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也说丁文江“殉科学”(朱修栐)  

2006-10-02 22:56:38|  分类: 中医药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只要一个人是名人,那么连他的死都是值得大作文章的。比如最近傅彪去世,就有人在博客网上说死去的不是一个演员,而是一个肝移植患者,所以他的死相当于宣告了肝移植患者头上那片天的垮塌。我的熟人中并没有谁是做了肝移植手术的,所以也无从确认肝移植患者们是不是真的都在一直关注傅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总觉得这说法有些吓人。
  记得八年前,舞蹈演员陶金也是因为肝癌,而英年早逝。在惋惜之余,如果也要学着这种高论来作一作文章的话,那么大概可以说,陶金的死相当于给了中国的伪科学及其支持者一记重拳。在病急乱投医的心态下,重病中的陶金甘愿从北京奔波到新疆,接受“大师”胡万林的医治,结果是医治无效,又耽误了正常的治疗。两年后,胡万林团伙几乎被一网打尽,陶金之冤死才得以浮出水面。这些事情,司马南、李力研的《太乙宫黑幕》一书中写得很清楚。
  由陶金,我又想到了地质学家丁文江。丁文江之死也是很惨烈的,是在湖南考察时,不幸煤气中毒,引致脑部病变,竟告不治。更惨烈的是,在他去世后,竟有所谓“丁文江殉科学”的谣言在流传,那意思就是说,丁文江中毒之后,本来如果接受中医的治疗,就可以不死,可是一生坚决捍卫科学、坚决不信中医的他,拒绝了中医的治疗,非要接受西医的治疗不可,于是病情就耽误了,“竟尔送了命”。经这样的描述,仿佛丁文江成为一个反面的陶金了。
  丁文江不但是地质学家,还是政治家。因为这原因,新中国成立之后就不让宣传;等到终于可以宣传了,则斯人又已弃世太久,没多少人感兴趣了,否则,现在的中医鼓吹者巧舌如簧,造出的“理论”左一麻袋右一麻袋,抬出的名人左一箩筐右一箩筐,怎么可能会放过“丁文江殉科学”这么有“说服力”的例证?
  好在相关史料有很多,谣言太盛的时候,自然会有智者出来制止。网上有一篇《关于丁文江之死及其不信中医》的文章,就详细澄清了这个谣言(可以见http://www.med8th.com/zypp/zsx-gydw.htm)。但是,这文章也告诉我们,“丁文江殉科学”之事,也不是一点“史影”都没有的。事实上,丁文江的确有一次在贵州和他的仆人一起病重,而不肯请中医诊治的记录,当时他打电报到贵阳去请西医,医生没有赶到,他的仆人先病死了。所以,中医鼓吹者也许还可以振振有辞地问:“他这次不还是差点殉了科学了吗?而且虽然他命大挺到医生来,他的仆人不是白白被他害死了吗?”
  丁文江的仆人当时是怎么想的,现在当然是无从得知了。也许他也是信仰科学之人,也不愿意看中医,这样的话,他的死其实和丁文江没有一点关系。不过纠缠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是科学的支持者,面对中医鼓吹者这样的诘问,你是替丁文江汗颜,还是不屑呢?换句话说,如果碰上你在深山老林,不幸发病,在不知生死的情况下,你是愿意接受当地的中医治疗呢,还是坚决要求非西医不看?
  虽然没有做过统计,但我猜测,大多数人会选择接受当地的中医的治疗。连带着,对于前一个问题的反应,大概也是替丁文江感到不值的多。然后,中医鼓吹者就可以说了:看看这些科学的支持者,不过是叶公好龙罢了!碰上关键时刻,还是不得不靠中医!
  其实要打破这个诡辩很容易的。
  第一,何以见得中医的治疗一定有效?具体来说,何以知道丁文江同意了中医治疗,他的仆人就一定可以被救活?现在各种流传的救危的中医药方和连药方也算不上的民间土方,真正有效果的到底有多少?
  这些问题没有确实的回答,光是一味地说中医有效,那就是骗人。比如民间盛传蒲公英可以治蛇伤,但据分析,蒲公英中具有上百种化学成分,没有一种成分是确确实实经过了抗蛇毒的药物检验的,而且现在流行用蒲公英抗病毒、保肝、抗肿瘤,干着现代医药都干不好的事,我在中国期刊网上搜了几篇文章,都是关于这方面内容的,而治蛇毒的事却不怎么提了,不知是不是因为抗蛇毒血清的出现彻底断绝了中药钻空子的希望?
  第二,何以“殉科学”就令人汗颜?
  就像不少抗战文艺作品里写的,一个英雄被日本人抓了,被告知只要透露什么什么秘密,就可以活命,而英雄坚决不从,终于被难。我想正常人都会赞赏这个英雄的行为,而不会为之汗颜,因为我们和英雄一样,有坚定的基本爱国主义的信仰。至于基督教的圣徒殉教的故事,那就更多了,有的在异教徒和无神论者看来,真是蠢的可以,可是你要去向基督教徒嗤之以鼻,多半是被会更厉害地反嗤,因为他们的信仰是不可动摇的。
  同理,一个真正信科学的人,就不应该替丁文江汗颜,而应该替他击节叫好。更何况,对科学的相信,是理性的相信,本来就要比独断论式的信仰更高明;我们不仅要为丁文江叫好,而且还能明确说出何以要为他叫好的理由。反过来,凡是替丁文江汗颜的人,可以说,都是并不真正信科学的人,说他们是“叶公好龙”,倒也并不冤枉。
  我之所以猜测大多数人还是叶公好龙,因为据权威调查,中国有基本科学素养的公民,不过1-2%而已,而在这1-2%的人中,有坚定的科学信仰的人,还要更少。正如正常人进了跛子村,他的正常的走路的姿势反而遭到嘲笑一样,中国好容易出了个丁文江,还要遭到封杀、嘲笑的厄运,还有人凭着一点“史影”,就编出“丁文江殉科学”的谣言,对这位科学的卫士肆意贬低,这正是和1-2%这个令人悲哀的数字相映成趣的。
  所以我衷心希望,即使没多少人感兴趣了,什么时候我们也可以像宣传“三个代表”一样,好好宣传一下丁文江,宣传他坚决捍卫科学的精神。这其实正是五四运动留下来的一大精神财富,而我们现在已经丢掉一半了。
2005.09.02
 
注:这篇乱七八糟的随笔写成后即投给新语丝,但当时没有刊出。一年多之后,新语丝上展开了新一轮的对中医的揭露与批判,这篇随笔又得以刊出,署名朱修栐,即我投稿时所署的笔名。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