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丝瓜复仇记  

2006-08-04 06:58:19|  分类: 随感之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夏的时候,我在一楼的宿舍阳台下种了两棵丝瓜。
  我们这批04级的北大文科研究生,刚入学的时候被学校以“校内床位不够”的理由赶到离本部五公里远的万柳学区住下,在那里待了一年半,已经很适应周边环境了,又被勒令搬回西门外的畅春园。畅春园原本是北大职工的住宅小区,只有一栋学生宿舍楼。这里的房子条件还不错,可是周边环境实在不敢恭维。已成为京城名吃的“西门鸡翅”就在附近,于是每晚都不得不“享受”烤串产生的有致癌作用的油烟。垃圾中转站也在附近,于是每天不喷相当剂量的杀虫剂根本无法消灭烦人的“嗡嗡”声。更不用说,阳台前只有一条窄窄的绿篱,种的是黄杨,绿篱前面是被带窟窿的砖禁锢的草坪,也就是小区的停车场之一。今年夏天雨水大,还偏爱在晚间下,常常是一道雷劈过,停在这里的小车的报警器便集体哀鸣,仿佛野猫叫春。
  我就是在那条窄窄的绿篱里种丝瓜的。开始只是在两个坑内各埋了几粒种子,并没有期望它一定能萌发。但是有一次大雨之后,过几天一看,真有两株瓜苗长出来了,心里当然很高兴,于是专门从学校超市买了塑料绳,搭了个简易的丝瓜架子。
  丝瓜是深根系作物,主根可以深达1米以上;而栽培黄杨的根都集中在不到30厘米厚的表层土里面,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当然,丝瓜的分枝性很强,一开始我没有注意,结果其中一棵的一些基部分枝就远离了塑料绳,缠到了黄杨上,但这很好解决,把这些分枝修剪掉就可以了。谁知有一天我回来,发现另一株还没来得及长到塑料绳上的瓜苗被拔了,弃掷在“停车场”上,旁边一同遭殃的是一些苘麻、稗之类的野草。经查植物志,丝瓜属是雌雄同株,也就是说,剩一棵也还是能开花结果的,所以我忍气吞声,默认了这个事实。
  最近几天连下暴雨,幸存的那棵丝瓜得了充足的水滋润,生长极快,已经爬到阳台防护网上了。不过也许我早该预料到这结局的:就在它快到超过防护网的高度时,终于还是没有逃脱被拔的命运。那天上午,我去一个朋友家做客,听了很多美妙的钢琴曲,中午又一起聊天、大快朵颐,下午回来,却见防护网上空空如也,走近一看,只剩一些至死不松手的卷须残留在上面。这回的暗杀行动更彻底,不仅是塑料绳被割断,连拔出的瓜秧都没有留下;“停车场”上地砖上的窟窿仿佛无数眼睛,都在嘲笑我。
  我不禁怒火中烧。不用说,这是小区物业公司专门负责绿化的人干的。这些人毫无为小区居民服务的意识,遇到我那棵明显是有意栽种的丝瓜,就算是觉得我违反了小区绿化管理的规定,也应该先和我说一声,凭什么无声无息就简单粗暴地一拔了事?
  我性子是比较刚烈的。前几天随植物所生态组的师生去小龙门考察,在那里吃晚饭时,遇到了态度极其恶劣的服务员和餐厅负责人,我当即发火,狠狠摔门。如果那负责人敢再来,我肯定毫不客气地把桌上的剩菜盘当面朝她脸上盖下去,好在她比较知趣,在我离席之前再未现身。这一回,虽然我知道在中国,要让这些小区物业服务人员达到“时刻为居民服务”的意识水平,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来不及等以后了,事实是我现在就非常生气,我要为丝瓜复仇。
  我的报复大概也非常可笑,就是趁着夜色,把丝瓜蒙难处的几棵黄杨砍的砍,拔的拔,在绿篱上清了个豁口出来。你不让我种,我也不让你种;你不就是怕丝瓜把黄杨缠死么,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你拔了丝瓜,这几株黄杨还是活不了,怎么样呢!
  然后我的心情才平静一些了。
  我发现,一个好的环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能保证实现好环境的机制。比如平心而论,现在我所住的畅春园的条件总体看来并不坏,相信还是比国内大部分高校的研究生宿舍好的。但这种好条件是一次性给予的,缺乏一个有效的能让它越来越好的机制。比如,“西门鸡翅”的问题,不光我们有意见,住在一墙之隔的畅春新园的学生也有意见,不知向校长信箱投诉几回了,一点回音都没有。而“丝瓜事件”,正常的解决问题的方案,大概就是向小区的物业公司或学校投诉了——那结果自然也是可以预计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不了了之。这样的话,住宿条件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学生不过是学校俎上的肉罢了!
  我又想到,没有这样的改善现状的有效机制,即使总体条件再好,一旦发生冲突,也许就会变得不可收拾。这几年来,中国每年不知道发生多少起“群体性事件”,据香港《大公报》,前年的“群体性事件”总数是七万余起,去年的总数是多少我还不知道,相信只多不少。我以为这些“群体性事件”中的大部分都是可以避免的,问题是庸碌无为的政府根本找不到一个妥善解决问题的机制。明眼人都知道,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什么“人口多,底子薄”,而是体制。
  运气好的话,明年我就将离开北大,进入中科院植物所了。那里有没有好的体制呢?我现在懒得去想。

2006.07.26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