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53)  

2009-06-29 14:53:26|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时候,用严肃的态度去对待一些不值得严肃对待的事物,只不过是庸人自扰的一种表现。我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庸人,不幸的是,我总是对当一名庸人乐此不疲。
  中科院植物所研究生会编辑的《青青水杉》第六期,前几天被送到了我办公室的写字台上。这份半年才出版一期的研究生报,头版上居然还有对2008年9月19-26日举办的“全国科普日”北京主场活动的报道,而最新的新闻也不过是2008年12月26日的植物所2009年元旦文艺晚会。第五版是“职场online+生活百科”,责编随便了找了四篇文章凑数,其中还有一篇离伪科学不远(只差自我宣称是科学了)的介绍“七日瘦身汤”做法的文章。第六版是“我身边的人和事+超Q植物所”,不知怎的,其中赫然有一篇应该放入前一版的《巧用废瓶盖》。还有两篇,一篇是草原行记,一篇是草原旅游攻略,都是生态中心的人写的。生态中心的学生似乎较容易表现出无病呻吟、酸文假醋的潜质,第四版“文宛”(“宛”显系“苑”的错字)的四篇文章竟让他们包圆了。相比之下,同为“文苑”的第三版还好一点,起码有一篇写留学生活的《同一个屋檐下》还有点意思。
  我看得最戳火的是第二版“科研人生”,这也是我决定要写这则庸人自扰的笔记的直接起因。这一版上面有一篇系统中心搞古生物的孙启高写的《“不保留、不退缩、不遗憾”——浅谈科学的宗教意味》,文中盛赞美国的一个反进化论基督教神棍冯秉诚(笔名“里程”),竟然说出了“若从世界的角度冷眼观之,我认为,徐仁先生的一个重要的科学与社会贡献可能是为我们生活的时代间接培养了一名牧师——冯秉诚博士!”这种肉麻得无以复加的话。这个孙启高几个月前曾经把他这篇大作发到了国内某著名生态学论坛上,我当时就指出他是在为骗子张目、为科学抹黑,不料几个月之后,这文章竟然登在了研究生报上,于是我对植物所何以会出现孙启高这种糊涂蛋的原因也就更为明白了,一笑。
  我还在北大的时候,很多学生就对校学生会极为反感,因为学生会受制于校方,在很多事情上难以真正站到学生一边,其负责人的选拔也难免暗箱操作,再说,北大学生的多样化程度很高,没有一个组织能团结所有人,学生会自然也不例外。于是学生会在实质上只不过是全校众多社团中小圈子化比较明显的一个罢了。出于类似的原因,植物所的研究生会也不过就是个小圈子罢了。这个小圈子愿意花钱印制一份同样小圈子气的研究生报,我没有意见,因为这钱不是我出的。但是我不喜欢任何名义上开放、实质却小圈子化的团体,不喜欢无病呻吟、酸文假醋,不喜欢看到有人一边做科研一边相信类似伪科学的东西,更不喜欢有人把科学当成礼物向宗教献媚。我希望研究生会以后再自娱自乐的时候,不要再未经我许可向我传达,如此,研究生会既可免受批评,我也可以免于庸人自扰,方可谓两全其美。

●六月即将结束,我的这个系列笔记也要写满半年了。在第一篇笔记里我就说,我写这个系列笔记的目的是希望改变自己的一种错觉,即总觉得只有最近一段时间在努力学习,之前都在虚度光阴。但是现在一篇篇笔记回顾过来,我仍然觉得自己在五、六月份的收获要比前四个月大得多。不过这回我可以清楚地知道,我在前四个月并不是不努力,只不过思想的升华刚好发生在五、六月份罢了,这就好比说前四个月在吃那垫肚子的六个烧饼,后两个月吃的才是那让人感到饱的最后一个。

  现在把以前笔记里提出的计划再总结、完善一遍,作为自己后半年以至几年之内的努力方向:

1. 我希望我在植物所期间可以做完五件事,之后如果我打算离开植物所,那我也心安了。这五件事是:

  一,至少写完青藏高原的植物采集史,顺便初步整理出20世纪以来的世界植物分类学思想史及对中国的影响。

  二,做一个权威的世界植物属汉名库,给出命名依据,为此需要先了解最新的植物科下系统;此外还要整理出植物汉名的源流。

  三,翻译Tod F. Stuessy的Taxonomy: the Systematic Evaluation ofComparative Data (2nd ed., 2008)。

  四,编一本植物学拉丁语教材,重点内容有三:一是详细介绍拉丁语的发音规则,特别是长期被人忽视的长短元音问题;二是吸收近十几年来有关植物形态学术语的新研究成果和新建议,提供一份准确、不过时的术语使用建议;三是细致分析植物学拉丁语中的惯用型和句式,提醒读者不要用汉语习惯去套拉丁语。这本教材要与同步建设的在线拉丁术语库配套。

  五,了解“两希”来源的植物文化知识,写一本欧洲植物文化科普。

2. 上半年有一些书没有看完,今后一年内争取能看完它们,如果能在下半年内看完最好:

  一,拉丁语类,包括Botanical Latin (4th ed.), VoxLatina, Wheelock's Latin (6th ed.)和A Grammar ofthe Latin Language.

  二,希腊神话类,包括《希腊神话故事》,《工作与时日·神谱》和吴应祥《植物与希腊神话》。

  三,科普类,包括理查德·道金斯的的《自私的基因》(英文原版),The Blind Watchmaker,The God Delusion;贾雷德·戴蒙德的《崩溃》,卡尔·萨根的The Demon-HauntedWorld,弗朗西斯·克里克的《惊人的假说》。

  四,生物学专著类,包括两本《进化心理学》教科书(分别由张雷和D. M. 巴斯著),Plant Taxonomyand Biosystematics, Plant Evolution and the Origin of CropSpecies (2nd ed.),《生理学(第5版)》(英文原版),《细胞生物学》,《物种起源》(英文原版),《基因论》(英文原版)。

  五,历史类,包括《中华民国史》,《以色列史》,《达尔文生平》,以及近代中西方关系史、西藏史和在华传教士史专著。

  六,文化类,主要是《汉语语音史》和《汉语史稿》,还有《杜少陵集详注》。

3. 学好法语、日语和英式英语;学说广州话和重庆话。

4. 其他杂类计划:

  (a) 翻译林奈的《植物学哲学》并进行全面的译注,30岁之前完成;

  (b) 整理出一份全面、简洁的西方探险家和博物学家年表;

  (c) 写一本有关矿产和矿业的科普;

  (d) 写一篇文章介绍王小波杂文所体现的思想。

●之前连续三次发的巴黎照片都和飞机有关,现在再发巴黎戴高乐机场的照片。

  戴高乐机场的豪华程度不如首都机场,不过这也很正常:为了迎接2008年奥运会,首都机场那是下了大功夫建设的。不过一个机场只要能顺顺当当满足乘客的起码需求就行了,再豪华下去其边际效用就要迅速递减了。这样衡量的话,戴高乐机场还是很不错的。比如一出地铁就可以坐电梯进航站楼群,很方便: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53)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地铁出口所在的楼位于2C, 2D和2E,2F四个航站楼之间。这是地铁出口所在的楼和2E航站楼之间过道的窗外景象: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53)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因为过道很长,如果不想走,可以让传送带把你带过去: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53)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这就是2E航站楼办理登机手续的地方: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53)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办完登机手续,要到回北京的AF128航班所在的登机口,还得再坐免费轻轨,虽然麻烦,但是机场内的指示十分分明,不难找到正确的路。这是在免费轻轨上看外面的高架桥: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53)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终于到了候机大厅: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53)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下面这几个人都是要回国的海员,有的人还留着长长的头发,想是因为在海上没有理发师、在法国理发又太贵的缘故: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53)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看着他们,我不禁想到我初中的时候,曾经想如果自己的成绩不理想,上不了好的高中,那我就去当海员。幸运的是,我以比录取线高一分的成绩进了重点高中,最终又以全校第二的成绩考入北大,现在已经彻底走上了另一条人生道路。但是当年当海员的梦想仍然保存在我的心底。我对于大海、大自然的向往如今依然健在,只不过它将以另一种更含蓄、深沉的方式表达出来。

 

2009.06.29,08.10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