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46)  

2009-06-10 04:08:41|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写的几首诗:

   寄自法国

茅庐寒学子,得运赴巴黎。

在国诩博识,出关千事迷。

百年楼草碧,一塔海云低。

徼外洞天广,见贤思愈齐。

(在巴黎的最后一天,我把这首诗写在了给几位友人、师长寄的明信片上。)

 

     咏怀二首

吾生幸不落非洲,金榜题名人羡求。

今又泰西收眼底,知恩敢为众生谋。

 

四民吾降百工坊,黾勉得共研墨香。

兼善又思名士陋,金张岂可效冯唐!

 

      端 午

佳节总须人告知,不通世故已多时。

正叹桃李涪翁句,忽忆茱萸给事诗。

 

    夏日清晨遣怀

二年南圃效囊萤,万卷窗前转七星。

太华标高天廓落,褒禅径仄影伶俜。

猿猱本性结朋党,献酢精神论齿龄。

吟罢但闻风飒飒,孤杨叶茂晓山青。

 

  我对这些诗不想给出任何注释,因为即使没有注释,也仍然有人能理解我在这些诗中抒发的情怀。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一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某大学就读的24岁中国留学生何某,前一阵子回国度假时,无视卫生部门“从北美疫区归国人员应自觉隔离七天”的建议,大肆出没于公共场合,坐出租车5次(没有留下任何票据),坐地铁1次,和别人聚餐2次,去了美国大使馆,去了邮局……最终当他被确诊染上猪流感之后,有78和他密切接触过的人员被迫隔离,这位被取诨号为“何传传”的留学生因此在网上遭到了很多网民的声讨。
  客观地说,从当前的疫情来看,猪流感还不是一种特别严重的传染病。在它的始发地墨西哥,病毒的毒性的确很强,一开始的死亡者多是青壮年;但是到美国之后其毒性就大为减弱,死亡者往往患有其他疾病;中国的病毒又是从美国等地“二手”传入的,根据流行病学的规律,其毒性只能更弱。世卫组织之所以要对猪流感高度戒备,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担心猪流感病毒发生变异,或者和其他流感病毒(如禽流感病毒)发生重组,结果形成无法预测的高毒性毒株,而猪流感扩散得越慢、范围越窄,这种变异或重组的可能性也越小。但是,人们并不清楚猪流感病毒通过变异、重组形成高毒性毒株的概率是多大,即使任猪流感在全世界蔓延,很可能也并不会出现大量患者死亡的恐怖性暴发;更何况猪流感疫苗在几个月内就可以问世,在流感最容易流行的秋冬季节到来之前,人们完全有机会通过免疫注射来有效地预防此病。
  这样一来,对待猪流感的态度就不再是医学问题,而是经济学问题;不同的经济学观点,自然会导致不同的价值判断。在传统经济学看来,既然猪流感演变成无法预防的恶性传染病的概率并不太大,那么我们当然不必为此过分担心,美国政府就是这么做的。在行为经济学看来,人总是对坏的前景怀有强烈的恐惧之心,所以总是要放大它发生的概率,把小敌当成大敌来看待,中国政府和世卫组织就是这么做的。具体就猪流感这件事而言,这两种观点并无高下之分,究竟该采取哪一种做法取决于不同社会各自的文化。在我看来,美国政府不把猪流感当回事,和中国政府对猪流感严阵以待,都符合各自社会的文化,所以都是合理的,从理论上来说,任何一方批评另一方都是没有必要的。
  我支持网民对“何传传”的声讨,不光是因为这种责备符合中国社会的文化,而且因为网民责备他的主要依据是我认为值得弘扬的主流价值观。中国文化历来讲究人的社会责任,我认为这种观念比西方的个人主义更有利于一个社会的发展,所以是值得弘扬的。又因为这种观念普遍存在于中国人的心目中,所以如果不出意外,它必将成为将来中国社会主流价值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二战以后,世界各地完成了几十年的民主实验,已有的案例已经足以让我们明白,拥有一个主流价值观,是一个社会能实行民主的必要条件。对于没有主流价值观的国家,民主只能造成人群的严重分裂,最终造成社会的不安定。美国号称是一个文化多元的国家,但是这种文化多元的表象掩盖不住它有一个强大的主流价值观的事实。还是在十九世纪的时候,托克维尔就指出,美国的主流价值观其实就是WASP(盎格鲁-萨克逊白人清教徒)价值观。这个事实到今天也没有改变。
  WASP价值观有进步的一面,也有故步自封的一面。毋庸置疑,三权分立、自由主义、个人奋斗精神使美国社会长期保持了积极的活力和较高的效率,美国因此才能在后来成为世界的霸主。但是对于新教和由新教衍生出的那些先验形而上学的价值观过分拘泥,又注定了美国将来必然衰落。美国现在之所以是世界上科技最发达的国家,主要原因在于欧洲的科学研究在二战中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大量的科技人才在二战前后或主动、或被迫离开了欧洲,选择到美国继续未竟的事业;但是美国的那种社会氛围绝对不是最有利于科学发展的氛围(想想“猴子审判案”就知道了),今天欧洲社会(主要是西欧和北欧的新教传统国家)对科学精神的友好度要比美国好得多。由此可见,美式价值观并不是什么完美无缺、不容置疑的东西,更不是什么“普世价值”。要说它最大的好处,不过在于有力地维护了美国社会的完整和稳定,维护了美国的民主;对于其他国家,它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价值。
  比起美国在二百多年前就基本确立了主流价值观来,中国这二百多年来在主流价值观的探索上可谓跌跌撞撞。从鸦片战争开始的外族入侵极大地摧毁了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传统主流价值观,最终导致了辛亥革命的爆发。但是儒家思想并非一无是处,其中很多合理的成分在辛亥革命之后仍然保留了下来,并且为北洋军阀政府和再后来的蒋介石政府所利用。我不得不指出,共产主义思想在中国的传播,对中国主流价值观的重建是一场浩劫。几十年的事实已经证明,源于西方一神论哲学、含有大量先验形而上学的共产主义思想,从来都没能被中国人原汁原味地接受,最后终于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了它漫长的逐渐退出中国社会舞台的过程,至今仍未结束。不过,必须承认的是,共产主义思想的入侵,也有效地涤荡了很多“封建遗毒”,而这些“封建遗毒”在正常的主流价值观嬗变过程中是很难被清理得如此干净的。
  今天中国正在经历重建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过程。如果运气好的话,重建的主流价值观应该比美国的WASP主流价值观更多元、更开放,因为多元和开放一向是儒家思想的优点。但是再多元、再开放的主流价值观也总有不宜违背的底线。今天中国很多人所信仰的价值观,无疑已经违背了这些底线。我敢说,在将来这些人一定会成为少数派。到那时候,这些人只能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在中国的主流价值观包围之下痛苦地守护着自己的心灵,一种是离开中国,投入那些主流价值观和他们的价值观相近的国家的怀抱。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很多中国人正是抱着“逃难”的心理,选择了后一种办法。不幸的是,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并没有彻底成为黄皮白心的“香蕉人”,他们在素所向往的美国等西方国家并没能融入主流;即便是他们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后代,也有很多人因为种族等原因并没能融入主流。我很理解这些人的遭遇,但是并不同情他们。这种生活是他们主动的选择,如果觉得自己不幸,本人应该负主要责任。而且,儒家传统的“华夷之辨”主要立足于价值观的不同,而不是种族的不同。对于这些“香蕉人”或准“香蕉人”来说,既然他们强烈不认同中国的主流价值观,那么按传统观点来看,他们已经不是中国人了。所以我强烈反对中国政府对某些“海外华人华侨”(比如印尼的那些人)的过度保护,因为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保护的其实是不折不扣的外国人,这无疑是有损中国利益的。
  已经扯得很远了,这则笔记就此打住,呵呵。

●6月1日,法航一架空客从巴西起飞后不久在大西洋上空坠毁。我来去巴黎坐的都是法航航班,闻之不免有些后怕,还好我坐的都是波音777,不是空客。这次就发一些和飞机有关的照片吧。

  我的往返机票是法方订的,经咨询,无法事先在网上办理登机手续(英语叫checkin,因为比汉语更简洁些,所以很多在国外生活或是常常来回国内外的人都爱说checkin而不说“办理登机手续”),所以很不幸,来回我都只能坐在机翼附近的位子上,因为这是别人在网上选座位之后剩下的烂座。原来波音777的油箱在机翼里面,所以一旦出事,机翼附近肯定最先燃烧爆炸;加上波音777的发动机也在机翼下面,这个位置的噪声非常大。相比之下,位于机舱前部的贵宾席和机尾部的乘客在空难中幸存的比例就比较高(尤其是机尾部),噪声也很小。不过没关系,坐在机翼附近也有好处,比如下面这三张照片在别的座位上就拍不到: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46)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46)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46)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这是我在返程飞机上、等太阳落山的时候在一小时之内先后拍的三张照片,还有点意思吧?

  北京到巴黎的航线如果在一般的地图上标出来,会是一个向北凸的曲线。乍一看这样的航线似乎绕远,但是仔细想想地球其实是球形的,也就不难理解了:原来在一个球面上,这种被叫做“大圆航线”的航线才是距离最短的。

  正因为如此,这条航线在途中会飞越北纬60度——这可大大破了我此生到过的最北地方的纪录,虽然可惜不是在地面上。我看到了圣彼得堡东边深沉宁静的拉多加湖,还看到了叶卡捷琳堡西边积雪皑皑的乌拉尔山: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46)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我还看到了黑暗中灯光攒聚并向四面辐射的新西伯利亚城,可惜实在拍不清楚。到北京时间凌晨五点的时候,初升的太阳再次驱散了夜幕: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46) - 金仕并 - 三姓学奴网志

 

2009.06.10,08.10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