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旧作:除了“民科”,还有“民技”(朱修栐)  

2006-10-02 23:10:22|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夙注:借着新语丝刊出旧文《也说丁文江“殉科学”》的机会,把我以朱修栐这个笔名写的其他几篇有关科学、中医的随感贴上来。
  有人曾在给我的电子邮件中感叹我在网上的名字太多了。确实,光是在网上发随感,我前前后后就换了十几个笔名。其中朱修栐、葛民勤两个笔名本来是计划用来写科普的,署朱修栐的是偏理论性的科普,署葛民勤的则是偏知识性的科普,结果署朱修栐的文章几乎全成了对伪科学和中医的揭批。以后我如果真的要写正儿八经的“偏理论性的科普”,大概也用不着再署这个笔名了。
  末了解释一下“朱修栐”的由来。朱是我第一个网名“诸葛恒”的姓“诸葛”的上字(相应地,葛民勤的“葛”就是其下字)。众所周知,明朝皇室姓朱,后面“修栐”两字就是我按着明皇室的命名规则起的。“修”是晋王这一支第二十一辈孙的辈份字,这一辈五行排到木,所以“栐”字带个木字旁(读音嘛,念半边就可以了)。为什么选择了晋王?原因很简单,我是太原人呗。总之,这个名字纯粹是一个在历史系上过几年学的三姓学奴意淫的产物。
 
  民间科学家,简称“民科”,这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众人皆知的词汇了。目前对于民科,虽然没有一个公认的标准定义,但是这个人群的一些特点是被共同承认的,也就成为区别民科和非民科的“业余科学爱好者”的标准。这些特点包括:对于基本科学知识和科学界的“游戏规则”几乎完全无知,因而对此采取漠视甚至藐视态度;和科学工作者之间缺乏共同交流的平台;其所作所为对于现代科学发展毫无促进作用;偏执,自动将自己归于弱势群体行列,等等。
  按照这些标准,其实在中国,除了“民科”,还有“民技”,也即“民间技术员”。民技的特点自然就该是:对于基本科学技术和科技界的“游戏规则”几乎完全无知,因而对此采取漠视甚至藐视态度;和科技工作者之间缺乏共同交流的平台,其所作所为对于现代科技发展毫无促进作用;偏执,自动将自己归于弱势群体行列,等等。
  造土飞机的农民,就属于这种“民技”。
  最近在新浪网上又看到了对造土飞机的农民的报道,是甘肃白银市平川区两位从事机动车修理的农民张玉祥和白仲金,在今年2月14日首次驾驶自制的土飞机,“冲上20米高空,在直线飞行8分钟、300米后安全降落”。据以往的新闻报道,两人之前是独立造土飞机的。张玉祥的第一架土飞机从2001年开始建造,“历时三年、耗资8万余元之后,”终于在2003年造成,但在同年9月2日的试飞中失败。白仲金则在张玉祥失败的前一年用10万多元造出了“甘肃神龙号”土飞机,同样试飞失败。后来两人共同请来了“我国最早着手制造轻型飞机的农民之一的”宁夏农民刘亦兵,对土飞机进行检测、改进,才在这次试飞中,在拥有两种飞行器驾驶执照、有一定飞行经验的刘亦兵的驾驶下,让自制的土飞机升空。
  在此之前,有关农民造土飞机的报道屡屡见诸报端。这些农民的文化程度不高,大多只是小学文化,如造出“斗强三号”、曾参加珠海航展的广东潮州农民张斗三,只念过小学三年级。而张玉祥是高中文化,已经是这一人群中文化程度最高的了。指望他们理解流体力学的基本原理显然是不现实的,在这种无知的情况下,这些造土飞机的农民常常归于失败也就不足为奇。如小学四年级文化水平的山东郯城农民宋明武仅凭画报和电视上见过的飞机图形,历经五年制造出了一架飞机,多次试飞却从未成功。同样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湖北郧西农民苏道成曾经8次试飞无一成功,在第8次试飞中飞机还起了火,苏的眉毛被大火烧焦。
  因此,这些造土飞机的农民无法和专业的技师交流,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迄今还未见有专业的飞机制造技师出面指导这些造土飞机的农民,而新闻中也从未报道说这些农民曾经向专业的飞机制造技师求教。又如四川安县农民曹正书,新闻报道称他“目不识丁”,他“仿照鸽子的比例设计飞机”,结果是连续六次失败。在他的执意邀请下,四川豪鸵飞行俱乐部飞行教官谢志尚为他作了义务指导,但谢志尚也不得不坦承,曹正书的飞机“上天的可能性非常小”。在第六次失败后,曹正书不是去想自己的土飞机的结构有问题,而是一味归咎于材料不合适,想要借“到成都之机好好逛逛建材市场”,这也可证这些造土飞机的农民不可能和专业技师有共同的交流平台。
  不少人在为造土飞机的农民辩护时,喜欢用莱特兄弟作对比。但是何祚庥院士早就指出,在二百年前,“农民造飞机”是值得鼓励的探索,但到了二百年后的今天,再重复这种探索,就注定要失败。更何况,莱特兄弟虽然也没有读过大学,但他们懂得要制造飞机必须掌握相关的科学技术知识,因此在造飞机之前,阅读了大量关于飞行的书刊,还自制风洞,用来测定各种形状的机翼的流体力学性质。正是在这种科学知识的基础之下,莱特兄弟才成功制造出了世界上第一架飞机。
  而所有造土飞机的农民,都体现了一种明显的偏执心态。前述烧了眉毛的苏道成,置亲友的劝说于不顾,还和一位亲戚闹翻了脸。张玉祥为造飞机,花掉了家里全部积蓄,连子女的上学费用都需要向人借,还险些和妻子离婚;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张玉祥的梦想竟然是“成立飞机制造厂”。正是在这种偏执心态的作用下,不少人为此倾家荡产,债台高筑。
  综上所述,造土飞机的农民完全体现了“民技”的特点,称他们为“民技”是一点也不冤枉的。当然,造土飞机的也不都是农民。江苏南京的下岗工人吴征为了造土飞机不顾自己已无经济无源,合肥中国科技大学的职工岳兴林所造的土飞机在第一次飞行时即坠落焚毁,他们自然也是“民技”中的一员。
  和“民科”需要同“业余科学爱好者”区别开来一样,“民技”也要和“业余技术爱好者”区别开来。比如同是造飞机,在日本的著名风景区琵琶湖,年年都要举行“日本国际飞行员大赛”,比赛选手驾驶自制的飞机从琵琶湖的岸边出发,以飞行最远者为胜。但是参加日本国际飞行员大赛的多是具备专业知识的业余爱好者,其中日本雅马哈公司员工俱乐部的Aerocepsy队在1998年举办的第18届赛事当中,创造了飞行23公里的记录,从而实现了所有参赛者多年的梦想——到达了琵琶湖彼岸。这些都是中国造土飞机的“民技”无法相比的。
  不过“民技”比起“民科”来,还有自身的一些特点。
  首先,科学知识的理解需要严谨缜密的思维,而技术的掌握更注重动手能力。因此,对一门技术的掌握往往要比对一门科学的理解来得容易。所有的“哥猜家”没有一个真正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成功,而在造土飞机的“民技”中,确实有人取得了“成功”,虽然是毫无实用价值的“成功”。其次,科学知识难于直接转化为经济成果,但技术却相对比较容易变为金钱。前述宁夏的刘亦兵取得了两种飞行器的驾驶执照,广东的张斗三后来也拿到了私用驾驶员执照,他们如果不再造飞机,很容易就能通过自己驾驶飞行器的本领得到收入不菲的工作。又如据新闻报道,四川成都市双流区的“农民飞机大王”吴少基的梦想是在双流永安镇开一个航空俱乐部。如果他的航空俱乐部能够经营成功,自然也能为他带来相当可观的利润。显然,经济利益的刺激是促使近年来农民造土飞机的事情一再发生的一个重要因素,这就和不断有人驾驶各种车辆飞越长城、黄河、引渭渠一样,虽然明知危险,而“殒身不恤”,为的就是在侥幸的成功之后,能够坐享财源。
  “民科”搞所谓的“科学研究”,不断骚扰科研部门,并未遭到法律禁止。但“民技”的行为就有法律的严格规定了。我国《民航法》和《通用航空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规定,飞行器从设计、制造、维修、试飞到飞行,每一道程序都必须经过有关部门批准。从新闻报道来看,上面提到的造土飞机的“民技”中恐怕没有几个是完全经过批准的,比如广东的张斗三曾经到阳江合山机场试飞,因没有飞机驾照,被机场工作人员婉拒,后经广东电视台社教部《相聚珠江》摄制组与机场交换意见,最后被允许低空飞行。众所周知,没有机动车驾照的人驾驶机动车是违法的,但阳江合山机场最终居然允许一个没有飞行器驾照的农民试飞,这就实在令人费解了。由此可见,对法律法规执行的不力,也是目下造土飞机的“民技”如此泛滥的一个原因。
  和“民科”一样,“民技”不是科技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又因为“民技”有时也能给自己带来经济效益,因此“民技”的所作所为看上去似乎更像一种业余爱好。为此,曾经被方舟子先生评价为“反科学的‘乡愿’”的“杂文家”刘洪波在给《南方周末》写的一篇随笔中为造土飞机的农民大声喊冤,妄言“农民造飞机也可以算是‘科学探索’”。然而从深层次分析,“民技”的出现正和“民科”的出现一样,是非理性思想泛滥的结果,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因此,“民技”和“民科”一样不值得提倡,应当给予一定的批判。新华社的报道中对此评论说:“对于‘农民造飞机’类似的现象应适度地加以引导,以便让个人爱好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健康有序发展。”算是还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至于认识之后是否能够付诸实践,那就要看全社会的努力了。
(XYS20040217)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