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62)  

2009-08-19 09:36:38|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句戏以时事人名作对

(一)

  兰府街头阎政平,广州桥上赖健生。

  吾如苟活七十岁,也欲挺身赢侠名。

(二)

  汉酒攻心金国庆,雷觞破脑陆燕朋。

  天朝锐意中兴志,一世尽见罍出渑。

(三)

  假公济己刘少创,寒族士心徐晋如。

  欺辱常人心未泯,飞黄誓令复蟾蜍。

●我在上一篇笔记中把《切韵》和《广韵》的实际韵类数做了整理。这一篇笔记的目的则是谈谈我认为的隋-中唐音系。
  首先,我上一篇笔记中整理出来的《切韵》335类、《广韵》337类(只针对规则韵类而言)是分声调的。如果不分声调,只看韵母,则平上去三声的韵类还应该合并。合并的结果是:《广韵》中平上去三声共有104类(其中平上去皆有86类,平去皆有4类,平声独有3类,上声独有1类,去声独有10类)。加上入声57类,总共161个韵母。《切韵》的平上去三声则一共有103类,加上入声57类,合计160类。
  但是隋-中唐音系有可能有这么多的韵母吗?高本汉、李荣、唐作藩是赞同这种观点的,但是王力在《汉语语音史》一书中,从语音史的角度出发,对此持否定态度。就我所知,现在持否定态度的意见占主流地位,学术界一般认为《切韵》《广韵》中对韵类过细的划分是存古,并不反映隋-中唐音系韵母的实际情况。实际情况应该从当时普通书籍的反切(如陆德明《经典释文》、玄应《一切经音义》)和唐人诗歌用韵来推定。
  实际上,《切韵》《广韵》中对于什么韵在作诗时可以通用已经有了明确的规定,这就表明这些通用的韵在当时已经无别。南宋的《平水韵》韵目基本就是根据《广韵》各韵独用通用的标记,将其合并而成的。现在将《平水韵》韵目罗列如下:
上平声:一东   二冬   三江   四支   五微   六鱼   七虞
    八齐   九佳   十灰   十一真  十二文  十三元  十四寒
    十五删
下平声:一先   二萧   三肴   四豪   五歌   六麻   七阳
    八庚   九青   十蒸   十一尤  十二侵  十三覃  十四盐
    十五咸
上声: 一董   二肿   三讲   四纸   五尾   六语   七麌
    八荠   九蟹   十贿   十一轸  十二吻  十三阮  十四旱
    十五潸  十六铣  十七筱  十八巧  十九皓  二十哿  二十一马
    二十二养 二十三梗 二十四迥 二十五有 二十六寝 二十七感 二十八琰
    二十九豏
去声: 一送   二宋   三绛   四寘   五未   六御   七遇
    八霁   九泰   十卦   十一队  十二震  十三问  十四願
    十五翰  十六谏  十七霰  十八啸  十九效  二十号  二十一箇
    二十二祃 二十三漾 二十四敬 二十五径 二十六宥 二十七沁 二十八勘
    二十九艳 三十陷
入声: 一屋   二沃   三觉   四质   五物   六月   七曷
    八黠   九屑   十药   十一陌  十二锡  十三职  十四缉
    十五合  十六葉  十七洽
(注:清嘉庆以后,为避嘉庆帝爱新觉罗·颙琰讳,上声二十八琰改为二十八俭。)
根据王力的意见,《平水韵》韵目和隋-中唐音系韵类的实际情况很接近,但是有如下不同:(1)《平水韵》把严凡两韵并入盐韵(举平以赅上去),业乏两韵并入葉韵,但在隋-中唐音系中,严凡两韵独立为严类,业乏两韵独立为业类,和盐类、葉类并不相同。《平水韵》可能考虑到严业两类字数太少,才做如此处理。(2)对于去声独有的四个韵,《平水韵》把祭韵并入霁韵,夬韵并入卦韵,这是正确的;但把废韵并入队韵,并按《广韵》让泰韵独用,却很可能是错误的。按王力的意见,废韵虽然字少,但在隋-中唐音系中是一个独立的韵类;泰韵则已经和队韵无别。(3)《平水韵》把欣韵并入文韵,这也是受了《广韵》的误导。欣韵在隋-中唐音系中已经并入真韵,下面举杜甫的一首诗为例:
      崔氏东山草堂
  爱汝玉山草堂静,高秋爽气相鲜新。
  有时自发钟磬响,落日更见渔樵人。
  盘剥白鸦谷口栗,饭煮青泥坊底芹。
  何为西庄王给事,柴门空闭锁松筠?
“芹”为欣韵,而和真韵的“新、人、筠”相押,就证明了这一点。(4)因为蒸韵的上去声字少,《平水韵》把它们并入梗敬两韵,也是不合理的。
  因此,隋-中唐音系中应该有50个韵部,以《平水韵》韵目为准,即:
阴声(14部):支微鱼虞齐佳灰废萧肴豪歌麻尤
阳声(18部):东冬江真文元寒删先阳庚青蒸侵覃盐咸严
入声(18部):屋沃觉质物月曷黠屑药陌锡职缉合葉洽业
按照王力的意见,这50个韵部可以聚合成如下的音系(括号中为王力《汉语语音史》一书中实际使用的韵部类目):
韵尾 无   -i   -u   -m -n   -ng -p -t   -k
-----------------------------------------------------------------
模类 虞(模)               冬        沃
侯类 鱼       尤(侯)       东        屋
歌类 歌   灰(咍) 豪   覃 寒   阳  合 曷   药(铎)
江类                   江        觉
麻类 麻   佳(皆) 肴   咸 删      洽 黠
脂类 支(脂)         侵 真   青  缉 质   锡
登类     微         文   蒸    物   职
痕类     废       严 元   庚  业 月   陌
宵类 齐(祭)     萧(宵) 盐 先(仙)    葉 屑(薛)
由上表可见,这个音系中共有9种不同的韵腹(主要元音),其中模、侯、歌、痕、登五类在无前元音介音(韵头)的时候为一等韵,江、麻二类在无前元音介音的时候为二等韵,宵类在无前元音介音的时候为四等韵。这八类在有前元音介音时则为三等韵。脂类只有三等韵(青锡两韵这时已经从四等转为三等)。由这9种韵腹和9种韵尾(包括零韵尾)进行组合就得到了全部50个韵部。这50个韵部再和前元音介音(很可能是/i/)、后元音介音(很可能是/u/)组合,一共得到111个韵母。换句话说,《切韵》的160个韵母中,有49个并不独立,在隋-中唐时代已经并入其他的韵母了。
  王力《汉语语音史》书中统计隋-中唐音系共有113个韵母,我认为可以商榷:(1)王力误认为上声荠骇耿等和去声嶝5类有合口韵,实际上并没有,不过这不影响韵母总数的统计;(2)王力认为质和栉、真(举平以赅上去)和臻实际已无别,但仍把它们分开视为两个韵母;(3)我认为尤和幽实际也已无别,幽韵原为四等韵,这时已经并入三等的尤韵,从书中的反切例证“捄,音虯”和“觓,音求”可证,但王力仍把它们分开;(4)王力列举了靴类,却遗落了伽类。因此,书中113个韵母减去栉、臻、幽3个,再加上伽1个,就成为我总结的111个韵母。
  王力认为四等的区别在上古代表介音不同,我很赞成。他认为二等韵在隋-中唐时代已经失去了介音,仅以韵腹和其他各等区别,我也同意。但他认为四等韵在隋-中唐时代仍有介音,对此我不敢苟同。我认为四等韵在这时也和二等韵一样失去了介音,仅以韵腹和其他各等区别,这并不违反王力构拟的隋-中唐音系。在6个四等韵(齐先萧青幽添,举平以赅上去入)中,齐先萧添四韵构成了宵类,这显然是四等韵独有的韵腹;仅有的例外是青韵和幽韵,但也很好解释:它们从四等转入三等,后者还和尤韵合并了。这样才能解释《切韵》《广韵》中一、二、四等韵的反切上字和三等韵的反切上字明显分为两类的事实。王力将宵类的主要元音拟为/ae/,我也不能同意;我觉得李荣拟的/e/更合适一些,除了李荣在《切韵音系》中所说的那些理由外,还因为/e/舌位较高,所以在后来可以演化出舌位更高的/i/介音;而/ae/舌位过低,不易在后来重新演化出/i/介音。
  以上介绍了隋-中唐音系的韵母。对于声母,王力认为有33个:
唇音:帮(非)滂(敷)並(奉)明(微)      不分重唇轻唇
舌音:端(知)透(彻)定(澄)泥(娘)      不分舌头舌上
齿音:精   清   从       心   邪 此为齿头音
   照   穿   神       审   禅 或用章昌船书常
   庄   初   床       山     床山或用崇生,此二组为正齿音
牙音:见   溪   群   疑
喉音:影   喻   于       晓   匣 喻于或用以云
半舌:            来
半齿:            日
他还认为根据《晋书音义》的反切可知知、彻、澄三母在天宝年间已经从端、透、定三母中分化出来了,而使33母增加至36母,对此我都没有异议。
  至于平、上、去、入四声调值的构拟,王力认为无法推断。近日我和刚从德国归来的polyhedron@smth见了一面,他认为也许可以从越南语的声调窥得一斑,我觉得很有意思。
  最后要说明一下我如此细致地研究音韵学的原因:(1)身为中国人,应该对自己的语言、文字的历史有所了解,我只不过是了解得深了一点而已;(2)只有掌握音韵学的知识、能复原隋唐音系的大体情况,才能领会到唐诗的音韵之美,这是鉴赏唐诗不可缺少的功课。现在我既然已经基本明白了隋-初唐音系的情况,我对音韵学的研究也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看过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王建革的《定居游牧、草原景观与东蒙社会政治的构建(1950-1980)》(载《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5期)之后,觉得这是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
  首先解释几个术语:
  1.定居游牧。游牧和定居很好理解?何谓“定居游牧”?用原文所引文的话来说:“一部分(主要是青壮年)出去游牧,一部分人(老弱小孩)在定居的地方建设家园,设卫生所、种植牧草、种菜、兴办学校等,……”实际上,“定居游牧”就是一种较大范围的轮牧。
  2.巴嘎、苏木和佐领。这是蒙古地区的传统行政组织名。在旗之下先分为若干苏木(蒙古语sum的音译,本意为“箭”,是满语“牛录”的意译),一个苏木再分为若干巴嘎(也译巴克,蒙古语bag的音译)。在蒙古国,苏木相当于县,而巴嘎相当于乡。在内蒙古,苏木相当于民族乡,巴嘎已经不再作为一种行政组织。由于苏木制度是仿照满族的牛录制度而来,牛录章京(牛录的首领)汉译为“佐领”,所以苏木长的传统汉译亦为“佐领”。
  3.努图克。蒙古语nutag的音译,本意为家乡,转意为“区”。自民国以来,我国在县下乡上曾长期设置“区”一级行政组织,以后这一级行政组织大半遭到裁撤。努图克就是旗下相当于“区”的行政组织。
  4.嘎查和阿尔班。嘎查是蒙古语gacaa的音译,内蒙古的基层行政组织名,相当于村。阿尔班是蒙古语arvan的音译,本意为“十户”,是蒙古地区传统上在巴嘎之下的最小行政组织,在蒙古国仍然采用,相当于村。王建革文章中的“阿拉坦”疑即“阿尔班”之误。
  5. 敖特尔。蒙古语otor的音译,意为转换牧场、追逐青草。
  6. 腐蹄病。危害牛、羊等偶蹄类牲畜的一种严重的细菌性传染病。牲畜蹄部破损、营养不良都能增加此病的感染机率。
  下面就对这篇文章作一简要评介。
  1953年,中央政府开始提倡定居游牧。到1965年,“内蒙古牧区基本上放弃了几千年来的纯游牧方式”。这种从纯游牧向定居游牧的转变,需要强有力的基层政治机构来组织,因此内蒙古牧区生产方式的转变,和政治权力的向下贯彻是分不开的。在民国时期,佐领只负责定时征收赋税和提供兵役,但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苏木则正式成为和乡一样的行政区划,不仅有政府,有人口,还有明确的土地管辖范围。
  牧民本身对定居游牧生活如何评价呢?文章引用了一些档案中的记载:
○1961年的一份调查称,当地牧民认为睡火炕是1949年以后人口增长的原因:“火炕采暖效率很好,若晚间烧火后,盖上烟囱口,火炕可以一夜不凉,在蒙古包内开会或人稍多时,则有过热感觉,得脱去外衣。”
○(绥远四子王旗)三区第一嘎查第一阿拉坦(村)一所新房子的主人赦老四(蒙古族人)及其爱人对蒙古包和土房子有对比认识,他们说:“住包夏天闷热,冬天寒冷,过去蒙民多得腰腿痛,就是因为住包的关系。”“做一个包的毡子需羊毛三百斤到五百斤,每斤羊毛一万元(按:此指旧币。),就需三百万元,并且三数年就要换毡子,若盖一间土房,只需百余万元。且一间土房能住十数年,每年抹一次泥就行了,住土房是冬天暖和夏天凉快。”
○就人的居住环境而言,老年人和小孩子生活安定,“妇女摆脱了常年睡在潮湿的地下,健康大有改进,生育能力大大提高”。(按:引文来自克什克腾旗的一份1961年的档案。)
○合理的划分四季牧场,从而克服了远征放牧方式。从1956年开始最远未超过250-300华里的走“敖特尔”游牧。因此减少了腐蹄症的发生,瘦弱牲畜也少了,并且使牲畜都能抓满膘。(按:这一段文字来自科右前旗的一份1958年的档案。)
  除了上面这些对牧民、牲畜直接的好处外,定居游牧还可以组织起足够的人力经营、改善定居点附近的草场,比如通过打井使无水草场转变为有水草场,从而提高了牧草产量,增加了轮牧草场的选择范围。
  另外,对于在沙地植树造林,最近几年一直有人表示异议。实际上,在沙地种植杨树等耗水量大的乔木的确是不合理的,但是种植榆树、山竹、黄柳等耐旱乔灌木还是颇有益处的。文章中说:“在浑善达克沙漠地区,牲畜曾长期超载,后期却基本上无灾年,这是因为大量造林为冬春的牲畜提供了木本饲料。这一地区的树种主要是榆树,牲畜夏季吃草,秋、冬、春三季可以吃树叶和树枝。灌木丛还可为牲畜抗风保暖,大雪埋不住。植物造林也可防止科尔沁草原沙化,林下庇护的牧草生长旺盛,树林本身又可为盖房和走场木车提供了木材。”所以“植树造林”这个说法本身没有错,关键只不过在于,这里的“树”和“林”并不是我们一般印象中的大乔木和乔木林罢了。
  按文章中的观点,早在1953年,政府就已经认清了单纯的游牧和单纯的定居(定居定牧)的缺点,此后对于东蒙地区的牧业生产方式改革一直是以定居游牧为目标的。当时的政策既要求纯游牧牧民建立定居点,又要求向定居定牧方向发展的牧民尽量恢复定居游牧,有赤峰市一份1963年的档案可证。只不过是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特别是1984年草畜承包以后,草场进一步被分到户,轮牧的空间几乎消失,定居游牧生产方式才进一步全面转化为定居定牧,结果造成了严重的草原退化。考虑到这种不良的生态后果,作者对于改革开放以前的定居游牧政策显然是比较认可的,建议“政府在新的制度下,尝试一下对定居游牧的局部恢复”。
  应该说,王建革这样的态度已经很温和了,比起我等主张的现代化畜牧业经营来,已经很“生态主义”了。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连这样温和的态度都不能被“塔林汗”那帮文化保守主义、非人类中心主义者接受,则后者的观念有多落后可想而知。

2009.08.19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