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姓学奴网志

 
 
 

日志

 
 

Commentarii de Triduo Omni (61)  

2009-08-17 07:12:21|  分类: 人文·书评·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第一本书《基因的故事》终于开始排版了,可喜可贺,在这篇笔记开头炫耀一下。

●易中天这个庸俗“国学大师”在批李辉以替文怀沙辩护的时候,我本打算写一篇骂易中天的文章投给新语丝。后来这文章一直没写成,而易中天已经遭到了包括方舟子在内的许多人的痛殴,只能捂着伤脸沉默不语,则我这篇文章更不可能写完了。现在把其中有点价值的段落摘出来,也算不费当时的一点心血:

  自由主义者们宣称,人权是天赋的,这等于说人权是一种不证自明的东西,必须无条件相信它的合理性。儒家先贤孟子据说也有人权意识,因为他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姑且认为“恻隐之心”就是对他人人权的尊重吧,孟子同样没有说明人权的来源,没有说明为什么人应该有“恻隐之心”,只不过向来“不语怪力乱神”的儒家不屑于像西方哲学家那样一根筋,非得给人权找个形而上学的依据,他们很聪明,选择了回避这个问题。
  可是随着学术的不断进步,这种“鸵鸟政策”越来越行不通。还是在1790年,那个大喊大叫“天赋人权”的法国哲学家卢梭死后仅仅12年,在英吉利海峡对岸,就有一个叫埃德蒙·伯克(EdmundBurke)的政治学家一边冷眼看着一水之隔的法国的大革命越演越烈,一边冷冷说道:“人赋人权。”后来,长期在英国居住的马克思也提出了和伯克类似的“人赋人权”理论,但是论述更加严密、科学。和马克思几乎同时代的英国博物学家达尔文,则提出了进化论这一彪柄千古的理论。又过了一百多年,一些生物学家开始把马克思和达尔文这两位19世纪最伟大的社会科学学者和自然科学学者的理论综合在一起,从进化生物学的角度进一步论证了“人赋人权”的合理性。在今天,“天赋人权”论者已经无法正面回应“人赋人权”论者的反诘,在无法继续“鸵鸟政策”的情况下,他们只好硬着头皮去批判科学——比如被中国某些自由主义者奉为圭臬的“自由主义大师”哈耶克就是这么做的。
  按照用进化生物学重新解释过的“人赋人权”论者的看法,人是一种社会动物,社会的存在和个人的存在同等重要,个人的存在绝不高于社会的存在,个人行为必须受到社会的制约。因此,人权是社会赋予的,不同的社会根据其不同的生产力水平和文化,赋予其成员不同的人权,是必然的——这不仅是理论的推论,而且已经为古往今来无数的史实所证实。没有一种人权天生就是神圣不可剥夺的,包括生命权在内。

●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Dawkins)的《伊甸园之河》(River Out of Eden,王直华、岳韧锋译,钟香臣校),1997年1月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初版,列入“科学大师佳作系列”。2005年我曾经看过这个版本,并做了少量笔记,主要内容是原文摘抄。2008年5月,这个译本由同一出版社再次出版,这回列入“世纪人文系列丛书”,而我也在最近再次阅读了此书,距上一次阅读几乎四年矣。
  上次阅读时,书中第二章开头对文化相对主义的批评,和第五章所提出的生命复制大爆炸所须经历的十道门槛,给我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后来我在一篇批中国环保主义分子的文章中还曾引用了道金斯对文化相对主义的那段批评。这次阅读时,则全书有更多的地方引起了我的密切关注,因为在对进化生物学有了更深了解之后,我忍不住想知道,道金斯这本书中的思想都是从哪里来的?
  实际上,道金斯作品中的很多观点并非他本人的原创(当然,道金斯从来都很爽快地承认这一点)。比如1976年初版的《自私的基因》曾经引起轰动,但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结于作者所起的这个有点耸人听闻的标题。其实,书中的主要观点(基因才是进化的单位)是由英国著名生物学家威廉·哈密尔顿(WilliamD.Hamilton)提出的,在他1964年发表的第一篇谈论这个问题的论文(由他的博士论文改写而来)中,哈密尔顿用来概括自己观点的是一个相当学究气、很难引起公众兴趣的术语——“内含适应性理论”(inclusivefitness theory)。此外还有一位著名美国生物学家乔治·威廉姆斯(George C.Williams)对这个理论的完善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威廉姆斯的原创性就差多了,他在很多时候不过是用通俗的语言更细致地阐述哈密尔顿的罢了。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所做的则是用更通俗的语言阐述哈密尔顿和威廉姆斯两人搭起的这个内含适应性理论的框架(当然,他也介绍了其他一些人的工作)。由于这本书的轰动性,后来“自私的基因”的确成了一个分子生物学术语,但是分子生物学家用它来指那些“寄生”在生物基因组中只顾自己不断复制的垃圾DNA,这个意义已经和道金斯的原意非常不同了(前者比后者狭窄得多)。对于道金斯那套完整的“自私的基因”理论,生物学家们还是宁可遵循学术优先律原则,用哈密尔顿给它起的最早的名字,把它叫做内含适应性理论。
  我这样不是否认道金斯的伟大。能把艰深的生物学理论解释得人人都能明白,这本来就是功德无量的好事。更何况,在道金斯后来的几本科普书中,他的一些思想是很有原创性的,因此也就常常被生物学专著引用。比如在1982年初版的《盲眼钟表匠》(TheBlindWatchmaker)一书中,道金斯详细反驳了神创论者对进化论所作的那种“半只眼睛毫无用处”的质疑,以后所有类似的反驳基本都不出道金斯的逻辑框架,所以他在这个思想上是有当之无愧的开创之功的。不管怎么说,一个人所写的科普书既卖座,还能被多少视同于专著,能享受这种殊荣的人在自然科学界并不是很多的。
  比起我上面提到的那两本书来,这本《伊甸园之河》只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原创的思想也不多,但是道金斯把进化生物学界众多的现代观点全都有条理地浓缩了进去,其知识含量之高是令人惊讶的。比如第二章的主题是“线粒体夏娃”假说,但是作者在引入这个概念之前,不得不先介绍分子钟、线粒体和系统发育树构建的简约性原理等预备知识,这对读者的耐心和作者的水平都是巨大的考验,而至少道金斯的水平是经受住了这巨大的考验的。
  第三章对渐变式进化的介绍,对神创论的“半成品没有适应性”的反驳,基本上可以看作《盲眼钟表匠》一书相关论述的简化版本。但是作者引用了大量的动物行为学实验做为例证,这就让这一章成为全书中最有趣的一章。第四章则像《自私的基因》一样,主要介绍了内含适应性理论的方方面面。全书最后的第五章话锋一转,把目光投向了美国已故著名科普作家卡尔·萨根(CarlSagan)钟爱的宇宙智慧生命研究领域,从一个更宏观的视角打量了生物进化的全过程。我上面已经说过初读此书时就对“十道门槛”产生了深刻的现象,再读时则对“十道门槛”有了更深的认识。
  这十道门槛是:1. 复制者门槛(基因的出现);2. 表现型门槛(基因翻译产物的出现);3.复制系统门槛(基因合作和细胞结构的出现);4. 多细胞门槛(多细胞生物的出现);5. 高速信息处理门槛(神经系统的出现);6.知觉门槛(意识的出现);7. 语言门槛;8. 协作技术门槛;9. 无线电门槛;10.太空旅行门槛。其实它们可以分成两类:第一、三、四、八道门槛相当于从分子到智慧生物社会的一串连续不断的向上组织和层次提升:即单个基因→基因组(单细胞个体)→多细胞个体→智慧生物社会。第二、五、六、七道则是为了实现这种向上组织和层次提升所必须采取的手段。第十道门槛目前尚未迈过,一旦迈过,它实现的就是生命最后一次的向上组织和层次提升:单个智慧生物社会→宇宙间智慧生物社会联合体(当然也可能无法实现),而第九道门槛是实现这最后一道门槛所必须采取的手段。这么说来,生命的复制大爆炸实际上就是自我复制、自我组装、自然选择的进化运动从最低的分子层次向最高的宇宙层次不断扩展、提升的过程。
  以上就是本书内容的大概。下面是我对此书原文和译文提出的一些商榷之处:
  1.作者在第一章中说:“但是,一河之水永远不会漫过自己的河岸,去污染另一条河流。”(5页)这话说得有点绝对。今天我们已经知道,物种之间基因的横向传递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实际上,早就为人所知的植物的网状进化已经表明生命之河既有分汊,又有合流,但是道金斯在第一章中遗落了对这一点的介绍。
  2.作者在第二章中说:“科学与宗教都自称能回答关于人类起源、生命本质,以及宇宙等深刻问题。但是,它们的相似之处也就到此为止了。科学信念有证据,并且能得出答案。神话传说和宗教信仰却没有证据,也得不出答案。”(26页)从哲学的角度来说,这话是有问题的。科学与宗教的最大相似之处是都有作为其哲学基础的形而上学。不过这个说法过于深奥,很难在面向读者的通俗读物中解释清楚。如果书的主旨不在于介绍科学哲学的特点,类似这样的问题应该尽量回避。
  3.第二章的翻译有两处错误:34页木村资生被误译为“木村元”;44页伊斯梅尔被误译为“以实玛利”。伊斯梅尔是摩洛哥的一个皇帝,以实玛利则是《圣经》中的人物,前者的名字虽来自后者,但决非同一人物。
  4.第二章29页,译者对乌尔国(似应译为“乌尔城”或按《圣经》译法作“吾珥城”)作了注释,但没有说明在《圣经》中这座城是犹太人始祖亚伯拉罕的故乡,而作者在文中引用这一典故的隐含意义正在于此。
  当然,我上面的商榷未免有点吹毛求疵。这本书无论原文还是译文都是非常精彩的(相比之下,我见过一个《盲眼钟表匠》汉译本质量就极为极劣,根本无法卒读)。我把这本书的重读视为我通读理查德·道金斯全部科普作品的开门任务。以后读完了他的其他书,我还会继续写读后感。

●最近开始看王力的《汉语史稿》。其中有一大块内容是论汉语语音演变的,在看这部分内容之前,我决定先看王力的另一本书《汉语语音史》。不过要能深刻理解《汉语语音史》一书采用的方法论,就必须先对音韵学有所了解。我在这方面还是有点底子的,因为我在本科的时候就看过北大唐作藩的《音韵学教程》。这回看《汉语语音史》,我又预先找来李荣的《切韵音系》(科学出版社,1956年10月新1版),继续补充自己的基础知识。李荣研究《切韵》的办法是很严谨的,他没有先入为主的成见,完全照《切韵》本身的系统整理《切韵》音系,所以他构建出的《切韵》音系就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框架,可以当作标尺去衡量一切古代汉语语音体系。这篇笔记的内容就是我对《切韵》音系中真正韵数的整理。
  在整理之前,先明确几个概念。在音韵学中,“母”指的是声母,即汉语音节最开头的辅音成分(如果没有辅音成分,现代称为零声母,古代归为影母),“韵”指的是带声调的韵母,即汉语音节中除去最开头的辅音成分之后剩下的含声调的部分(如果是零声母音节,则整个音节就是一个韵)。母和声母是同义词,但韵和韵母并不是同义词,因为现代所谓韵母是不带声调的。所以像之、止、志这三个字,在《切韵》中和在现在,韵母都相同,却属于不同的韵。
  韵又有几个层次上的意思。最狭义的韵是指单独一个带声调的韵母,其等呼和重纽是确定的,比如之、止、志三韵就是这样,都是开口三等韵,没有重纽。这种最狭义的韵和单独一个声母拼成的确定的音节,在音韵学中就叫做“小韵”。但是像《切韵》之类韵书上编排的各韵都是广义的韵,是把几个最狭义韵合并而成的。比如《切韵》平声支韵有两呼和重纽,共有四个韵母:开口重纽A类,开口重纽B类,合口重纽A类,合口重纽B类。平声庚韵有两等和两呼,也有四个韵母:开口二等,开口三等,合口二等,合口三等。《切韵》中的广义韵最多即包括四个最狭义韵。在音韵学中,韵往往是广义韵的同义词,比广义韵狭义的韵则叫做韵类。不过韵类并不是最狭义韵的同义词,因为在广义韵和最狭义韵之间还可以有中间层次,比如把两个靠重纽区别的最狭义韵合并后得到的韵也可称为韵类。
  当然,能在《切韵》中被合并为一个广义韵的最狭义韵之间是有相似性的,其韵母的前元音介音、韵腹(主要元音)、韵尾应该相同。“等呼”这个概念来自韵图,对于《切韵》来说,韵图显示其音系中包含四等和两呼(开口呼和合口呼)。按照王力的看法,在上古汉语中不同等的韵的区别应该在于前元音介音的区别,到了《切韵》时代,则只有三、四等韵是用这种前元音介音判定的,一、二等韵已经转用韵腹判定了;换句话说,一个韵如果没有前元音介音,那就是一、二等韵,如果加上前元音介音就是三、四等韵。我基本同意王力的看法,但是有一点异议:我认为在《切韵》音系中,连四等韵也是用韵腹判定的,这样就只剩下三等韵是用前元音介音判定;换句话说,一个韵如果没有前元音介音,那就是一、二、四等韵,如果加上前元音介音就是三等韵。这个用来区分三等韵和一、二、四等韵的唯一的一个前元音介音很可能和今天的普通话一样是/i/。至于两呼,所有人都认定是有没有后元音介音/u/的区别,这是没有问题的。重纽的问题比较复杂,至今众说纷纭,按李荣的意见,它应该也和介音有关。
  我们知道汉语的韵母分为韵头(介音)、韵腹和韵尾三部分。上面既然说在《切韵》中如果几个最狭义韵韵母的前元音介音、韵腹(主要元音)、韵尾相同就有可能合并为一个广义韵,那么根据上面的分析,两个靠重纽区别的最狭义韵是有可能合并的,两个靠开合口区别的最狭义韵是有可能合并的,不同等的最狭义韵(要么是韵腹不同,要么是前元音介音不同)却很有可能分立。事实正是如此。在《切韵》中,靠重纽区别的最狭义韵必然合并,靠开合口区别的最狭义韵大部分也合并(对于平声韵来说,只有咍灰、痕魂、严凡没有合并,后来到了《广韵》中,又出现了真谆、寒桓、歌戈的分立),不同等的韵却大部分分立(对于平声韵来说,只有东歌两韵兼有一、三等,麻庚两韵兼有二、三等,这时候也只是前元音介音不同,韵腹和韵尾仍然相同)。当然,上述例外情况的出现表明,我总结的这个最狭义韵合并为广义韵的条件只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
  严格来说,《切韵》中兼有数等的广义韵并不止东歌麻庚等几个,如上声海韵中的“茝”字实际上是三等,这样海韵也兼有一、三等。但是在海韵中只有“茝”这一个例外,把它视为正常音系之外的不规则韵更合适一些(在正常音系之内的韵则可叫做规则韵)。
  在古代没有注音符号,也没有汉语拼音,韵书就从一个广义韵中挑出一个汉字来代表这个广义韵,这个汉字就叫做这个韵的韵目。韵目常常也用做广义韵的同义词。仿照这个术语,我在下面的整理中增加一个概念:如果从广义韵下属的韵类中也挑出一个汉字代表这个韵类,这个汉字就叫做这个韵类的的“类目”。
  最后还有一件事要说明:《广韵》是对《切韵》的补充,但它的音系是和《切韵》一致的。这样,从《切韵》韵目到《广韵》音系中的最狭义韵类类目,要经过六次扩充:《切韵》韵目→《广韵》韵目→校正之后的《广韵》韵目→分等之后的《广韵》规则韵类类目→既分等又分呼之后的《广韵》规则韵类类目→分等呼、重纽之后的《广韵》规则最狭义韵类类目→包括了不规则韵的《广韵》全部最狭义韵类类目。


1. 《切韵》韵目
上平:东冬锺江支脂之微鱼虞模齐  佳皆 灰咍 真臻文殷元魂痕寒删山
 上:董 肿讲纸旨止尾语麌姥荠  蟹骇 贿海 轸 吻隐阮混很旱潸产
 去:送宋用绛寘至志未御遇暮霁祭泰卦怪夬队代废震 问焮願慁恨翰谏裥
 入:屋沃烛觉                质栉物迄月没 曷鎋黠

下平:先仙萧宵肴豪歌麻覃谈阳唐庚耕清青尤侯幽侵盐添蒸登咸衔严凡
 上:铣狝筱小巧晧哿马感敢养荡梗耿静迥有厚黝寝琰忝拯等豏槛广范
 去:霰線啸笑效号箇祃勘阚漾宕敬诤劲径宥候幼沁艳□证嶝陷鉴严梵(□=[木忝])
 入:屑薛      合盍药铎陌麦昔锡   缉葉怗职德洽狎业乏

  以上韵目系根据唐王仁昫《刊谬补缺切韵》整理,共195韵。原本《切韵》尚少上声广、去声严两韵,仅193韵。

2. 《广韵》韵目
上平:东冬锺江支脂之微鱼虞模齐  佳皆 灰咍 真谆臻文欣元魂痕寒桓删山
 上:董 肿讲纸旨止尾语麌姥荠  蟹骇 贿海 轸准 吻隐阮混很旱缓潸产
 去:送宋用绛寘至志未御遇暮霁祭泰卦怪夬队代废震稕 问焮願慁恨翰换谏裥
 入:屋沃烛觉                质術栉物迄月没 曷末鎋黠

下平:先仙萧宵肴豪歌戈麻阳唐庚耕清青蒸登尤侯幽侵覃谈盐添咸衔严凡
 上:铣狝筱小巧晧哿果马养荡梗耿静迥拯等有厚黝寝感敢琰忝豏槛广范
 去:霰線啸笑效号箇过祃漾宕敬诤劲径证嶝宥候幼沁勘阚艳□陷鉴严梵(□=[木忝])
 入:屑薛       药铎陌麦昔锡职德   缉合盍葉怗洽狎业乏

  较之《切韵》,《广韵》将平声真寒歌、上声轸旱哿、去声震翰箇、入声质曷均一拆为二,增加平声谆桓戈、上声准缓果、去声稕换过、入声術末十一韵,而成206韵。为避赵匡胤父赵弘殷讳,殷韵改用欣字作韵目;上声广、去声严两韵亦分别改用俨酽作韵目。另外还调整了韵目的顺序,蒸登(举平以赅上去入)原在盐添和咸衔之间,现移至青韵后面;覃谈原在阳唐之前,现移至侵韵和盐添之间,这样就使八个收-m尾的韵在顺序上连在一起,更为整齐合理。
  《广韵》206韵里面,平声57韵,上声55韵,去声60韵,入声34韵。冬臻上声不单列目,故上声比平声少2韵;臻去声不单列目,但去声多祭泰夬废4韵,故去声比平声多3韵;平声的阳声韵有35韵,其中痕入声不单列目,故入声比平声阳声韵少1韵。

3. 《广韵》校正韵目
上平:东冬锺江支脂之微鱼虞模齐  佳皆 灰咍 真谆臻文欣元魂痕寒桓删山
 上:董湩肿讲纸旨止尾语麌姥荠  蟹骇 贿海 轸准龀吻隐阮混很旱缓潸产
 去:送宋用绛寘至志未御遇暮霁祭泰卦怪夬队代废震稕榇问焮願慁恨翰换谏裥
 入:屋沃烛觉                质術栉物迄月没麧曷末鎋黠

下平:先仙萧宵肴豪歌戈麻阳唐庚耕清青蒸登尤侯幽侵覃谈盐添咸衔严凡
 上:铣狝筱小巧晧哿果马养荡梗耿静迥拯等有厚黝寝感敢琰忝豏槛广范
 去:霰線啸笑效号箇过祃漾宕敬诤劲径证嶝宥候幼沁勘阚艳□陷鉴严梵(□=[木忝])
 入:屑薛       药铎陌麦昔锡职德   缉合盍葉怗洽狎业乏

  冬臻上声实际上存在,可用湩龀代表,因字少,并入肿隐两韵。臻去声实际上也存在,可用榇代表,因字少,并入震韵。痕入声实际上也存在,可用麧代表,因字少,并入没韵。
  李荣在《切韵音系》中认为并无龀榇韵,此二韵应分属轸震两韵,此处不采用他的观点。
  这样平声仍为57韵,上声亦为57韵,去声为61韵(比平上声多祭泰夬废4韵),入声为35韵(与平上去阳声韵数目相同),合计210韵。

4. 《广韵》分等规则韵类类目:
一等
 平:东冬模 灰咍魂痕寒桓豪歌戈唐登侯覃谈
 上:董湩姥 贿海混很旱缓晧哿果荡等厚感敢
 去:送宋暮泰队代慁恨翰换号箇过宕嶝候勘阚
 入:屋沃    没麧曷末   铎德 合盍
二等
 平:江佳皆 臻删山肴麻庚耕咸衔
 上:讲蟹骇 龀潸产巧马梗耿豏槛
 去:绛卦怪夬榇谏裥效祃敬诤陷鉴
 入:觉   栉鎋黠  陌麦洽狎
三等
 平:中锺支脂之微鱼虞  真谆文欣元仙宵靴斜阳英清蒸尤侵盐严凡
 上: 肿纸旨止尾语麌  轸准吻隐阮狝小 灺养影静拯有寝琰俨范
 去:仲用寘至志未御遇祭废震稕问焮願線笑 谢漾映劲证宥沁艳酽梵
 入:竹烛        质術物迄月薛   药剧昔职 缉葉业乏
四等
 平:齐先萧青幽添
 上:荠铣筱迥黝忝
 去:霁霰啸径幼□(□=[木忝])
 入: 屑 锡 怗

  本表按王力的意见,把臻归入二等,幽归入四等。这是因为臻韵字只有庄初崇生四母,其在《切韵》中既独立为韵,那就应该和真韵异等;幽韵字除平声犙一个小韵外,其声母均符合四等韵的要求。李荣、唐作藩与王力不同,将这两韵都归入三等,如果单纯从《切韵》音系出发当然可行,但如从整个汉语语音的演变来看就不合理了。
  平声东韵兼有一、三等,东本身为一等,三等可用中代表;平声戈韵兼有一、三等,戈本身为一等,三等可用靴代表;平声麻韵兼有二、三等,麻本身为二等,三等可用斜代表;平声庚韵兼有二、三等,庚本身为二等,三等可用英代表。
  中靴无上声。斜英上声可用灺影代表。
  靴无去声。中斜英去声可用仲谢映代表。
  中英入声可用竹剧代表。
  这样平声为61类,上声为59类,去声为64类,入声为37类,合计221类。

5. 《广韵》分等呼规则韵类类目
一等
 平开:东冬模 咍痕寒豪歌唐登侯覃谈
 平合:    灰魂桓 戈黄弘
 上开:董湩姥 海很旱晧哿荡等厚感敢
 上合:    贿混缓 果晃
 去开:送宋暮泰代恨翰号箇宕嶝候勘阚
 去合:   会队慁换 过旷
 入开:屋沃   麧曷  铎德 合盍
 入合:     没末  穫或
二等
 平开:江佳皆 臻删山肴麻庚耕咸衔
 平合: 蛙乖  关鳏 华黉宏
 上开:讲蟹骇 龀潸产巧马梗耿豏槛
 上合: 柺   绾□ 踝矿   (□=[忄产])
 去开:绛懈诫迈榇谏裥效祃敬诤陷鉴
 去合: 卦怪夬 惯幻 桦横轰
 入开:觉   栉鎋黠  陌麦洽狎
 入合:     刮滑  虢剨
三等
 平开:中锺支脂之机鱼   真 欣言仙宵伽斜阳英清蒸尤侵盐严
 平合:  窥葵 微 虞  谆文 元宣 靴 亡荣营    凡
 上开: 肿纸旨止虮语   轸 隐巘狝小 灺养影静拯有寝琰俨
 上合:  跬癸 尾 麌  准吻 阮选  □网永颖    范(□=[坐且])
 去开:仲用寘至志既御 祭废震 焮鬳線笑 谢漾映劲证宥沁艳酽
 去合:  恚季 未 遇岁秽稕问 願渲   妄咏夐    梵
 入开:竹烛        质 迄钀薛   药剧昔职 缉葉业
 入合:          術物 月雪   嬳擭役域   乏
四等
 平开:齐先萧青幽添
 平合:圭涓 扃
 上开:荠铣筱刭黝忝
 上合: 畎 迥
 去开:霁霰啸径幼□(□=[木忝])
 去合:桂睊 蓥
 入开: 屑 锡 怗
 入合: 玦 郹

  李荣在《切韵音系》中把韵目分成开口、合口、独韵三类(独韵包括通江遇效流深咸七摄各韵,其中除遇摄虞韵和咸摄凡韵按下文标准视为合口外,其他各韵按下文标准都是开口韵)。他又把唇音小韵从开口和合口小韵中分出,并认为唇音无所谓开合,又可开可合,这一点是很有道理的。唇音小韵的确是造成一些韵类开合口判定的难点。但是为了简便起见,这里仍然把唇音小韵并入开口和合口小韵,并规定:凡含有声母后来演变为f的小韵的韵类就是合口韵类(所以在李荣所谓独韵各韵中,虞凡两韵是合口)。
  元刘鉴《经史正音切韵指南》(1336)把《广韵》韵目分为十六摄:通江止遇蟹臻山效果假宕梗曾流深咸。下面分摄讨论《广韵》规则韵类开合口情况。
  《广韵》分等规则韵类中,通摄(东中冬锺)、江摄(江)、效摄(萧宵肴豪)、流摄(尤侯幽)和深摄(侵)各类均为开口。遇摄中鱼、模为开口,虞为合口(实际上最初也是开口)。咸摄中仅凡类为与严类对立的合口韵类,其余(覃谈盐添咸衔严)均为开口。其余各韵摄中均有韵类开合口俱全。
  臻摄中,真与谆为对应的开合口。臻欣只有开口,谆文只有合口。
  止摄中,支脂微有开合口,其中支脂本身为开口,合口可用窥葵代表,微本身为合口,开口可用机代表;窥葵机上声可用跬癸虮代表,去声可用恚季既代表。之只有开口。
  曾摄中,登有开合口,登本身为开口,合口可用弘代表;弘无上去声,入声可用或代表。蒸仅入声有合口,可用域代表。
  假摄中,麻有开合口,麻本身为开口,合口可用华代表;华上声可用踝代表,去声可用桦代表。斜仅上声有合口,可用[坐且]代表。
  蟹摄中,咍与灰为对应的开合口。其余各类(齐佳皆祭泰夬废)均有开合口,其中齐佳皆祭泰废本身为开口,合口可用圭蛙乖岁会秽代表,夬本身为合口,开口可用迈表示;圭乖无上声,蛙上声可用柺代表;圭去声可用桂代表,卦怪本身为合口,开口可用懈诫代表。
  山摄中,痕与魂为对应的开合口,寒与桓为对应的开合口。其余各类(元删山先仙)均有开合口,其中删山先仙本身为开口,合口可用关鳏涓宣代表,元本身为合口,开口可用言代表。言关鳏涓宣上声可用巘绾[忄产]畎选代表,去声可用鬳惯幻睊渲代表;入声可用钀刮滑玦雪代表。
  果摄中,歌与戈为对应的开合口。靴有开合口,靴本身为合口,开口可用伽代表;此二韵均无上去声。
  宕摄各韵(阳唐)均有开合口,阳唐本身为开口,合口可用亡黄代表;亡黄上声可用网晃代表,去声可用妄旷代表,入声可用嬳穫代表。
  梗摄各韵(庚英耕清青)均有开合口,庚英耕清青本身为开口,合口可用黉荣宏营扃代表;黉荣营上声可用矿永颍代表,宏无上声,迥本身为合口,开口可用刭代表;黉荣宏营扃去声可用横咏轰夐蓥代表,入声可用虢擭剨役郹代表。
  总之,根据开合口情况,十六摄可以分成四类:
a) 绝无合口韵:通江效流深;
b) 有合口韵但无开合口俱全之韵也无对立的开合口韵:遇;
c) 既有单纯的开口或合口韵又有开合口俱全之韵或对立的开合口韵:臻止曾麻咸;
d) 所有韵都是开合口俱全之韵或对立的开合口韵:蟹山果宕梗。
  对于具体的韵类来说,平声支脂微佳皆齐元删山先仙伽麻阳唐庚英耕清青登21类有开合口(其中阳声韵类13);其中皆齐伽耕登5类的合口无上声,但平声斜类的上声灺类有合口;伽登2类的合口无去声,但去声独有的祭泰夬废4类均有合口;上述13阳声韵类的入声韵类都有合口,入声的职类亦有合口。
  这样平声为82类,上声为76类,去声为87类,入声为51类,合计296类。李荣在《切韵音系》中整理得294类,除去臡茝二类属不规则韵类外,尚少龀榇[忄产][坐且]四类。其实龀榇两类《切韵》中已有,李荣误归入轸震两类(已见上文),[忄产][坐且]两类是《广韵》新增的。因此《切韵》中的规则韵类应为294类。

6. 《广韵》实际规则韵类类目
一等
 平开:东冬模 咍痕寒豪歌唐登侯覃谈
 平合:    灰魂桓 戈黄弘
 上开:董湩姥 海很旱晧哿荡等厚感敢
 上合:    贿混缓 果晃
 去开:送宋暮泰代恨翰号箇宕嶝候勘阚
 去合:   会队慁换 过旷
 入开:屋沃   麧曷  铎德 合盍
 入合:     没末  穫或
二等
 平开:江佳皆 臻删山肴麻庚耕咸衔
 平合: 蛙乖  关鳏 华黉宏
 上开:讲蟹骇 龀潸产巧马梗耿豏槛
 上合: 柺   绾□ 踝矿   (□=[忄产])
 去开:绛懈诫迈榇谏裥效祃敬诤陷鉴
 去合: 卦怪夬 惯幻 桦横轰
 入开:觉   栉鎋黠  陌麦洽狎
 入合:     刮滑  虢剨
三等
 平开:中锺支陂脂悲之机鱼    真巾 欣言仙乾宵骄伽斜阳英清蒸尤侵金盐砭严
 平合:  窥逶葵帷 微 虞   谆麇文 元宣权  靴 亡荣营      凡
 上开: 肿纸彼旨鄙止虮语    轸紧 隐巘狝件小矫 灺养影静拯有寝锦琰贬俨
 上合:  跬委癸洧 尾 麌   准窘吻 阮选圈   □网永颍      范(□=[坐且])
 去开:仲用寘贲至秘志既御 祭憩废震仅 焮鬳線彦笑峤 谢漾映劲证宥沁禁艳窆酽
 去合:  恚餧季位 未 遇岁卫秽稕攈问 願渲倦    妄咏夐      梵
 入开:竹烛           质乙 迄钀薛杰    药剧昔职 缉急葉极业
 入合:             術蒁物 月雪蹶    嬳擭役域     乏
四等
 平开:齐先萧青幽添
 平合:圭涓 扃
 上开:荠铣筱刭黝忝
 上合: 畎 迥
 去开:霁霰啸径幼□(□=[木忝])
 去合:桂睊 蓥
 入开: 屑 锡 怗
 入合: 玦 郹

  在《广韵》分等呼规则韵类中,平声的支窥脂葵真谆仙宣宵侵盐又分A、B类(谆B类在《广韵》中被归为真韵)。这些韵的B类可分别用陂逶悲帷巾麇乾权骄金砭代表;其上声可分别用彼委鄙洧紧窘件圈矫锦贬代表,去声可分别用贲餧秘位仅攈彦倦峤禁窆代表;巾麇乾权金砭的入声可分别用乙蒁杰蹶急极代表。去声独有的祭岁也分A、B两类,其B类可分别用憩卫代表。
  A、B两类韵与相同声母搭配成的两个小韵,传统上称为“重纽”。重纽的本质至今众说纷纭。李荣在《切韵音系》中把三等韵分成子、丑、寅三类,有重纽的三等韵为寅类,其A类和B类分别相当于一个丑类韵和一个子类韵。这一形式上的分析虽然出色,但仍然无法解决重纽本质问题。
  这样平声为93类,上声为87类,去声为100类,入声为57类,合计337类。《切韵》的实际规则韵类则为335类。

7. 《广韵》不规则韵类:
  在《切韵》中已经出现了8个不规则韵类,即平声臡栘属齐韵三等、虥属山韵一等、犙属幽韵二等;上声茝属海韵三等、打属梗韵一等、鲰属厚韵二等,去声地属至韵一等、侑属贿韵三等(但李荣只承认臡茝的韵类地位,而否认虥打鲰地4类是独立韵类,并认为侑实际上也是一等,而如果把幽韵视为三等,则犙并非不规则韵类)。窀嬽在《切韵》中属规则韵类,但在《广韵》中因反切变化而成为不规则韵类。除上述10类外,《广韵》中另有11个不规则韵类,当为新增字。
  这21个不规则韵类多半都是一、二、四等韵中出现三等小韵,其他情况有一、四等韵中出现二等小韵,或二、三等韵中出现一等小韵。现将这些不规则韵类胪列如下:
  韵类  韵类等价描述 其他小韵
  臡   齐三     栘
  [牜寿]  咍三
  [犭單]  山三
  嬽    鳏三
  虥    山一
  窀    鳏一
  [犭匀]  涓二
  犙    幽二
  [髟/肉] 贿二
  侑    贿三
  茝    海三     佁疓[月與]
  打    梗一
  鲰    厚二
  [氵闯]  敢三
  地    至一
  [⺮/途] 霁二
  [艹/揭] 曷三
  [髟/背] 鎋三
  [翟欠]  锡二
  遪    合三
  谵    盍三
以上21个不规则韵类中,四声之间有对应关系的只有以下2对:[牜寿]与茝是平上对应,[氵闯]与谵是上入对应。其他17个韵类均只出现在一声之中。加上这些不规则韵类,《广韵》中的最狭义韵总数是358个(《切韵》则是343个)。

 

2009.08.16-17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