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让我们荡起双桨  

2006-11-04 23:43:42|  分类: 正心修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宿舍的水房洗衣服的时候,不知怎的,就唱起了《让我们荡起双桨》。

  我忘了我第一次学会唱这首歌是什么时候,总之肯定是小学一二年级,这样算来,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而我仍然还记得准确的旋律和大部分的歌词。我也还记得当时曾经为这首歌感动得热泪盈眶,热泪盈眶。

  近二十年的时间如弹指一挥间。如今的我,心态已经和童年时大为不同了。我知道歌中唱的是北京的北海公园,而我来北京快六年了,北海公园一次也没有去过,也决不想去。但是我仍然喜欢这首歌的旋律,还有歌词。

  《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曲作者是刘炽。刘炽一生创作了大量的作品,有不少都是我们熟知的,比如《上甘岭》的插曲《我的祖国》就是另一首曾让我热泪盈眶的歌。我和父亲都感慨说,这样一位天才的、成功地同时汲取了中西音乐营养的作曲家,如果没有那么紧密地为政治服务,而能真正地为了纯粹的审美去创作,那他该会有多成功啊,也许能成为世界性的大作曲家也说不定呢!

  我更感慨地想,音乐毕竟和文学不同,是抽象的艺术;被政治强奸的文学无疑是一堆垃圾,几乎没有例外,但被政治强奸的音乐,至少它的曲谱还可以是精品。我就一直惋惜那些歌颂本朝太祖的歌,很多旋律都很优美,只是被歌词糟蹋了。如果是在中国古代,作曲大概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曲牌数目有限,一个曲牌可以同时填多首歌词,也还罢了;比如同一首《菩萨蛮》,既可以唱出“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这样的千古名句,也可以唱出“花间派”那些令人作呕的玩意儿。可惜,现在是一个旋律和歌词一样批量生产而不值钱的时代,当那些溜须拍马的歌词被冷落的时候,那些被它们所寄生的旋律也就一同被冷落了,真个是玉石俱焚。我正是在这种感慨中创作了讽刺性科幻小说《那些歌儿》的。

  但是《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歌词不是这样的垃圾。我很佩服词作者乔羽,在那个年代(1955年),能把歌词写得如此“政治正确”而又不失含蓄,最终超越了政治。全歌歌词中涉及政治的只有两处:“红领巾”和“我问你亲爱的伙伴,谁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细究起来,“红领巾”的字面意义其实也不过就是“红色的领巾”而已;某党领导的所谓“少年先锋队”用得,将来别的儿童组织未必就用不得。而后一句,真正是问得有理,问得有情。

  谁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

  不管你是回答某党安排的也罢,回答将由自己亲自去安排也罢,这个问题总能成功地激起一种爱,还有一种感恩的心理。现在我们的教育太缺乏爱和感恩了,处处充斥着恨和索取。喝这样的“狼奶”长大的孩子,不懂得爱,不懂得感恩,只有一颗狭隘、自私而盲从的心。故意制造这样的灾难的那些人,我现在就要诅咒他们:将来一定没有好下场!

  我曾经在死去的水木清华BBS见过一首诗,后两句是:“战火纷飞过,兰花依旧香。”我很喜欢。是啊,在“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之后,和《让我们荡起双桨》这首歌一起永垂的,只有北海的水面,北海的墙,北海的塔。我庆幸我还葆有一份对大自然的爱,它使我的心在每日的悲愤之余,还有一个宁静的停泊之处。

  如果有一天,那群人真的得了报应,让我们荡起双桨!

 

2006.11.04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