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旧作:也说鹧鸪菜(朱修栐)  

2006-10-02 23:56:10|  分类: 中医药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舟子刚刚在tom.com接受了访谈。本来访谈的主题是最近由《新闻晨报》炒作起来的所谓“三大冤案”,但因为主持人希望方舟子可以回答网友的问题,就点了一个“网友096655”的关于中医的问题让方舟子回答。方舟子当然是表明了他的一贯立场:中医的理论不能成立。我当时也在访谈聊天室中,看到这位“网友096655”对方舟子的回答“如获至宝”,在讨论区里面大骂方舟子,其歇斯底里的样子,甚是可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国家支持,这年头,中医大概是最碰不得的非科学(在此我要强调,方舟子一向认为中医是非科学,从来没有说过中医是“伪科学”,我是同意他的看法的)。今年三月,方舟子曾写有一篇《就这样被慢慢毒死》的科普文章(可见http://www.bokee.com/new/display/67990.html),不过是说中药一向不明确标明会有怎样的毒副作用,是不合现代医学的规范的,就在网上遭到了广泛的曲解甚至谩骂。有人抓住文章中鹧鸪菜的问题大做文章,在网上四处散布谣言,说方舟子造假。博客网“四大精神病”之一的赵若舟(应博客网友的要求,兹将此人正式与另外的“三大精神病”并列),也乘机打冷拳,一点资料不查,就用小学算术在含汞量的问题上自以为是地胡言乱语。也许是因为不屑,方舟子本人并没有理会这些造谣;而我最近正在从事一项有关中药的研究,倒是有点兴趣,继续谈谈这个话题,揭破这些造谣的真面目。

  方舟子的原文说:“1991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发现一名13岁华裔儿童吃打蛔虫的中药鹧鸪菜4年后大脑受损,经检验发现鹧鸪菜中汞的含量高达2.3%,公告禁止服用和销售鹧鸪菜。”

  根据网友检索出来的资料,FDA所禁的“鹧鸪菜”,并不是草药“鹧鸪菜”。草药鹧鸪菜(CaloglossaLeprieurii)是一种红藻,入药有驱蛔的作用。但据http://ifiles.tvb.com/ifiles/20001106/f_more/的介绍,FDA所禁的“鹧鸪菜”,只是以“鹧鸪菜”为商品名的一种中成药,专驱小儿蛔虫,其成分是山杜莲、山楂、罗仙子、牛银和马钱子,其中并无草药鹧鸪菜的成分。这里的“山杜莲”,大陆通称“山道年”(santonin),是从菊科植物蛔蒿(Artemisiacina)的头状花序中提取出来的一种有机化合物,亦有驱蛔的作用。蛔蒿是一种西方草药,不产于我国。

  正是发现了这一点,有个叫“难经难”的人,就在中国中医药论坛上写文章造谣说:“该药根本就不含鹧鸪菜,是一味彻头彻尾的化学药,也就是人们说的西药。”实际上,FDA所禁的中成药“鹧鸪菜”里面,只有山道年算是化学药,其他山楂、罗仙子(即蝇蛆)、牛银、马钱子(实际上牛银就是马钱子的别名,此处原文有误)都是草药或动物药,所谓“彻头彻尾的化学药”,是不折不扣的谎言。这几味药中,马钱子且是剧毒品,成人都不敢轻易服用,何况小儿?

  那么化学药是否就一定是现代药(常常被不恰当地称为西药)呢?答案是否定的。中药和现代药的区别,并不是在于来源,而是在于受什么样的医学理论体系支配。同一种药,在中医的理论指导下使用,就是中药,在现代医学的理论指导下使用,就是现代药。比如芒硝,在中国很早就入药了,在西方也是,但是在中医理论中,芒硝的性味是咸、苦、寒,归胃、大肠经,功效是泻热通便、清火消肿,在这种理论指导下应用的芒硝,就是中药。而现代医学认为,芒硝中含有硫酸根离子,可以刺激肠壁加强蠕动而致泻,在这种理论指导下应用的芒硝,就是现代药。而且,芒硝的化学成分十分简单,就是硫酸钠而已。传统中医不但能提纯含十个结晶水的硫酸钠,还能通过煅烧使之变成无水硫酸钠(中药称“玄明粉”),这不正是一味地道的“化学药”吗?

  因此,把FDA所禁的“鹧鸪菜”称为是“中药”,我以为并无不妥。当然,也许方舟子在此欠缺详细的说明,但欠缺详细的说明并不就等于是犯了错,反倒是“难经难”等人自己造谣造得不亦乐乎,还大搞“以人为据”的诡辩,说什么“在新语丝论坛贴一回被删一回,可见方舟子心虚了”,这种作法,令人不齿。

  明白了这一点,就可以知道,把方舟子文中提到的“鹧鸪菜”,当成是草药“鹧鸪菜”,还要用什么重金属富集率来算草药“鹧鸪菜”的汞含量,完全是不着边际的偷换概念。至于像赵若舟那样望文生义,以为“鹧鸪菜”是一种长在陆地上、像大白菜一样收割的中草药,就更可笑了。

  那么中成药“鹧鸪菜”的含汞量如此之高,又是怎么回事呢?据http://extoxnet.orst.edu/newsletters/n132_93.htm的介绍,中成药“鹧鸪菜”(TseKooChoy)含有9.6毫克的甘汞(calomel),但因为没有提供药品的总重(total weightnotpresented),所以具体的含汞量无法计算。“难经难”倒是找了一个“每包0.3克”的数据,以此算出含汞量是2.7%,于是就说方舟子“抄错了”,实际上,这个“每包0.3克”是另一种中成药“复方鹧鸪菜散”的包装规格,根本就不是FDA所禁的“鹧鸪菜”的规格,这种张冠李戴计算完全没有意义,自然也就成了诬陷。在此顺便指出一点,这个“复方鹧鸪菜散”的成分是草药鹧鸪菜和化学药左旋咪唑,显然,这又是一个类似“消渴丸”的,在中药中掺现代医药、有了效果却说是中药起了作用的例子。

  不过,根据上面介绍的中成药“鹧鸪菜”的成分,里面并无含汞的药材,这里的9.6毫克甘汞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以我的猜测,我认为厂家可能还在药中使用了中药轻粉,而轻粉的主要成分正是甘汞。在中医理论中,轻粉既可外用,又可内服,内服的功效是祛痰消积,逐水通便。因此,就和山楂被添加到中成药“鹧鸪菜”中,可能是为了帮助消化一样,轻粉在此的作用可能也是为了解决因蛔虫病而引起的腹胀腹积等症。殊不知正是这一点点的轻粉,宣布了中成药“鹧鸪菜”在美国的死刑。

  分析到此,我想事情的真相就比较清楚了。方舟子没有造谣,造谣的是那些别有用心搞“大串联”的网络反方人士。通过这一分析,我不仅明白了这些人的卑鄙行径,也对中药之落后,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2005.11.05

注:本文原发博客网和2005年11月7日新语丝新到资料。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