罗列一遍,我只直接明确给出我的结论:我决不会把陈寅恪的“恪”字念成“却”。非要给一条理由,那就是:即使是著名学者,也不能让汉语的纯洁化和标准化在他面前开特例。
  如果只是为了简单表达这样一个立场,还用不着专门写一篇文章。问题是某一次在北大未名BBS历史学系版,当有人又问起这个老问题时,一个本科生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如此回答:“当然要读‘却’。如果读‘客’,还不如不认识这个人。”这个回答马上就招来了其他几个人的叫好。
  我马上想到了北大历史学系刘浦江教授写的《正视陈寅恪》一文(发表于《读书》2004年第2期)。我很喜欢这篇文章,因为它真正体现了新一代学人在仰重前辈的同时,又志在超越他们的精神。遗憾的是,就连这样一篇温和的文字,面世之后,也遭到了非难,有的人一看刘浦江居然敢说陈寅恪的考证繁琐,文章写得不高明(实际上,这都是刘浦江转述王季思、钱钟书等人的话),就骂道:“你刘浦江是什么人?居然敢批评陈寅恪?”最恶心的,是有人还居心叵测地认为刘浦江是学术上不行,才想到要靠骂前辈来出名!
  同样是感悟陈寅恪,近来大红大紫的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写的长文《劝君免谈陈寅恪》,就不如刘浦江文那么凝练和高明,而且还比刘文多了一重令人不快的世故的味道。不过,两篇文章最终都对陈寅恪的独立人格表达了钦佩之情。我以为,能意识到陈寅恪的独立人格将与他的学术水平同辉,应该是对当代中国知识分子最起码的要求。把陈寅恪当成圣人一般去迷信,甚至非要为他保留一个纯粹多余的汉字异读,这种人反而是对陈寅恪的污辱,本不配当知识分子。
  所以对于北大历史学系那个年少轻狂不知所以的本科生的妄言,我的答复是:偏就要读“陈寅客”!我认不认识这个人岂是你能评价的?
  说完这句解气的话,这篇小文也该结束了。但在最后,我又不禁失笑:如果不是明年确定要离开北大历史学系,离开中国史研究的第一线,我还会有说这种解气话的胆识吗?也许,没有吧。
 
2006.11.06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