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旧作:从人大校长犯错说起(金仕并)  

2006-11-06 01:05:10|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12日,台湾新党访问人民大学,在新党主席郁慕明的演讲之前,人大校长纪宝成在致辞的第一句就犯了低级错误,竟用“七月流火”表示天气热的意思。清华大学的顾秉林校长这回不寂寞了:以后人们可以顾、纪并提,共同作为中国教育的笑话,顾秉林也总算比先前只有一个国关的刘江永教授陪衬更显得体面些。

  这事在网上讨论起来之后,颇有一些人替纪宝成开脱,什么“这正说明国学复兴很迫切”呀,“词语的意义本来就可以随时代变迁而变迁”呀,那理由是五花八门的。最搞笑的是天涯时空上的一个叫徐志频的人,写了篇长长的《古诗岂能沦为专吃中国一流大学校长的工具?》(转载见http://www.pkucn.com/redirect.php?tid=149067&goto=lastpost)。里面先装模作样地说“我们必须承认,纪宝成这错误犯得确实也够低级”,接着却说“至少我念初中那阵就知道了‘七月流火’这火是指火星”。作者大概是想顺便显示一下自己受的中学教育比纪宝成强,结果却是更狠地搧了自己一个耳光。“七月流火”的“火”,不是指火星,而是一颗恒星,即天蝎座α星,中名“大火”;二十八宿体系建立起来后,又名“心宿二”。看到这里,我不禁想,如果纪宝成知道有人迫不及待地用另一个错误来替自己的错误开脱,他是欣慰还是赧颜呢?

  文章后面又说什么“学问中人在文字方面、典故理解方面出了纰漏,则足以遭遇毁灭性的打击,让众人踏上一脚,自此遗恨千秋,而在学理、逻辑、创造性方面如果出了差错或毫无建树,则仍可躺在自己的职位上谁大觉,且不用担心遭人家唾骂”,并且以煽情式的口气说,“可怜咱中国人,还要到什么时候才能醒醒,形成一个全新的评判学问中人的价值体系与标准呢?”作者大概不明白,网民对于纪宝成的专业并不感兴趣,他们看到的,就是:一个为本校的国学院摇旗呐喊的校长,本来应该是最懂得宣传之术的,也就应该懂得,在像迎接台湾新党这样的场合,是最不应该出错的;现在不但出了错,还是那么低级的错误,大大损毁了人大国学的形象,连这种宣传之术都玩不好,说他是个不合格的校长,有何不可?何况,纪宝成的校长之位岂是网上的骂声所能撼动的,文章作者如此痛心疾首地反击骂纪宝成的人,简直就是惊弓之鸟。

  外国的官员也有犯错误的时候。据几年前的《参考消息》所载,英国的教育内务大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出七乘以八的正确答案,一时引起轰动。可是英国人借此事反思基础教育的力度是否应该加大,中国的一些人却借此事兴奋地说“你看国外都这样!”矫枉过正地批评起中国现行的教育方式来了。现在清华、人大校长相继犯错,网上的骂声还没能推进了真的素质教育的时候,开脱的声音便潮水般冲来。如果说“一个全新的评判学问中人的价值体系与标准”在这种一团和气、照顾大家面子的气氛中——而不是铁面无私、公正透明的气氛中——能建立起来,那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我到现在,便进一步明白了中国的学术腐败何以如此猖獗,“学术警察”体制的建立,又何以如此步履维艰。

2005.07.16

文章引用自: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8105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