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50)  

2009-06-19 21:02:40|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因为对中国古代植物文化感兴趣,以前又有人说《红楼梦》有丰富的植物文化,所以这几天重新找出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红楼梦》来看。可惜这回看了四十多回,实在没兴趣再看下去了。我发现我对中国古代的长篇小说怎么也喜欢不起来,主要原因就是对作者的思想局限难以容忍。在四大名著里面,我现在觉得《西游记》看起来还舒服一点,因为它主要是个神怪故事,至少在情节上不太牵涉现实中的事(除了唐僧和唐太宗在历史上实有其人)。《三国演义》次之,这种历史演义小说重点在讲述历史故事,没有太多的笔墨去进行社会的深层次描写。《水浒传》垫底,书中那种对人权的蔑视、生命的践踏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尽管今天的人在读这部小说时多半会区分开里面那些血腥的情节和侠义的情节,但是在喜爱这部小说的人里面,完全不受影响的人恐怕寥寥无几。很多人把一个脑子有病、胡乱杀人的杨佳尊为什么“侠客”,我怀疑这种糊涂思想的背后多少有《水浒传》这种诲盗邪书的贡献。有一个叫黄波的人写了本书叫《说破英雄惊杀人》,就是从这个角度批判《水浒传》的。尽管从网上的介绍来看,这个人有极右之嫌疑,但是如果我有时间,一定会找来这本书看看。
  至于《红楼梦》,我看也只能排在《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之间,充其量和《三国演义》一个水平。说白了,《红楼梦》就是一个没落贵族的末世哀号。里面那些贵族公子小姐,我看没一个值得同情的。即如贾宝玉吧,先前和贾芸说好让他第二天来,结果第二天贾宝玉竟然放了贾芸鸽子,害贾芸白跑一趟。之所以会这样,无他,全因贾芸只不过是个穷酸的远房亲戚,贾宝玉在心里压根就没想过要尊重他罢了。又如林黛玉,竟然管刘姥姥叫“母蝗虫”,这一段正好在第四十二回,我就是在看完这一回后摔书罢读的。
  其实曹雪芹还真不愧为大师,知道自己从小所隶属的那个阶级的局限性,所以在他原来的构思中,贾家到最后完全败落,才子佳人们死的死散的散,几乎没有一点亮色,唯一的亮色就是巧姐为刘姥姥所救。可惜《红楼梦》后四十回散佚,在无名氏(此按冯其庸等人最新的说法)的续集中,贾家后来又在贾兰、贾桂手中重振,这就歪曲了曹雪芹的原意。可是纵使这样又如何呢?这整部书的重点总归还是在写贾、林两个贵族男女的爱情。有人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今天很多城市小资喜欢《红楼梦》,其实是幻想自己也能生活在那种富贵人家,每天不愁吃喝,整天就是卿卿我我。所以看到贾宝玉耍弄贾芸,他们也觉得贾芸卑贱,看到林黛玉嘲笑刘姥姥,他们也跟着嘲笑,过足了意淫的瘾——对了,“意淫”二字也出自《红楼梦》这本书。
  说到这里,便不能不说说贵族了。
  贵族和小资一样,可以从经济上定义,也可以从文化上定义,我这里只从文化上定义。贵族的文化精神,我觉得首先在于人文关怀。在我看来,人文关怀有两个要素必不可少:第一,关怀者自己先要有健全的人格和足够的人文思想高度,然后才能看到别人的不足之处,然后才能关怀;第二,这种关怀应该是平等的、同情性的,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怜悯式的。总而言之,人文关怀的要旨就是明明自己水平比对方高,但并不以此自傲,而是在仍然把自己和他人平等对待的同时,对他人持有慈悲之心。有了人文关怀之心,贵族的风骨也就八九不离十了,至于生活上的那些细节,我觉得只是细枝末节。
  用这个标准来衡量,很多贵族其实是劣等贵族。比如我就见过这么一位,父亲原来是某著名大学的副校长,因“文革”失势,导致其家道中落。据一位极其仰慕这位贵族的粉丝的说法,此人在内心深处是看不起平民阶层的,但是在表面上却一点不会表现出来;而且,此人现在沦落到给一位出身农村的暴发户打工的地步,虽然那暴发户对他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但是他照旧在心底瞧不起这位老板。要我看来,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贵族实在没有人文关怀精神,只不过徒有贵族之表罢了。当然我很清楚,因为他从小生活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之下,所以才有这种性格,这也不能全怨他自己。由此也说明了一个道理:生在贵族家庭的人未必就是贵族,恐怕劣等贵族的比例更大些。
  用上述标准来衡量,我也没有人文关怀精神,也不是贵族。不过我本来就不是贵族出身,并不觉得当个文化上的贵族是我此生非做不可的事情。我承认,当一个文化贵族会更讨人喜欢,我也相信只要我愿意,我完全可以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人,但是我老爱说一句话:“非不能也,实不为也。”至少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宁愿当一个飞扬跋扈、快意恩仇的“文侠”。至于以后有没有贵族化的必要,到时候再看情况吧。

●最近给自己制订了十六字的为人处世座右铭:自得其乐,宠辱不惊,心存褒贬,平易近人。我会争取努力做到。
●最近在读沃尔什著,何兆武、张文杰译《历史哲学导论》,觉得并不难懂。这一方面是因为有些国外学者的书本身就写得深入浅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通过前一阵子的读书和思考,我对历史哲学问题已经有了框架性的认识,所以书中讨论的问题对我来说已经不再属于完全陌生的领域。我不但不会被作者牵着鼻子走,相反,我会用自己的眼光去打量书中观点的不足之处。现在我看这本书的目的已经不再是为了建构自己的哲学体系,而是为了弥补哲学史知识的欠缺。
  曾经有人说过,三十岁之前读的书对你来说最为重要。我觉得这话的意思其实是说,在三十岁之前,大部分人的知识体系是不完备的,所以这一阶段读的很多书是为了帮助自己构建一个完备的知识体系,这些书也因此需要慢读、精读。三十岁之后,大部分人的知识体系相对来说已经比较完备了,所以这一阶段读的绝大部分书要么用来替自己的思想查缺补漏,要么拿来作自己的观点所瞄准的靶子,要么干脆就只是消遣之物,这些书因此只需快读、泛读就行了。
  本系列笔记写到这一篇已经是第五十篇了。我想我现在可以开始告别精读时代,开始精泛并读时代了。今后我将不再只把目光局限在需要精读的书上,也会为自己准备一份适当的泛读书目。我自己也希望今后的笔记越写越充实,嘿嘿。
●从上周开始,只要我在北京,我就会定期购买《新京报》周六和周日的报纸,因为周六有《书评周刊》,而周日有《地球周刊》和《新知周刊》。下面是对上周末的“三周刊”的简评:
○本周《书评周刊》“关注”栏目介绍的是民国史料类图书。因为博士论文写作需要,我近来也打算了解一下民国史。民国史料的搜集完全可以列为一门专门的学问,本期《书评周刊》虽然介绍了一些寻找民国史料的方法,但显然是不全面的,所以我就不予摘抄了,只说一句:当你看到一本不错的民国史料图书时,不妨留意一下它属于什么丛书,因为很多有价值的民国史料都是按丛书的形式不断出版的。所介绍的民国史料丛书中,我比较感兴趣的是《束星北档案》和郭廷以《近代中国史纲》两本。还有一本《不该被遗忘的胡先骕》我已经看过了。
○其他我感兴趣的书有萨义德《知识分子论》和麦克威廉斯《教皇的孩子们》,另有两本不能确定是不是有读的价值:陈志武《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富有?》和赵汀阳《坏世界研究》。我曾经在第22篇笔记中说过陈志武在本质上是一根筋的右翼思维;我友李广益也曾向我推荐过赵汀阳的《天下体系》,但我越看越觉得满纸荒唐。读书读多了就知道,看书一定要看作者。像陈志武和赵汀阳的书起码还属于勉强可看之列,梁文道的书则压根属于完全不必看、白送我我也不要的类型。
○《地球周刊》“纵深”头条介绍的是韩国政府从政策上对女性的关爱。在其下的“解读”中,有一句话引起了我的兴趣:“在农村,许多韩国男子选择与来自东南亚的女性结婚。”上网查了一下,这些嫁到韩国的东南亚新娘大多来自越南、菲律宾、泰国三国,其中又以越南为多。
  其实中国也有类似的问题:条件较差的农村男性在国内找不到新娘,只好迎娶比中国更贫穷的东南亚国家的女子。对这种“甲女丁男现象”(女性总是和比她条件更好的男性结婚,所以第一流的女性和最末流的男性常常找不到合适的对象),著名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曾经在《论人的本性》一书中试图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予以解释。我现在正在看这本书,看完之后会写些读后感。
○《新知周刊》用了一个版讲述挪威极地探险家奥斯兰(BorgeOusland)的传奇经历。出于一贯的庸俗思想,我在MSN上问责编:“奥斯兰探险花的是谁的钱?”责编回答:“他自己的。”得到这个回答,我方才开始佩服这位大无畏的探险家。
  我这样问是有原因的。中国也有一位叫刘少创的极地探险家在2002年只身前往北极并成功到达了北极点,可是这位刘“游侠”用的不是自己的钱,而是中科院遥感所的钱。说白了,他的所有探险活动都是公家埋单,最终也就是纳税人埋单。对于单人北极探险的科学意义,刘“游侠”是这么解释的:“一方面可以详细采集海冰厚度、海冰飘移、温度、风力、气压等有关资料,为遥感应用研究和大规模的冰上考察积累原始数据。另一方面可以直观体验复杂凶险的北极环境,为极地探险积累经验。”好吧,既然说得如此冠冕堂皇,那我们姑且不去追究;但是一年之后刘“游侠”继续拿中科院的钱搞的什么“重测大江大河源头”的“科考活动”,只要是学过点地理学知识的人,都能看出纯属骗钱。且不说河源的确定很大程度上是主观的,就算你测河源的目的是为了研究什么“极地/高山遥感和测绘”,有必要非得满世界地跑吗?中国的高山、中国的大河还不够你测的?
  这种损公肥私的行径,本来就是我一向鄙视的。在探险被人视为“有男子汉气概”、成为众多有钱人士的梦想的今天,这种用所谓“探险”的名声掩盖学术腐败的行径,就更让我鄙视了。两年前我就在新语丝上对这位刘“游侠”提出了质疑,但是没起到什么效果。今天看到《新知周刊》的报道,我不禁想再次提及此人,以让大家见识中外探险家的修养高低。
○《新知周刊》“视野”版让人知道了国际物种探寻学会(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ecialExploration,IISE)。在这个学会公布的2008年“年度十大新物种”中,有两种植物。一种是开花结实后就死亡的棕榈科植物Tahinaspectabilis,另一种是不含咖啡因的咖啡属植物Coffeacharrieriana。对前一种植物,我拟了个中文名叫“竹骨棕”,意思是说这种棕榈有竹子的风骨(很多竹子也是多年生一次性结实植物)。

 

2009.06.19,23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