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我不是“挖草药的”  

2006-11-03 11:12:19|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日去广西桂林花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考察植物,途中遇到几个广西本地的徒步登山者。当时我正在给一种开白色小花的植物拍照,其中一个女登山者一边剥着刚从附近的保护站偷摘来的酸橙一边问我:“这是什么?”我说:“茜草科的耳草。”我的话音刚落,她的第二句已脱口而出:“可以当草药吗?”我说:“没有什么用,拍照只是为了说明这里有这种植物。”
  还好她看到了我在拍照,没有一上来就看到我采摘标本,否则她大概要问:“你是挖草药的吗?”
  如果那样的话,作为一个强烈反对中医中药的植物分类学者,我会感到受了耻辱。
  我深恨中国文化中格物致知不过为了讲求实用的传统。这种传统首先让人选择性失明,对大自然里的东西,有用的才看上两眼,没用的看也不看;然后又让人整体性弱智,对有用的东西,不分青红皂白就拿来用,一点也不想想它何以有用,是不是真的有用。中医中药就是这种思想结成的怪胎之一。
  我也深恨现在这个“转型期的社会”把人都弄成了惟利是图的机械,这种思想和传统文化的糟粕叠加在一起,可谓雪上加霜。不错,国外曾经也有人问过法拉第“电有什么用”,法拉第反问道:“一个婴儿有什么用?”遂成名人名言。可是,现在如果你再这么向发问的国人回答,你多半只能遭到嘲笑,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尊重法拉第式的科学家。更可怕的是,现在中国连像法拉第这样以“求真”而不是“实用”为研究的唯一动力的人,都已是凤毛麟角。
  也有人问过我:“植物分类学有什么用?”一开始我还举一些实用性的例子,后来我干脆直接回答说:“可以增进人类的知识。”对这个“不食人间烟火”式的答案,闻者能理解则可,不理解也由他去吧。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一个“生态”的世纪,在环境问题日益突出的时候,如果打量我们周边的万物,第一个念头应该是“它们应在那里”,这才是“与时俱进”的观点,而且这个念头对大部分人来说,已经足够了。但是如上所述,现在很多人第一个念头却还是“它们应有某种用处”。有时我感到一种鹤立鸡群式的悲哀,虽然这在多数人看来,也许只是一种自恋。
  如果以后真有人问“你是挖草药的吗”,我口上虽然不说,但心里一定会套用那个流行句式:“你才是挖草药的!你们全家都是挖草药的!”
 
2006.11.03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